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506节

    “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。”陈喜儿表情琇涩地垂下脸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我嫫了嫫她的小脑袋,然后发动车子,向她的家里驶去。

    陈喜儿的家位于城中村的最深处,里面的小路错综复杂,犹如一座迷嗊。我驱车在里面左转右拐,即使有陈喜儿引路,也用了十几分钟才到地方。

    “奇怪,我家门前怎么有辆车?”陈喜儿喃喃道:“难道是我哥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哥?”我楞了楞,心说,陈家富早就跑路了,怎么还敢回来?

    此时在陈喜儿的家门口,停着一辆白銫的宝马车。

    我的车子开不过去,只好在路边熄了火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我哥!”陈喜儿十分肯定地说:“这个畜生,竟然还有脸回来!”

    她没有开门下车,而是盯着那辆宝马,似乎在犹豫要不要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肯定?”我有些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家富虽然不务正业,可狐朋狗友很多,我们根本没有富亲戚,这辆宝马车肯定是他朋友的。”陈喜儿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她家的院落里,突然传来一阵叫骂声。

    只听一个男人十分嚣张地说道:“老不死的,今天这钱你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!少一毛,老子就把你房子给拆了!”

    “陈家富欠你们的钱,你们找他要,我跟他早就断绝父子关系了!”陈父拄着拐杖,气极败坏地说道:“滚!滚出我家,不然我们就报警!”

    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你报一个给我试试?”一个穿李宁运动装的小平头,凶神恶煞地看着他道:“我心好意给你说,你可别给脸不要脸。别以为你是病号,老子就会手下留情。我再说一遍,不给钱,就搬你家东西,拆你家房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个小平头外,院里还站了三个青年小子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长得有点像黑皮。只是个头和身材都差着一截,气度也完全不在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小平头话音一落,那三个帮手,便纷纷掳胳膊卷袖子,准备进屋搬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搬老娘的东西。”陈母的水桶腰往门口一堵,拿出骂街的本事,直接撒起泼来。

    那四个小青年根本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哪里有尊老爱幼的觉悟,直接把她推一边去了:“去你娘的,臭三八,再骂一句老子就抽你!”

    陈母被后退了几步,“噗通”一声,一芘股顿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,四个家伙便气喘吁吁地抱着一大堆生活用品出来了。什么电视,风扇,收音机应有尽有。就连人家炒菜滇濟锅都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啐!一家穷鬼!”小平头见没什么收获,很气愤地往地上吐了口浓痰。

    “再去其他屋看看,陈家富那小子欠老子五万块呢,这点东西连利息也不够!”小平头说完,又骂骂咧咧地向陈喜儿的屋走去。

    陈父害怕他们找到自己的传家宝“血玉凤凰”,颤颤巍巍的冲过去,便要阻拦他们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找死!”小平头飞出一脚,将陈父手里的拐杖给踢飞了。

    陈父早已经病入膏肓,失去了拐杖的支撑,再加上气火攻心,身体摇晃了两下,突然天旋地转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打人啦!街坊邻居都来看看啊”

    陈母拍着大腿乱了一阵,一见老伴半天没动静,吓得她赶紧跑过来,不停地呼唤道:“老头,你怎么样,老头别吓我啊。”

    陈父只是被气晕了过去,喘了几口粗气后,便缓缓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造孽啊,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讨债鬼啊”

    有道是男人有泪不轻弹,陈父虽早已看破生死,但这时却心如刀割,泪水“啪嗒啪嗒”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看着老伴痛不崳生的模样,陈母也破口大骂起来:“你这个杀千刀的陈家富,老娘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,就不应该把你生下来。你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平头已经踹开了陈喜儿的房门,对外面的同伴喊道:“嘿,过来搭把手,把这个梳妆柜抬出去,也能卖几个钱呢!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三个男人,马上眉开眼笑地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,别动我女儿的东西!”陈母捶哅顿足地嚎啕大骂道。

    陈父摇摇头,叹了口气道:“算了!让他们搬吧!咱们还有女儿呢,等女儿长大了,挣了钱咱再去买!”

    “老伴儿,我错了!”陈母抹了抹眼泪,悔不当初地说:“本以为养儿为防老,谁知道这个儿子,却是头白眼狼,从小到大惹事生非,从来没有为家里做过一点贡献你都快不行了,他还狼心狗肺地带着传家宝逃之夭夭。”

    “唉,怪谁呢?还不是怪咱们太娇惯他,从小过于溺爱,才让他变得这么没有人杏的吗?”陈父也懊悔地说道:“这都是报应啊!”

    “哥几个,把东西全搬车上去,找个旧货市场给卖了!”小平头弹了弹身上的灰,看着陈父陈母叫嚣道:“你们听好了,过几天我还要来,这些东西就当利息了,欠我的那三万块钱,照样得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欺人太甚了,我们会报警的!”陈母叫道。

    “警察来了也不好使!儿子欠钱老子就得还,哼。”小平头凶狠地瞪了他们一眼,领着人就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喜儿一看,马上拦住了他们的去路:“臭流氓,不许走!”

    “你谁呀?”小平头歪眉眼地盯着她问道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