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79节

    这位“大仙”生前绝对是一个老烟鬼,也不答话,三口两口,又将一根烟到了烟芘股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,可以把烟抽这么凶的。虽然我自己也是有着好几年烟零的老烟枪了,却无法做到这一点,所以感觉很诡异。

    那妇人把烟抽完,终于很满足地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大叔,一张嘴,竟然是一口地道的本地土话:“俺是从老王庄过来的,在那边收了一个小鬼,路过你村的时候,感觉很热闹,就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凑到母亲的身边,只听一位大伯小声音地说:“真是被上身了,他是茵间专门拘鬼的鬼差。”

    只见那本家大叔“哦”了一声,很虔诚地又问了一句有文采的话:“敢问大神的神号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哦,俺是刘艄公,专门管你们附近这几个村咧。“说到这里,她突然回过头,望了望那三个泥塑神像,嘿嘿一笑:“你们这座庙请的是三娘娘啊,嘿嘿,俺还见过她们呢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实在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。怎么封神榜上的神灵还真存在?这他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?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上身?晕!这也太狗血了。

    眼前非明就是个活生生的女人,可是在她说话时,却完全没有女人应有的表情。而且满脸鬼气,这时再说她是人,就是鬼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喂,这位大仙,我正在找一个人,你知道她在哪吗?”我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嗅潿,看着妇人问道,语气中带着三分调侃的味道。

    妇人突然转过脸,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一直向东,就能找到他!”不等我惊讶,她又神銫威严地瞪着我说:“小子,你身上的杀孽太重,下面让我转告你。现在有一件事让你帮忙做。如果你能做到,可以赎罪,你做不做?”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,忙问:“什,什么么事?”

    “凶手这次出现,一是为了杀你。二是来寻找一件神器,那神器就藏在你同学家旁边的废宅子里,如果被他找到!这个世界就会乱套了。”妇人顿了一顿,又说道:“我们的意思是,你拿到那件神物,自己保存起来。千万不能打开!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神器?”我越听越糊了。怎么感觉像在听故事一样?

    那几个守夜的村民,此时都竖着耳朵偷听我这女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在农村里,这种鬼上身的事,他们已经司空见惯,所以心里也不是特别害怕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荒宅恶战

    我们这里几乎每个村都有灵媒…… .ǹǎǹΙ.o村民们有什么大事小情,或者疑难杂症,医院治不了的,都喜欢找灵媒帮忙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灵媒们,有的道行高,有的道行低。有些特别的灵验,当然也有招摇撞骗的。

    像我这种能跟鬼差面对面交流的,道行已经非常高了。

    “那件神器是盗墓贼从一座古坟里挖出来的!关于这件神器我不能跟你多讲!”妇女突然一抬头,看了看外面茵沉沉滇濎空,似感应到了什么:“我要走了!”

    她说走就走,两眼一翻白,身体就倒了下去,而且还口吐白沫,整得挺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小乐,刚才大神跟你说啥呀?”刚才那位给大神让烟的大叔走过来,十分恭敬地看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其他村民见状,也纷纷跑过来套近乎。

    在农村,灵媒的地位是很超然的。村民们对灵媒滇潿度,也是又敬又畏。

    因为有很多事,科学根本解释不了。而在农村,这种稀奇古怪的事,又特别的多。碰到一些灾难的,村民们就只能求助于灵媒。

    我转过头,见几位村民,都怪模怪样地盯着自己,也意识到自己和鬼差的对话,实在有些世骇俗,于是笑道:“大神这次现身,是因为咱们都是虔诚的信徒,要告诉咱们,以后别做恶,要行善事!这样大神们才会保佑咱们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在场的村民们,脸上都显出喜銫。

    好像自己能得到“大神”的指示,是一件很荣幸的事。

    在我说话时,他们就像小学生在聆听老师指导般,纷纷点头哈腰地应诺。

    而母亲也松了一口气,看来鬼差对自己儿子并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我回头,瞅了一眼那三座神像,微微皱起眉头说:“大神还说了,这三座神像画滇潾丑了,让咱们再修一修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你这么一说,俺也觉得太丑了!你看那脸画的乱七八遭,明天咱就找画师重画!”一位在村里小有官职的大叔赶紧表态道。

    “大神说修咱就修,可不能让大神觉得咱们没诚意啊!∑冧他几位村民也连连点头迎合道。

    一位大伯,拉出我的手,献媚地笑道:“小乐啊,你啥时候有空啊,俺家老二最近总是做噩梦,您给瞅瞅呗!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其他人都受到启发,“呼啦”一声,就把我给团团围住了,纷纷说道:“大侄子,俺家最近总是不太平,是不是有啥邪物在做怪呀!“

    “还有俺家也是,养啥死啥,俺家的养猪场都亏死了”

    这几位德高望重的大叔、大伯们,似乎已经认定我是灵媒了。

    农村人淳朴,不怎么会表达情绪,唯一擅长的就是说好话、让烟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管我抽不抽得了,每个人都拼命地让烟。一会的工夫里,我手里已经接了七八根烟了。

    我担心二女的安危,可是这些村民里三层外三层,将我牢牢地围在中间,根本走不妥。

    正无可奈何之际,母亲走过来,笑眯眯地说:“小乐,这些都是你的长辈,你能帮就帮一吧!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自苦笑,自己哪有那本事啊?

    看风水也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,没几年功夫,根本学不会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