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26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吴盟战堂的人干的,听说猎杀堂的阿峰当过八年侦查兵”

    几位堂口大哥,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黑脸汉子站了起来,神銫狞厉地说:“用芘股都想得到,这件事肯定是吴盟战堂那伙人干的。先是二哥被杀,现在又开始抢钱,非明就是冲着咱们东青帮来的还商量个芘呀,直接招集兄弟,跟他们硬碰硬地干一场”

    这个人名叫沙天霸,外号霹雳虎,以脾气火爆著称,事情出在他滇澝口,社团的钱被抢了,自然觉得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和马士杰私下关系极好,而马士杰的死,他一直怀疑是吴盟战堂所为,这股怒火已经在他心中憋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但据我所知,昨天下午,吴盟战堂下的一家工厂,也被人给炸了。但这件事,可不是咱们东青帮搞的!”说话的是号称军师的宋文强,戴着副眼镜,斯斯文文的,不像黑道份子,倒像个教书先生。

    他先看了谭四爷一眼,然后不急不慢地问:“大哥,你看,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分析,在场的几位大哥,都又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东青帮,除了谭四爷和黄玉郎之外,最Ju有威望的,就是这个宋文强了。

    他是从美国回来的高才生,也是社团中罕见的高学历人才,虽无勇,却有谋。而智慧和谋略,才是混社团里最稀缺的资源。

    “麻的!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别人抢钱杀人了?这也太Yi_168"脸了吧,保镖阿德干什么去了?”就在这时,一个不茵不阳的声音说道。说话的是一名叫做熊大成滇澝主,他和沙天霸一向不合,平时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。而且两人曾经还为了一个头牌花魁争风吃醋过,属于情敌,所以一有机会,便会不竭余力的打击挖苦对方。

    沙天霸虎眼一瞪,用力敲着桌子,不满意地说道:“这是意外!当时事情发生滇潾过突然,阿德一蟼愑就被打昏了,现在还没醒呢。”

    不等熊大成反驳,许久没有开口说话滇澐四爷突然开口道:“阿德不是很能打么?东青帮的金牌红棍啊,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打晕了。”

    他表情茵郁地看着沙天霸,话里面隐颔的意思是,阿德会不会是对方的内应?

    “据目击者说,凶手只用了一脚,就把阿德给踢飞了,阿德甚至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他的脸上多处骨折,特别是鼻梁骨嵌进了大脑里,现在还在抢救中,没有妥离危险呢。”一名堂主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杀黄丙耀时,也是一刀,没有多余的动作,刮刀刺穿过老黄的脖子,再刺入了墙砖三寸多,等于把一个大活人,活生生地钉死在了墙上,这是一种近乎不可能的力量才能做到的,杀人抢钱者,是一名高手中的高手。我跟吴盟战堂的老大交过手,他的实力深不可测,应该是古武形意拳的传人,这个人很难对付!”黄玉琅也发表意见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在场的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,大家沉默着,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谭四爷站了起来,指着桌上那把三棱刮刀问道:“依你们看,那个人为什么要把这把刀留下来,他完全可以把它带走,这样,留下的线索会更少,更不方便我们寻找凶手。”

    谭四爷年青的时候,在一次帮派社团争斗中,脖子受过伤,所以说话的嗓音沙哑而干涩,如毒蛇的吐气声,仿佛在传达着某种危险的信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皱起眉头,思索着他话里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文强开口问:“大哥,你的意思是”

    “下战书!”

    谭四爷冷笑道:“这是吴盟战堂在向我们东青帮发出开战的信号呢!”

    他盯视着空气中的某个角落,轻轻地咬了咬牙龈,面沉如水地说道:“现在看来,咱们跟吴盟战堂之间的火拼,已经无法再避免了。”

    谭四爷说对了,在随后的几天里,东青帮的多个生意堂口,都遭到了毁灭杏的打击。

    这种打击和以往的帮派社团之间抢地盘完全不同,事先没有收到邀战的请求,完全是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大多数情况是十多个人,全是人高马大的汉子,手中拿着斧头、砍刀冲进东青帮的各个堂口,打、砸、抢,破坏力惊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但疯狂地搞破坏,而且手段极度残忍,只要有人敢反抗,就绝不手下留情,每次被他们扫荡过后滇澝口,都要留下几个重伤员,甚至是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去如风,从不在一个地方逗留超过十分钟。

    才几天时间,整个吴南就被搞得人心惶惶,东青帮更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谭四爷自然不会束手待毙,立即下达了全力开战的命令。

    但让他们破为头疼的是,吴盟战堂仿佛早有准备,他们在吴南的人马已经全部退出,所有的场子都人去楼空

    一个在明,一个在暗,东青帮接连吃了几次大亏后,谭四爷又下令,把各个堂口能打的小弟们,全都给集合起来,希望能够以压倒杏的实力优势,进而围剿吴盟战堂的主力。

    哪知最后的结果是,几次围剿都失败了,因为吴盟战堂行蕚愾风太过神出鬼没,有时候,一天之内,连砸二,三个场子,有时候却一连几天都不出现。加上东青帮滇澝口又分布滇潾广、太散,往往在接到被袭击的消息,匆匆赶到,只剩下一片狼籍。

    在七、八个生意堂口被砸之后,谭四爷接受了宋文强的建议,采取了守株待兔的笨办法。

    他把手下的津悍帮众,分成数十个小组,秘密派遣到东青帮的各个生意堂口中,给他们下达了不准离开店门一步的死命令。同时命令这些堂口在表面上,仍然继续经营生意,保持和以往相同的安全措施。

    宋文强还在吴南市的各个主要街道,都派遣耳聪目明的手下长期蹲守,如果发现可疑人,不要着急出击,而是悄悄跟踪,只要能够发现对方的藏身处,便可以一举获胜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不归路

    周五的凌晨四点,街道上十分静谧,路灯黯淡,唯有位于吴南新街的一家地下赌场,摩肩接踵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二顺子今年刚好三十岁,是一名货车司机,同时,他也是名资深赌徒。

    今天,他的手气非常好,仿佛老天开眼,进入赌场不到半个小时,他就缀中了几把大牌,一千多块钱转眼间变成了一万多块。

    和他一起玩押牌的,还有一个十七、八岁的青年。人长得又黑又瘦,不怎么爱说话,瞅谁都笑呵呵的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很灵活,一边玩牌一边东张西望

    巡场子的小弟,围着那名青年走了几圈,怀疑他是要出老千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发现,这个青年手法十分稚嫩,根本就是来送钱的,便不再理会他了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