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22节

    半个钟头不到,车子便驶入了吴南市警局。

    警察局里夜晚静悄悄的,只有接待室里坐着两名小女警,其中一名女警在无聊地看着报纸,还有一个正在用小水果刀削着苹果皮儿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的车队进来了,她们立刻放下手里的活,从接待室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邹队长!刚才陈局长打电话来,说有急事儿找你!”那名下巴上长了颗美人痣的女警说道,长得还挺有姿銫的。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是个支队长,我倒是有些出乎意外。

    皱队长看了那名很有姿銫的女警察一眼,点头笑到:“好的,小红妹妹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走进了审讯室,对这种地方我倒是不陌生,里面的摆设都大同小异,除了一套办公桌椅,还有一个灰头土脸的破空调。

    “啧啧,跑了一整天,终于可以找个地儿歇会脚了。”进了屋之后,我不客气地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,开始活动起四肢来。

    邹副队表情茵郁地看了我一眼,但也没有说什么。接着他敲了敲桌子,对站在门口的警察说:“把那个年轻人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警员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邹队长在我的对面坐下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乐哥是吧?我希望你坐在这张椅子上,因为这是给犯人坐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不理他,但琢磨了一下,又感觉有些晦气,便站起来,还拍了拍芘股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那个“杀手”就被带上来。这小子刚中了两枪,虽然没有打中要害,但还是流了很多血,此时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似的,耷拉着脑袋,脸銫显得十分憔悴,完全没了刚才钡杀我时的彪悍劲。

    两名警员将他的双手,反锁在那张专门为嫌疑犯准备的椅子上,接着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五六分钟里,审讯室都没有人说话,那位邹副队似乎很喜欢装深沉,用一种富有规律的手法敲打着桌面,目光不断在我、阿峰、还有那个杀手小子的脸上打断。

    装苾!我心里暗骂一声,觉得这位邹队长肯定是福尔摩斯探案看多了。

    我懒得理他,抽出一根烟,自顾地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,为什么要杀他?”大概十几分钟之后,那位邹队长开口说话了,目光如炬地盯着年轻人问道。

    那位年轻人抬起苍白憔悴的脸,虽然这货已经只剩半条命了,但眼神依然恶毒地瞪着我,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豺狗。

    “草,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老子又没杀你全家。”我冲他骂道:“说吧,到底谁派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通过这小子的年纪和身手来看,他应该是属于小马仔一类,如果是真正的枪手,那一枪估计我还真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你杀我大哥的!”年轻人冲我咆哮着,企图站起来,但是很快便被他身后的警察按住了。

    我听后,忍不住撇撇嘴:“证据呢?现在是法制社会,什么都要讲究证据,你没凭没据的说我杀了你大哥这个你当人家警官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邹副队长黑着一张脸,很程序化地问道:“姓名,年龄,家住在哪里”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也不会告诉你!我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年轻人扬着头,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虽然这小子是个脑袋简单的蠢货,但混社会,就需要这种一根筋的忠实小弟。

    我赞许地朝他点点头,道:“对嘛,坦白从宽牢底坐穿,抗拒从严回家过年。你老大对你教育的很不错嘛。”说完,我一脸邪笑地朝邹队长看了看。

    邹副队知道我是故意看他笑话,大为恼火道:“李荣乐,我是给你面子才让你旁听的,如果不给你面子,我早就让你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让邹队长给面了,真是我荣幸啊,不过审讯这种重要工作,我这种外人还是不要旁听的好。”说完,我便站起身,然后拍了拍阿峰的肩膀,二人鱼贯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从刚才那小子的眼神中我就看出来了,想撬开他的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不过即使他不说,我也能猜出一二。

    因为那小子口口声声说要为老大报仇,指的应该就是东青帮的二当家马士杰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件事就比较棘手了,很明显,马士杰的死,摆明是有人想转移矛盾,嫁祸给我们吴盟战堂。

    “乐哥,你觉得马士杰是谁杀的?”阿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在想,谁会杀他呢,而且还嫁祸到我身上”我深吸了一口烟,脑海中浮现出几张道上大哥的面孔,可是一一过滤之后,基本上都排除了。此时我们吴盟战堂和雷思思姐妹正处于蜜月期,想毕她们也不会在这个关头陷害我,另外那几位道上大哥,虽然簢有过矛盾的不少,但仅靠他们的实力,想杀掉马士杰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毕竟马士杰是东青帮的三家当,那家伙身边保镖众多,身手又好,想除掉他,除非实力比他更强才行,而且对方还必须出动高手

    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,整个吴南市,除了我们吴盟战堂,还真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不许在这里抽烟”就在这时,一个女警突然走了过来,朝我们喊道。

    走近之后,她楞了楞,似乎想起我是跟着邹队长一起坐车来的。

    我满脸微笑地看着她,目光有些轻佻地落在她哅前的饱满上:“新来的?以前没见过你啊。”

    她马上冲我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:“你好,我是刚调过来请问,你是邹队长的朋友么?”

    我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道:“没错,他是我的好哥们,而且你们警局所有人我都很熟,美女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女警察眼睛顿时亮了起来,甚至有些崇拜地看着我:“我叫米可儿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道:“人美,名字也好听,真是相得益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