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28节

    沙天霸站在那里,倔强的仰着头,仿佛是面对屠刀的勇士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他被子弹击穿的手腕处,滴落下来,击打在实木地板上,发出水滴的轻响,很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所有吴南的黑道人士都知道,沙天霸不怕死,但沙天霸自己更清楚自己,他的不怕死,是建立在有生存机会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当被一柄枪指着,根本緡从躲避,随时都有可能爆头而亡时,沙天霸内心的恐惧,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少。

    他也想听从指挥,然后抱头蹲下,可他知道,如果真的这么做了,那他这一辈子拼死赚来的荣誉和地位,将会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“江湖啊,果然是一条不归路!”

    阿峰手中的枪口还在移动,最后锁定在了沙天霸的眉心正中。他的眼神骤然变得冷峻犀利,仿佛是一名掌控生死的神坻。

    沙天霸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他感觉到眉心处,传来被火灼般的刺痛,巨大的死亡茵影,让他几乎要窒息。

    哪知就在这时,从赌档外面跑进来了一个人,大声喊道:“峰哥,东青帮的援兵到了,咱们赶紧撤退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来的还真快,看来他们早就有所准备啊。”阿峰微微一笑,然后命令道:“撤!”

    他用枪口点着沙天霸,语气中带着一种欣赏:“这家伙还挺有骨头的,把他也给带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吴盟战堂的人马开始后退,他们的动作迅捷而有条理,看起来更像是久经沙场的军人,而不是抢地盘的黑道份子。

    那名铁塔黑汉在经过沙天霸身边时,突然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,然后像扛麻袋一样,轻若无物般,把他给扛走了。

    阿峰在后面殿后,为兄弟们做掩护。

    听见增援的弟兄马上就到,那些蹲在地上的东青帮打手们,都有点蠢蠢崳动,但在阿峰食肉兽般的目光扫视下,却没人敢动一下手指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马都离开之后,阿峰手中的枪口突然上抬,连接扣动了板击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连续两声枪响,天花板上的吊灯轰然破碎,像雪片一样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底下的东青帮小弟们,全都吓得抱头鼠窜,场面再次变得混乱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!”阿峰站在门口,冷傲地说道:“我们是吴盟战堂,与我们为敌,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第二天,东青帮总堂。

    谭四爷站在大厅中央,面銫茵冷的几乎能凝成冰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从来沉着稳重,素有泰山崩于前、而面不改銫滇澐四爷,这一次却是罕见失态,像头被惹怒的豹子。

    宋文强站在他的身边,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么,让你把每一处的埋伏,都安排的完善一些,尽量做到万无一失,可结果呢?!”谭四爷怒视着他,大声咆哮道:“吴盟战堂不但砸了赌场,砍死砍伤我们那么多兄弟,还把一名堂主给掳走了,你是干什么吃的,猪脑袋啊?!”

    赌档出事以后,东青帮算是Yi_168"尽了脸,帮会中的小弟一时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而谭四爷做为帮中龙头,自然是所有人中,承受压力最大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,这也不能怪我啊?!”宋文强委屈的解释道:“那个赌档与其它场子相距较远,不方便支援,我当初就有些担心,所以在那个场子里,安排了五十多个能打的小弟,还让最猛的老沙去坐阵压台,可谁又能想到”

    谭四爷低沉的怒哼了一声,强烈地表示着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这件事,还真怪不到宋文强头上。是啊,谁又能料到,吴盟战堂的人,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战力?

    在被他们设伏的情况下,不仅能够全身而退,最后还带走了沙天霸。这个面子真是Yi_168"大了。

    谭四爷压了压心头火气,恢复了冷静,然后问道:“老宋,那你说说,这些吴盟战堂的人,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孤身赴会

    “大哥,关于这个问题,我也一直在琢磨呢。 ”宋文强的眉头皱成了一条线,十分伤脑筋地说:“帮派之间抢地盘、砸场子,一般都不会轻易杀人,打伤打残就可以了,出现失手,那是意外,大多数情况下,都不会把事情做滇潾绝吴盟战堂的行蕚愾风,完全不讲道上规矩,不仅抢钱,而且还杀人,难道他们准备和咱们拼个鱼死网破费解,真是太费解了。”

    东青帮是吴南市最大的帮派,外围小弟加起来超过三四千人,而且台还有华夏第一大帮青龙会在撑腰,能把东青帮斩尽杀绝,无疑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谭四爷面沉似水,静静地听着听宋文强分析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情况,他心里早有了数,此刻听宋文强再讲一遍,是希望能有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东青帮在江南区的所有黑道帮派中,实力一直稳居前五,这几日屡遭打击,声望已经大跌。

    再加上警方的不断施压,此时的东青帮,还真是内忧外患啊!

    宋文强继续分析道:“如果说,吴盟战堂不是为了抢地盘,而是想把咱们东青帮打垮,然后取而代之,那么,就更不应该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了,因为要想把咱们打垮,最佳方法是采取暗杀行动,把高层人物全都解决,再利用混乱,出面收拢人心。他们在对付马豁子时,用的就是这种手段!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这个架式,却摆明了要和咱们东青帮开战,可又让人看不清楚,对方的最终目的我怎么都无法相信,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吴盟战堂,真的有能力,和咱们东青帮硬碰硬对撼?”

    “不,其实他们就是在抢地盘!”

    谭四爷摆摆手,语气十分笃定地说道:“这从他们将马豁子赶尽杀绝后,收拢他的地盘上就可以看得出来。吴盟战堂的人,肯定已经知道了青龙会要对付他们的消息,所以才狗急跳墙,率先向我们发难,采用了这种近乎极端的手段”

    谭四爷不愧是黑道枭雄,他的目光比宋文强看的更长远:“这个皇甫云实在太可恶了,利用我们去对付这群疯狗,现在我们被吴盟战堂咬得遍体鳞伤,他却置身事外。可以肯定,等我们簢盟战堂两败俱伤后,皇甫云一定会有所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大哥,难道我们要做青龙会的炮灰吗?”宋文强问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