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46节

    可是既然我这么决定了,她们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王悦婷俯下身子,帮我掖了噎被角,收拾妥帖后,便带着几个姐妹,陆陆续续地进屋了。

    我说的出、做的到,第二天还没完全放亮,便踏上了回老家的归程。

    由于归心似箭,一路上我没有丝豪停留,从早上五点出发,八个小时之后,便进入了老家省市的地界。

    高楼大厦越来越少,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滇濓野。

    前几天那场雪,席卷了大半个国家。

    所望之处,都是白盈盈一片。清冷干燥的空气里,携带着一股浓浓的家乡味,令我无比陶醉。

    在离晚饭还有三个钟头的时候,我的车子,终于风尘仆仆地开到了镇上。

    每到快过年的这几天里,逛街的人就拥挤不动,大家都在购买年货,别说轿车了,连走路都费劲。

    由于我走滇潾急,在吴县没来得及购买年货,本想顺道镇上买点东西,一看那人山人海的,这个念头只能搁下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一打方向盘,重新拐上国道路,打算从小路去村里。

    一路驶过,家乡翻天覆地的改变,令我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才一年没来,镇上的变化已经相当大。

    沿途的街道上,不仅增加了许多新的店面,在镇东头还开劈了一条新的商业街。

    远处,一台吊车拔天耸立,下面是混凝土搅拌机,正在挺着圆鼓鼓的大肚子,轰轰作响。旁边堆着沙子,石子等建材料。此时已经日落黄晕,几个背影佝偻的建筑工人,还在顶风冒雪,在泥泞不堪的地里忙活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熟悉的背影,突然跳进了我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我赶紧踩下刹车,只见在离我五十米开外的那边建筑工地上,一位五十多岁、头发斑白的中年人,正拿着瓦刀往上面粉刷水泥。

    虽然他背对着我,但他那微微佝偻的脊梁、常年经受风吹雨打而红肿黝黑的皮肤,还是让我马上认出来那是我的父亲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日落西山,在零下十几度的刺骨寒风中,父亲认真地粉刷着墙壁。

    那张布满皱纹的苍老脸颊,在晕暗的光线中,倾注着对工作的专注

    二十五年了,从我记事起,父亲便干着这个最苦最累的工作,几十年如一日,从来没有间断。

    我没有做过这种工作,但我知道,没有人想在三伏天最热的时候,还要顶着大太阳搬砖抗灰;也没有人喜欢在滴水成冰的三九天里,还要冒着风霜粉墙盖房。

    可是父亲,一干就是大半辈子。

    他的腰已经被繁重的工作压垮了,头发也被雨雪风霜染白,可是为了养家口,父亲一直在坚持,哪怕在刚刚大病初愈之际,还在坚持着。

    每次在城市里行走,看到那些白发苍苍、在工地上挥汗如雨的农民工,我总是会想起父亲。

    想起这个,从来不在家人面前叫苦叫累,反而整天乐呵呵的父亲。

    我以前不懂,父亲每天都灰头土脸的回家,就像在泥堆里打过滚似的,为什么还笑的那么开心。

    现在我懂了,懂得了父爱的伟大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我哽咽地叫了一声,正想快步走过去的时候,突然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根钢管,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,突然从天而降,直戳戳地从楼底上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我的心像被什么抓住一样,几乎快要停止呼吸。

    按照掉落的角度,那根长达十米的钢管,正好会砸到父亲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老李,快闪开呀!”楼底上最先发现情况的工人,朝下面大声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钢管掉落的速度极快,即使以我的反应速度,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钢管掉在了楼下。

    我的心,也跟着“咚”的一声,几乎要从哅腔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在那刹那间,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,身体像被抽空一样,好半天都没有从惊吓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在天旋地转的视线中,我仿佛看到父亲的身体歪倒在了地上,而那根要命的钢管,在地上弹跳了几下,也躺在父亲身边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老李,你没事吧”

    吵杂的喊叫声,将我从半昏中叫醒过来。

    我脑中一片空白,意识趋使着我的双腿,急忙朝父亲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我跑到跟前,就见父亲在几个工友的搀扶下,又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几乎吓跑的魂魄,这才又归了位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