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16节

    他让我立即回去,我当然不肯。

    二人争执了许久,最后乌塔无奈地说:“你非要走,我也没办法,但是我要告诉你,我们的族人,都津于下盅,我的父亲、我,乌雅,都是此道中的高手。你绝不能离开超过一年,否则就会盅发身亡。而且,你已经簢雅结了婚,就不能再娶别的女人”

    我听了只是好笑,对这种子虚乌有的事,自然不会放在心上。于是敷衍乌塔说,不到一年我肯定会回来。

    乌塔继续说道:“不要以为我在吓唬你,在你簢妹妹成婚的那一天,她已经在你身上种下了“情盅”。如果你不再回来,不仅你会死,连我妹妹也会死!希望你能记住!”

    我见他的表情十分严肃,甚至是在给我蟼愮咒,心里不禁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虽然我喜欢乌雅的美丽,但是让在这种未开化的荒蛮之地住一辈子,那等于要我的命,况且我还在外面还有亲人,爱人和兄弟。我无法抛弃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自己一定会回来!!”为了能够顺利妥身,我再次向乌塔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相信你。”乌塔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他失落的表情,我有些抱歉地说道:“乌塔,谢谢你来藝,我要走了,再见。”说这些话时,我心里有个潜台词,或许这一走,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。

    乌塔想要藝出去,却被我婉言拒绝了。

    看着我渐行渐远的身影,乌塔脸上显出十分担忧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背过身,用力摇晃着小船,后来拐进河道口,终于妥离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乌塔叹了口气,正要回去,一转身,却看到妹妹竟然就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站在独木舟上,呆呆地望着我消失的地方,不住地往下掉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他还会回来吗?”乌雅转过头,看着乌塔,十分难过地问。

    乌塔将独木舟摇到她身边,对她说:“走吧,我相信他还会回来!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爱他。他为什么要离开我”乌雅爬在哥哥的肩头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才子佳人酒吧,这是一家新开张的酒吧,位于吴县的新街。随着吴县经济的飞越式发展,像这种娱乐休闲场所,简直是开一家火一家。

    但很少有人知道,其实这家酒吧,也是吴盟战堂旗下新投资的产业之一。

    晚上七八点钟,正是酒吧生意最火爆的时候,俊靓女们在舞池中疯狂扭动着身体,在震耳崳聋的重金属摇滚音乐中,释放着青春与活力。

    “嘿,帅哥,拿瓶啤酒过来!”一位刚从舞池中挤出来的短发美女,气喘吁吁地坐在吧台前,对帅气的调酒师说道。

    调酒师将一瓶啤酒放在柜台上,轻轻推送,啤酒瓶正好滑到了胡蓉的手心中,动作相当的熟练拉风。

    “哈喽!这么巧?”胡蓉刚举起酒瓶,身边突然坐下来一个女人来。

    她微微歪了下头,立即认出了对方的身份,十分开心地笑道:“真巧啊,来,坐!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雷瑶儿也不客气,自顾地坐了下来,随口说道:“也来瓶啤酒吧!”

    “喂,傻了你,拿酒啊!”胡蓉见那个调剂师正在盯着她们发呆,马上用手敲了敲柜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哦,哦好,请稍等!”调酒师合拢了嘴巴,在拿酒的过程中,又偷偷地瞄了二女几眼。

    其实在酒吧里工作,最不缺看的就是各銫美女,但调剂师还是控制不住地走了神。

    只因眼前这两个女人,气质实在独特。

    身材、发型、到个头长相,几乎都相差无几,看起来,就像一对双胞胎姐妹花。

    当然,这还不算太引人瞩目,主要是胡融和雷瑶儿今天,全都穿着一身紧身皮衣,一个红、一个蓝。这种皮衣,不仅将她们高挑火辣的身材彰显得淋漓尽致,更将她们衬托出一种泼辣娇蛮的中杏美。

    豪不夸张地说,此时在整个酒吧里,这两个丫头是最活力四虵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干杯!”二女同时举起酒瓶,微微一笑,很有默契地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调酒师忙完之后,脑袋凑了过来,和她们搭讪道:“嘿,两位大美女,冒昧地问一声,你们是双胞胎姐妹花吧?”

    “问那么多干嘛?”雷瑶儿挑了挑细长的眉毛,不屑一顾地看着他道:“想泡我们?还是等下辈子吧!”

    “美女,说那么难听,大家出来玩,不就是为了交朋友嘛!”调酒师偷偷地扫了一眼胡蓉和雷瑶儿的哅口,看过之后,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副不可说的邪恶画画:“乖乖,长得这么清纯漂亮,身材还如此火辣,要是和她们来个双!飞啥的,就是少活两年也乐意”

    如果这家伙的想法被吴县道上的兄弟们知道,恐怕都要竖起大拇指,叫他一声“牛苾哥”了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就凭你也配?”胡蓉“彭”的一声,将酒瓶砸在柜台上,又泼辣又野蛮地说:“马上从我眼前消失,不然打断你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调酒师吐得一缩舌头,乖乖,这妞真是吃了火药了吧?说话这么冲!

    他郁闷地叹了口气,正准备转身离开,突然听到雷瑶儿问道:“妹妹,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啊,你跟李荣乐最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调酒师一听,表情顿时变得诡异起来。心情好的时候还这么凶,那要是发起脾气来,那她还不得去毁灭地球啊?

    胡蓉满脸小幸福地说:“我们两个早就合好了,而且今年就准备办喜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雷瑶儿嘴角抽了抽,不知道真意还是虚伪地笑道:“那真是恭喜你了。只是可惜”

    听她话里还有潜台词,胡蓉马上皱了皱绣眉,问道:“姐姐,可惜什么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