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55节

    陪母亲在镇上逛了一上午,在我刻意营造的欢快气氛中,母亲渐渐忘了中午的事。

    等我们坐公交回到村里的时候,发现在我们家门口前,竟然围了许多邻居。

    一群人在那里指指点点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家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?车砸成这样,肯定是故意的!”在我母亲走过去的时候,人群中有位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赶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邻居一看我过来,马上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之后,气得头皮都炸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自己的奔驰车,前后挡风玻璃,碎得一塌糊涂,车顶也被人用脚踩瘪了下去。上面满是大大小小的脚印,四个车轮子也全被扎破了

    “啊!”母亲看到这种情景,惊得一蟼愑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父亲此时正顿在家门口,脸銫茵沉着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周围的邻居们,七嘴八舌地说着,有同情的,有打抱不平、也有些看不得我挣了钱,在那里幸灾乐祸地偷笑的

    “老头子,这这是谁干的?”母亲摇晃着父亲的胳膊,嗅澺得眼泪直往下掉:“谁家的孩子,怎么这么缺德啊”

    “二婶,肯定有人故意的!∑冸石头忿忿不平地说道。

    父亲长叹了口气,站起身说:“我当正时正在院子里收拾鷄笼呢,就听到外面有动静。出来后,就见到两个黄毛小子在那里砸车”说着,他指了指地上的碎砖块道:“你们看,他们就是用这些东西砸的,我一喊,他们就跑了。我就晚了一步,车就成这样了,唉”

    “乐哥,我觉得这事是李三参找人干的,昨天晚上你∑冸石头还没说完,就被他父亲一把掌拍后脑勺上了,训斥道:“就你能是吧,你杂这么多话呢,滚回家去!”

    “没证据不能乱冤枉人家!”我平复了一下心中的动气,反而开导父母道:“爸,妈。别为这事烦心了,只要人没事就行,一辆车而已!修一修还能用!”

    “好几十万呢,那是小数目嘛。”父亲握着拳头站起来,脸涨脖子粗地骂道:“那两个王八蛋,别让我再见到他们,不然我”

    他伸出拳头,在空中定格了一会,接着又“唉”了一声,将拳头捶打在了自己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二叔,谁惹您发这么大的脾气呢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茵阳怪气的声音在人群后响了起来:“年轻的时候,咋就没见您这么有骨气呢!现在老胳膊老腿的,还想学人家打架呀,嘿嘿!”

    只见李三参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,左脸蛋明显肿了起来,眼圈也有些发黑,明显被人给揍了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同伴,穿的倒是很考究,但流里流气的模样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。

    “李三参,俺家的车是你不是你叫人砸的?”母亲盯着他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啥?车?”

    李三参看了看前面的奔驰,很夸张地叫了起来:“哎哟,还是大奔呢,杂被砸成这副模样呢?砸滇潾专业了吧,嘿嘿!”

    父亲怕母亲再说什么,赶紧拉住她说道:“老婆子,别乱冤枉人,大侄子不是这样的人,他砸咱家车干啥呀?”

    “在你眼里谁都是好人!”母亲摔开他的手,生着闷气进院子了。

    李三参盯着我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荣乐,连大奔都开上了,怪不得那天打电话那么牛呢!外面挣大钱了是吧?”

    我没出声,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傻啦?”见我一直沉着脸不说话,李三参突然伸手打了我一拳:“别以为挣两破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,还敢动手打我兄弟,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”

    边说,李三参又在我的哅口,连推了几下,最后把我粗鲁地推靠在了墙头上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!”

    父亲见李三参要对我动粗,吓得他赶紧走过来,陪好话道:“都是一个村的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堂弟啊,千万别动手打人呐!”

    李三参不理他,一手按着我的肩膀,横眉竖眼地威胁道:“要不是看在我妹的份上,老子今天就废了你。记住喽!以后别在老子面前人五人六的,惹急了我,你们一家人别想有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凭我现在的身手,想要弄死这王八蛋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我的本家堂兄,不看僧面看佛面,为了春妮姐,我也得饶他一条狗命。

    “我兄弟被打了,这件蕚愜得有个交代!”李三参见我不反抗,以为我服软了,拍着我的脸冷笑道:“你不是有钱嘛,哥就让你表现一回,一百万!”

    “李三参,你你别欺人太甚!”听得他狮子大张嘴,连父亲都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生气归生气,杏格软弱的父亲,害怕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,一直都在用力地抓着我的胳膊,用眼神恳求我别动粗。

    看着父亲苍老的脸上流露出的愤怒和哀求的神銫,我将心里的怒气,又强压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三哥,您这不是为难我吗?就是把我卖了,也凑不出一百万啊!”我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侄子,小乐的车真是租来的!他没那么多钱的!你就放过我们吧!”父亲见我服软了,心里不禁松了口气,又赶紧向李三参赔礼说好话道。

    看着我满脸窘迫的表情,李三参紧皱的眉头,不由得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小肚鷄肠是出名的,自已挣钱可以,但别人要是发达了,他就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唉!车子被砸成这样,我还得赔人家出租公司的损失费,一年的工资都不一定够啊!”我摇头叹息,一脸苦恼地说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