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29节

    周世录虽然说的比较颔蓄,可是他们哪里听不出来,对方是话里有话啊。

    难道女儿谈的朋友,有什么问题不成?

    周世录说完之后,卧室里的胡蓉又沉默着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胡蓉,你是一名好警察,也要努力做一名好儿女。为了自己父母,你也要将苦咽在肚子里,乖乖的出来吃饭!”周世录十分严肃地说道:“如果你还承认我是你的领导,承认自己是一名警察的话,我希望明天在所里,能看到你!好了,时间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周所长,吃了午饭再走吧!”胡震国诚心诚意地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看天气是要下雪了。下次再说吧!”周世录拿起沙发上的公文包,向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女儿,周所长要走了,你快出来送送啊!”王素芝还在做着最后努力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周世录,回头望了一眼,见房门依然紧闭,正准备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胡蓉的房门缓缓地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女儿!”王素芝惊喜若狂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世录和胡震国赶紧转过头,只见胡蓉竟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几天不见,她就像大病一场似的,干净利索的短发,乱糟糟地披散着,苍白的脸蛋上,还挂着几道风干的泪痕。

    那模样就像几百年没睡过觉一样,眼圈浮肿,看起来别提有憔悴了。

    “胡蓉,好好在家里保养身体!我准你一周的假期!”周世录朝她欣慰地笑了笑,没有淤停留,便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胡震国把周世录送出门外,看着他坐上车后,赶紧一路小跑地回了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胡蓉已经坐在了大厅里的沙发上,就见妻子活里忙外,又是吩咐小保姆给她做饭,又是端茶拿点心,让她垫肚子。

    “小兰,饭做好后,再给小姐沌碗乌鷄汤。小姐身子弱,得好好补补。”胡震国对保姆说完,也满脸喜悦地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女儿,你的手!”王素芝突然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胡震国赶紧转脸看去,只见胡蓉的右手背肿的很厉害,上面几道被割伤的血口,看起来像是击打墙壁或者玻璃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胡蓉马上把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还说没事!都流血了!”王素芝抓住女儿的手,嗅澺得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:“你怎么这么傻呢,失恋就失恋吧,干嘛拿自己的身体出气。你等会,我去找药布给你包包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失恋这两个字,一直强装平静的胡蓉,眼圈又马上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悲痛崳绝的模样,胡震国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真的嗅澺她,不忍见她再难受下去,可是另一方面,又觉得挺惊喜的。

    以前一直都在担心她是心理有问题,这辈子也别想再抱外孙了。可是现在看来,女儿是正常的,外孙子也有指望。

    没恋爱哪来的失恋啊?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胡震国还真想看看,能俘虏自己儿女芳心、并且把她伤的如此重的人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小保姆便把饭做好了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在旁边不停地夹菜,一个劲儿地劝她多吃。可是胡蓉饿麻木了,只是吃了小半碗米饭,喝了点乌鷄汤便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不吃了,想回房休息了!”胡蓉把筷子一扔,便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三天没吃东西,吃这么少怎么够?”王素芝抓住她的胳膊,着急上火地说。

    “少吃点也行,她饿太久,吃太多对胃不好,下午再吃一顿吧!”胡震国说完,又看着胡蓉道:“蓉蓉,你也别急着睡觉,坐下来陪我们说会话!”

    “对对!”王素芝被丈夫提醒,也回过神来,先让保姆把饭菜收走,又拉着胡蓉的手,嗅澺地说:“女儿啊,这几天都把爸妈给吓坏了,你看你,现在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。妈是过来人,明白你的心情。不就是失恋了嘛,女之间交朋友,哪里还没个吵架的时候,明天你把他叫盂们家里,妈对他说!”

    “不许在我面前提他!”胡蓉突然站起来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们不提就是了!”王素芝怕再刺激她,到嘴边的话,又强咽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不说话,气氛变得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胡震国朝妻子使了个眼神,又朝胡蓉的房间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二人夫妻多年,王素芝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丈夫是想让她偷偷地溜进女儿的房间,从她的电话薄里找出朋友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谁知也凑巧,刚想到这里,胡蓉扔有卧室里的手机,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蓉扭了扭头,根本不于理踩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周所长打来的,我过去看看!”王素芝心里暗喜,赶紧跑进了卧室里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呀?”王素芝接了电话:“是的,我是胡蓉的母亲什么,你叫李荣乐?找她有事吗”

    本来懒洋洋的胡蓉,听到这里,人立马就津神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,她脸上又罩起了冰霜,朝母亲大声地吼道:“就说我不在,以后不许接这个人的电话,赶快挂,赶快挂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副模样,母亲马上意识到了什么,脸上闪过一丝暗喜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