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35节

。    我呵一笑道:“当真小人,可比伪君子可爱的多。”说完之后,我又正銫道:“我们跟朱雀堂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。以前大家是敌人,我当然恨不得将他们全部赶出去。可现在是朋友了,自然是此一时彼一时!”    周世录一听就站了起来,像头被激怒的狮子,怒视我道:“对对,你们是朋友。朋友之间,自然什么都好商量很好!我现在以一个警察的身份告诉你。在吴县,不是你们吴盟战堂和朱雀堂滇濎下。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。后果你可以自己想像!”

    我心里清楚,周世录已经在赤果果地警告我,如果不停止那些行为,他将会通知上层,彻底端掉我们和天合会在本地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周哥,我答应你,一定不会做挑战你们底线的事,更不会失去做人的原则。”我直视着他的目光,说道:“只是眼下,我们必须得和朱雀堂合作,这叫各取所需,等这场危机过去之后,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周世录的脸銫明显好转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沉訡许久,终于又坐在了沙发上,说道:“你说的情况,我也有所耳闻,知道你们公司眼下遇到了困境簢机。但,这并不能成为你们去做那种事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心里有数,绝不让周哥为难。”我重重地点头保证道。

    不等周世录开口,我又笑着说道:“周哥应该快退休了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周成录眼中闪过一丝落寞,微微地点了点头:“是啊,还有三年,就该下去了!”

    看他的表情,似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能体会到他的处景,当了一辈子小民警,临老终于坐上了所长大人的位子。还没等暖热乎呢,就又该回家养老去了。

    现实,真的很残酷啊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有些替他鸣不平地说道:“其实以周哥的能力和资历,应该在部门里大有作为才对。只可惜,这个社会就是这样,有能力不如有背景,会办案不如会送礼。不管各行各业,你不会讨好上司,即使再有能力,也得不到重用。像周哥所处的部门,这种现象就更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周世录深深地叹了口气,似乎被我说到心坎里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周世录一直憋屈在这里当民警,并不是像我说的那样,不懂得送礼,或者没有背景。而是他当时没有野心,只想混吃等死。

    一直到坐上所长的位子后,他才发现,自己以前多傻,没有趁着年轻爬的高一点,现在想爬也爬不上去。

    但人就是这样,喜欢怨天尤人。把自己没有做为的责任,总是推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兄弟说的没错,可是有什么办法呢。这个社会就这样啊!”周世录有些愤世嫉俗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周哥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我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:“我是说,退休之后,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能做什么!”周世录有些郁闷地说:“养养花,钓钓鱼,等有孙子了,再带带孙子,这一辈子就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周哥说哪里话!”我不以为然地笑道:“在我们农村,七十多岁的老头、老太太还下地干农活呢,周哥还年轻力壮,怎么就服老了呢?依我看,周哥仍然可以在其它行业,有所作为嘛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周世录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,挑了挑眉毛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道:“老弟,是不是给我安排好了去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没这个能力。”我摇摇头,笑道:“如果我估计的没错,吴县下一届的所长人选,应该就是蓉蓉了。所以,周哥完全不用害怕,退休之后的问题。退一万步讲,在这件事上,您完全是不知情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周世录明显眼睛一亮,似乎有些心动了:“你这么有把握?”

    他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,然后指着我的脸,诡笑道:“你呀你,竟然把手都伸到我们所里了,连胡蓉这个疯婆子都能搞定,我就算不佩服你都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不!”我神銫郑重地摇摇头:“我对她是真心的,和利用无关。”

    周世录笑了笑,似乎并不在意我说什么:“兄弟,你这次真是捡了个大便宜啊!所里的那些家伙,一个个肉眼凡胎,竟然都没看出来,胡蓉还是块大金砖呢。如果我把她的真实身份宣扬出去,你信不信,追求她的人,至少可以增加一个排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!”周世录此时已经神清气爽,将我放在沙发上的公文急夹于胳膊下:“那我就在这里预祝兄弟生意兴隆啦!”

    “借您吉言!”我朝他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好,你忙,不用送了!”周世录笑眯眯地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当包间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,脸上的笑意却在不知不觉中消散。

    离除夕夜还有一周左右的时候,吴县的各大企业、工厂基本上都放假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酒店以及娱乐场所,开始人满为祸,到处都是购买年货的人群。

    路边的店铺也开始张灯结彩,鞭炮声不绝于耳。大街上,撒满了浓浓的节日气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很多外出务工人员,都开始背起行囊,揣着一年的辛苦钱,踏上了返乡的旅程。

    这一天,也是厂里员工们最开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因为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好,赵婉君一高兴,直接放了他们两个星期的假期。更开心的是,这一天还是发年终奖的大日子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,员工们都无心干活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谈论着同一件事,年终奖什么时候发?能发多少钱?

    而且布告栏上已经贴出通知了,下午四点就不用做事了,下班后直接去吴南嘉年华大酒店聚餐吃饭。

    “对对!过年期间,仍然坚守在岗位上的兄弟,每人发五千块钱的红包。”早上我还没起床,便拿起电话,向阿峰等人交代着过年的工作安排:“其他兄弟每人封一千块,过年回家的,报销来返路费要让兄弟们知道,他们的付出是有回报的,咱们比不上那些老板、金领啥的,最起码要向白领看齐嘛”

    阿峰那边闹哄哄的一片,似乎正在跟手下兄弟们在什么酒吧里喝酒呢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