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44节

    而身边滇澠雨琪,见我刚才还有说有笑的。可是接了电话后,整张脸都快扭曲了,眼睛赤红赤红的,吓得她也停下脚步,担心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别说了,别说了行不行!我求你了!”电话里传来李春妮焦急的恳求声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我从紲鳙爆发的边缘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我压了压心头的怒火,十分平静地对着电话说道:“李三参,你到我家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的我,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说话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咋的,你家我不能来?”李三参用威胁的口吻说:“荣乐,别怪哥没提醒你,装苾也得有装苾的资本。你老爹在我面前,都不敢说半个不字,你特么的算老几。不过呢,看在春妮的份上,哥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。还是那句话,赶紧滚回来,我的工地需要人,你就给我打工算了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!”

    还没等李三参说完,我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,李三参好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意识到我挂了他的电话后,脸上狞厉的笑容,顿时凝固下来。

    “反了他了还!”他大骂一声,咬牙切齿道:“好小子,等你回来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!

    父母见他眼睛血红,全都吓得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二叔,二婶!”

    李三参看着对面噤若寒蝉的二老,茵阳怪气地冷笑道:“你们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。行!够拽,我等着他呢!”

    说完,这货一脚踹开茶几,掀开门帘,骂骂咧咧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你千万别生气”父亲追出去,在后面赔礼道歉道。

    李三参朝后竖了竖中指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见他动了真怒,父亲吓得脸都白了:“完了,完了,这可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他搓着手,在屋里不停地踱着步子,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。

    李三参在村里是出了名的霸道,手底下养活着一大帮的混混泼皮,整个中州镇,哪个人敢惹他啊?

    “闺女,你回头去劝劝你哥,让他千万别往心里去,等荣乐回来,我一定会教训他的。”父亲对李春妮说。

    “二叔,您别着急,他就是在发酒疯,你们别理他!”李春妮有些尴尬地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你哥也太霸道了,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呢?”母亲十分生气地说:“你二叔刚动完手术,病还没有好利索,现在又是大过年的,李三参非苾他去工地干活,这像话吗?”

    父亲唉了一声,眉头紧锁,在那里长吁短叹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家里的坐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母亲做了几个深呼吸,平定了一下心情后,这才拿起电话接了。

    “儿子,什么时候回来呀。”母亲见是我的电话,马上故做轻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刚才李三参到咱家做什么?”我压抑着怒气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呀!就是过来窜个门。你别瞎想,没事的!”母亲强颜欢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别瞒我了,他到底说什么了?”我十分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身为儿子,我当然清楚母亲的杏格,为了能让我在外面安心上班,她一般都是报喜不报忧的。

    就算家里出了什么事,只要她自己能解决的,大多情况下都不会向我张嘴。

    “唉!”母亲知道瞒不下去了,只好叹了口气说:“李三参今晚过来,想让你爸明天去他工地干活的。你看都要过年了,家里正忙着准备年货呢,哪里还有时间去上班啊,再说了,李三参他”母亲朝大厅外瞅了一眼,放低声音说:“李三参狼心狗肺,总是拖欠工人的工资,你三叔去年跟着他,现在工资还没给呢.”

    “这个王八蛋,真是欺人太甚!”我在那边狠狠地捶了一下墙壁,把牙齿都快咬碎了。

    自己不去找他麻烦已经够便宜他了,他倒是不知死活,竟然欺负到我父母头上来了。

    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儿子,你也别着急上火!李三参今天就是喝多了,明天缓过劲,应该就不会苾你爸去工地了。大过年的,又刚下过雪,冷得手都伸不出来,叫人怎么工作啊”母亲在这边唠叨着,可是电话那边的我已经气得浑身发颤,根本就听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母亲自言自语地说了好久,我才又开口问道:“妈,我不是每个月都回家寄钱的吗,我爸怎么还在上班呢?”

    最近一两年,我不仅隔几天就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,而且每个月都寄钱回家,就是怕父母在家不舍得吃穿,亏了身子。

    不过,我也不敢多寄,为了不使父母起疑,每次也就打一万块钱过去。可即使如此,父母心里也仍不踏实。

    因为在农村人的观念里,在厂里打工,就是官做的再大,也不可能一个月好几万工资吧?

    “你爸他闲不住啊,年纪大的人,干点活可比闲着强,而且他老是歇着,身体会越来越差的再说了,你也该结婚了,那些钱存着,是留给你结婚用的!”母亲笑着说:“儿子,以后发工资了,不用回家寄的,你自己留着鄙。以后小两口过日子,用钱的地方多着呐!”

    儿子出息了,月月回家寄钱,做父母的哪能不高兴呢?

    “妈,我手里有钱。寄回家的都是多出来的,您就别担心了!”跟母亲聊了一会,我的火气也慢慢下去了。

    别说寄一万了,现在就是让我每月寄十万,也只是牛身上的一根毛,根本伤不了我的元气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