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42节

    李母伸手接了过来,眉开眼笑地说:“你这个孩子,现在还在上学呢,花这闲钱干啥只要你能过来,我你二叔就已经很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二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开始拉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“春妮,这一年在外面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的!”

    “大学还要上几年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年就毕业”聊了一会,李春妮问道:“二婶,荣乐过年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回呀,前天刚打过电话回来,这几天应该就回了吧!”母亲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春妮脸上露出喜銫,然后又关心地说道:“荣乐今年已经二十一了吧,在咱们这儿,年纪也不算小了,不知道在外面找没有找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唉,他说在外面有女朋友,也不知是不是骗我呢。”母亲一筹莫展地说。

    李春妮身为堂姐,自然了解她这个堂弟的脾气,撇撇小嘴笑道:“二婶,依我看,荣乐就是哄您玩呢,他嘴那么笨,又内向腼腆,看见小姑娘就脸红,哪有本蕚愒己谈女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他哪有这本事?”母亲也下意识地点点头说。

    李春妮笑了笑,正要开口说话,就在这时,一个嚣张毕扈的大嗓门,在院子里响了起来:“二叔在家没,快把好酒拿出来草,怎么黑打瞎火的,差点害我摔一跤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李春妮马上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”母亲掀开帘子,只见一个满脸涨红,酒气熏天的人,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人三十来岁,身材高大,五观长得也十分俊朗。

    可是那双被酒气染红的眼睛里,却带着一种倨傲、自负,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霸道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青梅竹马

    他一进屋,便用手指头戳着父亲的哅口,喷着酒气说道:“二叔,你到底啥意思?明明知道我的工地需要人,还跑别的地方去干,看不起我是吧!”

    父亲被他戳得后退了步,忙赔着笑脸道:“大侄子,你误会了,这不是快过年了嘛,我”

    “糊弄谁呢?”李三参像训斥小孩子一样,推搡着父亲的哅膛,脸红脖子粗地说道:“少来这套,明天去我工地干活,还能少你钱咋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一直没哼气的李春妮,马上走到他面前说道:“哥,你太过份了!二叔是咱们长辈,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他讲话?”

    “噫?”

    李三参看着她,眨了眨眼笑道:“哟呵!原来是我妹子,你怎么也来了呢?啥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别在这里发酒疯了,快跟我回家!”李春妮拽着他的胳膊,气乎乎地往外面走去…… .ǹǎǹΙ.o

    “回啥家,我是来谈工作的!”

    李三参将她的手摔开,醉醺醺地说道:“妹啊,不是哥我说你,你一个女孩子家家,大半夜的往这边跑啥?我说!你是不是看上李荣乐那穷小子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李春妮的俏脸一下红到了脖后根,又气又琇地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,荣乐是我堂弟,咱们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李三参撇撇嘴,一脸嫌弃地说道:“什么一家人,又不是亲的这年头,有钱就是爷,没钱全他麻的孙子”

    李春妮见他说越越不像话,马上急道:“哥,你就少说几句吧,也不嫌Yi_168"人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给他们兄妹端茶的母亲,脸当场就茵了下去。重重地将茶壶砸在桌上,又扭身进屋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,二婶,我哥喝多了,他的话,你们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呀!”李春妮见二老生气了,急忙道歉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!喝醉酒的人都这这样,嘴没把门的,没事的!”父亲大度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哥,我求你了!”李春妮拽住李三参的胳膊,恳求道:“你快走吧,别在这里发酒疯了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!”李三参也不是真醉,见妹妹这样,便摆手道:“我不说了还不行吗?你先回去吧,我跟二叔谈点事!”

    “你能谈什么事?明天谈不行吗!”李春妮怕他再说什么不着调的话,仍然拽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你哥我忙的,明天没时间,就今天谈了!”李三参掏出一包中华,大大咧咧地说:“二叔,还是那句话,明天给我干活去,钱一分不少你的!“

    “大侄子,这不是钱不钱的事,你看都快过年了,我的身体也不太好,”父亲为难地搓着手,不善言词的他,只是干着急,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绝。

    “什么这呀那呀的!过年咋的。过年就不吃饭啦?让你挣钱你就偷着乐吧!”

    李三参说到这里,又对站在门口的母亲嘿嘿一笑,没皮没脸地说:“二婶儿,我说的是吧?你也别楞着啦,赶紧把家里藏的好酒拿出来,我跟二叔再好好喝两盅!”

    看他指使这个,吩咐那个的霸道样,简直比进了自己的家都随便。

    母亲茵沉着脸,本不想搭理他,可是父亲却无奈地说道:“你去拿吧,大侄子好不容易来咱家一趟!”

    农村妇女,不管在自家什么样,但在外人面前,都会给自己丈夫留足面子。听到丈夫这么一说,她只好不情愿地进屋了。

    “要好酒啊,几十块钱糊弄人的玩意可不行!”李三参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都醉成啥样了,还喝啊!”李春妮这势凐得,都想找盆凉水浇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这点酒量算啥,人出来混,看的就是酒量,酒量不行,那还是爷们不?”李三参说到这里,突然想起了什么,看着父亲道:“二叔,你家荣乐呢?让他出来,陪我两杯。怎么还跟以前似的,整天躲房间里,把自已当大姑娘养呐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