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09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人家荣乐第一次来,你就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了。”陈母笑眯眯地瞅着我问:“小乐啊,你在哪里高就啊?父母都是做什么?怎么会跟我们家喜儿走到一块的”

    面对这妇人查户口似的问题,我也不嫌烦,老实地回道:“我父母都是农民,他们都在老家呢。我现在吴县一家厂里上班!”

    “农民好,农民好哇!”陈父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在公司里应该是大领导吧?”陈母看了一眼我开来的轿车,又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一年挣个百八十万是有的!”我无意炫耀,也不是想装苾。而是知道这妇人拐弯抹角地问这么多,其实就是想知道我一年能挣多少钱。与其让她不厌其烦地唠叨下去,还不如自己直接说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百八十万,俺滴娘啊!”陈母张着大嘴,眼睛放光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陈父也吃了一惊,赞叹道:“农村出来的孩子,在外面闯世界是很难的。没有任何背景,你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喜儿啊,别傻坐着,快去给荣乐倒水,天这么冷,不能把孩子冻着了!”此时我在陈母眼里,简直就像一块会移动的大金砖。她对陈喜儿说完之后,又站起来说:“我去买点菜,中午一定不能走,伯母给你做好吃的!”

    “那麻烦伯母了!”我这次也没客气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,不麻烦,哈哈!”陈母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村里就有一家干菜店,走路也就三四分钟的距离,可是陈母来来回回竟然用了一个钟头。

    自己女儿找了这么一个好女婿,以陈母的作风,当然要出去显摆一下。

    只一上午的时间,几乎半个村子的人,都听说了他们家的女婿是开着高级小轿车来的,一年都能挣几十万呢。

    “伯父!依我看,您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,在家里这样托着也不是法儿啊!”我由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癌症,看过了,医生说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法,还是在家里自已养吧!”陈父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做好蹬腿的准备,以前是放不下女儿,现在女儿已经有了好归宿,他已经没什么遗憾的了。

    om,网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乱点鸳鸯谱

    “荣乐啊,我看得出来,你是好人家的孩子。喜儿能跟你在一块,我心里很开心。”陈父看着我,语气沉重地说:“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你以后能好好待喜儿,别让她受委屈,你能答应我吗?”

    “伯父,你放心!我一定会好照顾喜儿,不让她受半点委屈!”我没做过多的承诺。但就这一句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是个好孩子,伯父相信你!”陈父重重地拍了下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其实我陈喜儿都听得出来,他这是在交代遗言呢。

    陈喜儿转过头,偷偷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伯父,千万不要有放弃治疗的念头。你的病还可以治,这一点你应该自己也清楚吧?”我郑重地说:“不要担心钱的事,该手术咱就手术,该住院咱就就住院,钱我罍麾决。为了喜儿,你也要有占胜病魔的信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爸爸!乐哥哥说的对,你要有占胜病魔的信心,不能自甘放弃啊。”陈喜儿也为父亲打气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还可以治吗?”陈父的心思也活络起来了。

    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,好端端的谁想死啊。以前主要是家里没钱看病,他又不想连累家人,所以才一直托着。

    其实陈父得的癌症并没有到晚期,医生也曾劝过他,让他尽快手术,或许还有痊愈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钱啊,家里本就没什么收入来源,全靠吃低保过日子,再加上总是替陈家富还赌债,家里都快穷的揭不开锅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才刚交往,就花你的钱,我们实在过意不去”陈父有些不意思地看着我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喜儿也咬着嘴滣不哼声了。

    是啊!手术费可不是小数目,她不过是我的地下情人,根本不是什么正牌媳妇,我凭什么一蟼愑替他们家拿出这么多钱呢。

    “伯父,你想滇潾多了。”我为了让他们父女打消顾虑,握住陈喜儿的小手,放在自己手心里,深情楚楚地望着她说:“喜儿是我的女人,将来是要跟我结婚生孩子的人,为她做些事本是我应该做的,还分什么你我呢?”

    “乐哥哥,谢谢你。”陈喜儿泪水盈眶地望着我,无声地哽咽着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好孩子”陈父老泪纵横地看着我,感激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自己的心里话,竟然换来这对父女如此大的反应,慌的赶紧站起来道:“伯父,你”

    “孩子,我没事,是太开心了!”陈父摆摆手,没有让我再说下去,好像卸下一副重担一样,看着陈喜儿,笑道:“人生得此佳婿,足矣。喜儿,不管爸爸的病能不能治好,你都要跟人家小乐好好过日子,如果你以后辜负了人家,即使你是我的女儿,我也不会向着你的!”

    “爸!我知道的!”陈喜儿深情楚楚地看着我,轻声道:“我怎么会辜负乐哥呢,我爱他还来不及呢!就算他以后不要我了,我也不会再找其他男人的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直接拿钱出来,让陈父去医院做手术。可是这时,我突然想起,陈百川不就是一名老中医吗?正好他现在就在吴县,何不听听他的意见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马上对他说:“伯父,正好我认识一位医生,医术非常高明,我现在就让他过来,帮你看看!”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麻烦人家?”陈父说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,他现在就在吴县!”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,走到院外,拨通了陈百川的电话。

    此时陈百川和叶天倫还没有离开吴县,这会正在一个公园里散步呢。

    “喂,小乐吗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