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13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皱了皱眉头,训斥他道:“我让你带领刺血堂,可不是让你们做八卦记者的。靠捕风捉影的消息肯定不行,你们一定要自己去查,查出谭老四的老底,还有青龙会的资料,势力分布,越详细越好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我会立即去办!”杨森应声道

    “现在苏城的生意怎么样?”我又盯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园区、新区和中区,总共开了十三家分店,每个店的店主,都是我亲自挑选的人,绝对可靠,现在年利润”

    “这些现在不提!”我挥手打断了他,嘱咐道:“你们中介的人整日在苏城的大街小巷逛游,恐怕再偏僻的旮旯角落都过去,这很好,他们用来做收集情报的工作刚好合适。这样,你每个店里再多增加一名人手,让这些人专门搜集青龙会的资料,记住,千万不要把这件事透漏给普通员工!”

    “是!我会警告他们的!”杨森点了点头,过了一会,又说道:“乐哥,我身边的人手不太够,你看不是从黑皮哥那里”

    “这个有点困难。”话没说完,我便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此时吴盟战堂和东青帮已经大战在即,黑皮领导的虎豹堂的主力,全都调到吴南去了。

    簢县这种小开发区不同,吴南市面积大,要看管的地盘也多,为了防止东青帮的突袭,每个店面都安排了数名兄弟看守,可谓一个萝卜一个坑,别说调人了,黑皮还缺人呢。

    而阿峰的人马只有三十几个,但都是从众多兄弟中选拔出来的津英悍将,他们是为了执行特殊任务而存在的,是用来在帮会遇到危难之际,作用一支奇兵使用的,平时也不能随便调用。

    虽然吴盟战堂此时号称有小弟千余众,但实际上,真正的直系心腹才四五百人,其余大部分都是一些外围小混混。

    你让他们打个群架,跟着摇旗呐喊行,一旦遇到真刀真枪去拼命,或者执行重要任务的时候,他们就有点让人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小黑那边的人暂时不能动!”我想了许久,这才对杨森三人说道:“以前我为了长远考虑,对招收新成员方面的事挿 手太多。这样吧,从今以后,你们三个人,可以自已做主收人。但要记住一点,不要什么杂七杂八的人都收,特别是人品方面,一定要先调查清楚。别给我招一群欺软怕硬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烂仔你们谁招的人谁带领,出了事,你们也有羽任!”

    我这么说,其实就是提醒他们,不要为了自己的利益,而置公司的利益不顾。

    “好!”三人都面带喜銫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会议开到这里,问题基本上已经明确了。

    吴盟战堂和东青帮之间,未来肯定要打一场恶仗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还不是吴盟战堂主动出击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一是我们人手不足,没有把握能一口吞掉这只大肥羊。二是对方的背后有青龙会在撑腰,实力深不可测,吴盟战堂却是在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在没有充分的准备之前,我们绝不能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“那乐哥的意思是,现在咱们只是静观其变?”阿峰听了我的话,疑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敌不动,我不动。”我笑了笑道:“托下去,对咱们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东青帮先动手呢?”黑皮问道。

    “即使动手也要等到过年之后了!”我冷笑道:“我就不信,他们敢在风口浪尖上搞事情,除非他们不想在吴南混了!”

    “嗯,乐哥说的对!”黑皮恍然大悟道:“怪不得东青帮最近只敢小打小闹,却不敢真刀真枪的跟咱们干,看来他们也是有所顾及啊!”

    “等着看吧,等新年一过,谭老四就忍耐不住要动手了!”我点了根烟,抽了几口之后,开始做会议总结:“时间紧迫,咱们要尽量多做开战前的准备工作。人要招,但要有所节制。杨森的刺探工作不能停,尽量多了解一些东青帮的作息规律,弄清楚他们三人的住处和主要落脚点,到时候配配阿峰的暗杀工作。阿峰,最近一段时间,你要加紧训练你手下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三人同时应道。

    “嗯!今天的会就开这里吧!”我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其他三人也紧跟着站起来的时候,阿峰突然扭头向门口扫了一眼,大吼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他人已经像头猎豹般,直冲了过去:“给我进来!”

    随着雹峰开门、拉人一连窜快如流星的动作过后,就见一名小姑娘,被他拽着衣襟,像老鹰抓小鷄一般,直接托进了会议室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小姑娘在惊恐之下,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只见她身穿一套半透明的吊带裙,体态娇小,脸盘清秀,却是店内技师的打扮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在外面偷听?说!”阿峰握着她纤细的脖子,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乐哥饶命,我,我只是路过,没偷听啊!”小姑娘被阿峰狰狞的表情吓坏了,身体抖得像筛糠一般。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?”阿峰根本不懂得什脺餍怜香惜玉,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峰的力气有多大啊,单手劈五块砖跟玩似的。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那姑娘被他打得一个踉跄,脸马上就红了:“乐哥饶命,我真的什么也没听到啊,饶了我吧”

    她捂着红肿的脸,爬在地上,根本不敢疼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小姑娘只是一时好奇,想看看传说中的几位大哥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哪知一时看得入,竟然忘了调整呼吸。喘气声稍微大了点,就被阿峰给发觉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哭哭啼啼地哀求着,眼泪像断线的珍珠般,扑簌扑簌地顺着脸蛋往下掉。

    阿峰看了看我,用眼神寻问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此时只要我点一下头,这个小姑娘基本上就见不到明天滇潾阳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回事?”就在这时,听到动静的丽姐,突然惶惶张张地跑了进来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