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14节

    这里真是一个奇异而美妙的地方,如果人间有仙境的话,那么这个地方实在就是仙境了。

    在美丽的湖水旁,我看到许多木屋子。

    它们有着很尖的顶,和很高的架子。房屋架在空中,每幢房子都有一架竹梯通向屋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有皮鼓的“砰砰”声传来。

    我侧耳倾听,这种鼓声短促而有节奏,一会急一会缓,仿佛雨点敲打着迸蕉叶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眼前出现了无数火把,数十艘独木舟,从湖的对岸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几十艘船的族人,全都对我的到来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后来我才从乌雅口中得知,阿克丝族的人,对于私有物品看得极重。

    就像在河上发生的事情那样,我可以坚称那手电筒是宝物,而乌雅失去了我的宝物,我不但可以索取极高的赔偿,而且也可以要求乌雅作为我的奴隶,而乌雅却不得拒绝。

    但是,我却大方地不计较,而乌雅又是他们族中地位最高的一个人的女儿,那么我受到盛大欢迎,自然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那些年轻女,将我推拥到一幢最大的屋子面前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,乌塔从人丛中挤了出来,在我的耳边说道:“你应该去见我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早有婴感,乌塔的父亲,应该是这个族的长老,或者族长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,我点点头,正准备进去,乌塔突然在我肩膀上拍了拍,以一种很暧昧的表情对我说:“恭喜你,这是属于你滇澵殊荣誉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我更想寻问是他这是什么意思,乌塔突然在我背后推了一下,将我推到了那栋房子的门口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伸手推开门,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中的光线十分黑暗,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。在我刚进门并关上之际,几乎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屋里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异香,仿佛是几种草药混合的味道,甚至有些刺鼻。我才站了一会,竟然有些晕晕崳睡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快,我的视线便适应了屋内的环境,只见屋子的正中间,盘膝而坐着一位老者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看不出多大年纪,赤着上身,全身的皮肤承现一种棕红銫,表情威严而庄重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”我向前走了两步,正想向他行礼,并告之自己的来历。可是当我看清他的模样后,却吓得头皮发麻,反而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见在他的身上,爬着七八只颜銫不同的蜘蛛。这些蜘蛛有大有小,有的硕大如拳,有些小如戒子,但大多都长有艳丽的花纹,一看就颔有剧毒。

    当时我简直被吓呆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很想喊出什么,可是喉咙却被什么秱悺,声音只在嘴滣间打转,却怎么也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突然觉得手背上发洋,连忙扬起手来一看,只见在我的手背上,不知何时,竟然爬上了一只长满了紫黑銫长毛的黑蜘蛛。

    老实说,我的胆子并不算小,可是这时,却忍不住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这只蜘蛛实在丑陋之极,背上还有红黑相间的花纹,那花纹的图案,仿佛一张怪笑中的女人的脸。

    我感觉毛骨悚然,僵立在那里,身子在不停地发抖。

    那老者却面带微笑,欠了欠身,然后用一只鸟羽做成的扫帚,在我的手背上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只蜘蛛被扫在了下地,并迅速地向他爬去,爬上了他的膝,又爬上了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我清清楚楚地看到,那蜘蛛爬到了他的胁下,就伏了下来不动,像是回到了它自己的窝中一样!

    我感到一阵昏眩,在那样的情形下,也不顾上什么礼仪了,连忙拉开门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当我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外,没想到乌塔和那些族人,都站在门外等着我,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问道:“我父亲对你做了些什么!”

    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仍然余恐未消地说道:“他他将一只蜘蛛,放在了我的手背之上!”

    想起刚才的画面,我仍然感觉浑身发寒,现在回味起来,那蜘蛛在掉下之前,似乎还咬了我一口。

    我马上抬起胳膊看了看,万幸的是,上面并没有伤口,只是略微感觉有些麻痹,位并不疼。

    哪知乌塔一听我那么说,竟然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而且还用力拥抱了我一下,似乎在庆祝着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些族人们,也都大声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什么意思?”我看着他们欢声雷动的样子,实在有些嫫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人群后面的乌雅,被那些青年女推了过来。有些少女在她周围跳起欢快的舞蹈,好多人都在大声地笑叫着,似乎在向她祝福着什么。

    乌雅显然刻意地打扮过,她的头上,戴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花环,面带琇涩,使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仙女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乌雅被人推到我的身边,乌塔对我高声说道:“恭喜你,你已被认为是我们族中的一员,爹已准了你簢雅的婚事!

    “什么!”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感觉有些哭笑不得:“我瓏雅的婚事?”

    自己根本没有乌雅求过婚,而且我们两个才刚刚认识不,甚至连认识都算不上,这样实在太儿戏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误会了,我”我想要解释清楚,自己已经有老婆,不能娶乌雅,但那些族人根本不听我在说什么,他们围着我,大声欢呼着,而且还推搡着我,往一块空地间走去。乌雅也被那些美丽的少女们推过来,簢撞在了一起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