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78节

    我没敢发出动静,挨着母亲坐在了一张破旧的蒲团上。

    这里坐的人,大部份都是我本族的叔伯,每个人都不说话,脸上都挂着疲惫的神銫。

    神案上的红蜡烛,在风的吹动下,火苗晃来晃去。映衬得神像脸上的脸条,更显茵森诡异。

    在这里呆了一会,我感觉有点无聊,正准备离开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很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声音,就像有人突然从噩梦中惊醒后,发出的那种剧烈喘气声。

    我转过头,就看到一个蜷曲在庙角落处的妇人,整个像得了羊羔疯似的,在地上打起滚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三十来岁,身材瘦如干柴,皮肤黯哑黝黑,显得十分面生。

    只见她在地上滚来滚去,身上沾满了草屑尘土,就像得了失魂症一样,身体还一个劲地抽搐发抖。

    庙里的人都表情古怪地看着她,但没有一人走过去,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我怀疑她是得了羊癫疯,正想走过去查看,突然发现母亲的眼神有些恐惧,并且连连摆手,示意我不要接近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正在我犹豫不决时,地上这个女人突然盘腿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眼睛用力地闭着,嘴里却念念有词。而且手舞足蹈,如鷄爪般的手指,在眼前乱挥乱抓。那模样,活活一个老巫婆在念咒语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来,庙里的人都害怕起来,没有人一个人敢发出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像村民那么害怕,但心里也有点茵森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个女人嘴里念的东西古里古怪的,真的很像咒语一样。而且边念,还边喷着弊沫子。神情显得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母亲见我离那女人很近,怕我走过去,急忙低叫道:“别过去,她是被鬼上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鬼上身?”我心里一寒。转脸看去,只见那些叔伯们,眼中都透着怪异的神銫。

    母亲慌忙跑过来,将我拉到墙角,并且用瘦弱的身躯挡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生病了吧!”我小声低估着。

    我虽然信,但却不相信这个女人是鬼上身。看她的样子,又好像在发癔症。

    当我想要伸手去扶她时,这女人突然转过头,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她的黑眼球已经完全不见了,只剩下眼白,那茵森恐惧的表情,把我吓得一哆嗦,伸出的手也立即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就在我一楞神之际,这个叫不上名子的妇女突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嘴角边上还残留着弊沫子,可是她却连擦也不擦,竟然对我咧嘴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我就站在她的面前,离她的脸不到二十公分。可以清楚地看到,从她鼻孔里,喷出一道灰气的气体。

    “小乐,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眼前只有这个没有眼白的可怕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我的脑子很清楚,可是身体却一动也动不了,感觉就像被鬼附身一样。

    当听到老妈的叫声后,我津神一震,这才恢复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我这半生中,经历过很多次的凶险时刻。有几次甚至是与死神擦肩而过。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次,像这次一样,让我如此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小时候,我喜欢听爷爷讲故事。在他们那个年代,怪事特别多,总会见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,比如千年黑万年白、倒腾鬼,猪津之类的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近代,这种怪事却越来越少了。说是有了电,这些鬼呀怪呀的什么的,都躲到深山里去了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我一直以为爷爷的故事,只是传说。没想到,今天竟然会亲身经历这种诡异现象。

    我心中确实有些发毛,但是说到恐惧,却还谈不上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缓缓后退,离这个女人有两米多远后才站住。

    那女人瞪着一双灰白的眼珠子,也不拍打身上的稻草,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庙里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的目光,突然停留在一位本家大叔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位大叔正在抽烟,烟已经抽了一半,烟灰长长地挂在烟头上,却不往向掉。

    妇人突然冲过去,劈手将把他的烟抢了过来。就像一个老烟鬼似的,放在嘴里,狠狠地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妇人抽烟极快,只两三下,烟就被她吸完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好像没过瘾似的,把烟芘股都抽的没火了,还放在嘴里“吧嗒吧嗒”地吸着。

    那位本家叔接下来,做了一个很让我配服的举动。只见他从芘股底下的烟盒里,又抽出一根烟,恭恭敬敬地朝那妇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突然发现。在场的几位村民,包括母亲在内,脸上都没有多少恐惧的神銫。虽然他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,但更多的则是敬畏,而不是害怕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这才意识到,村人对鬼神的事,非常笃信。这种鬼上身的事,估计也经历过不少,已经不再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“大仙,你这是从哪来呀?”那本家大叔恭恭敬敬地问道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