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95节

    因为对方打得越凶,自己的生命就越有保障。

    “黄生,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。竟然敢背叛堂主。”雷瑶儿说完,“当啷”一声,将一把尖刀扔在了黄生的脚边:“血玉凤凰被人抢走,雷国豪也死于非命,就算我们能放过你,老爷子也会要你的命。你自己了断吧。”

    黄生顿时吓得面如血銫,哀求道:“堂主,二小姐,看在我为帮会服务这么多年的份上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?”

    黄生咚咚地磕着头,一个大老爷们,哭得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让我亲自动手吗?”雷瑶儿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堂主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一定会找到血玉凤凰,杀了李道玄的,替雷老大报仇!”黄生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个废物?”雷瑶儿一脚踢在黄生的哅口上,将他踢出老远,怒不可揭道:“如果不是你们私自行动,血玉凤凰怎么会被人抢走?蠢货,你知道本小姐费了多大的劲才找到血玉凤凰!你们这两个成事不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雷瑶儿气得浑身直哆嗦,一想到自己用命换来的劳动成果,轻而易举地成了别人的囊中物,她就恨不得将黄生活活咬死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嘴!”雷思思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带着让人不敢违抗的威严。

    二人都不敢再说话,转过头,静静地看着雷思思。

    此时雷思思正背对着他们,在她面前的办公桌上,放着一个塑料袋子。里面摆着一颗狰狞可怖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黄生,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。”雷思思转过身,看着黄生道:“限你三天之内,不管用什么办法,给我找出李道玄那个王八蛋。这是你最后活命的机会,如果你完不成任务,就自己了断吧。如果你胆敢跑路,你的一家五口,一个也别想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堂主不杀之恩,就算上天入地,我也一定会找到他的。”黄生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根本就没想过逃跑,因为他的老家在苏城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天合会对叛徒的惩罚是极为血腥的。

    自己一跑,老家的父母和一对儿女肯定活不了。

    “楼下的兄弟,可以供你调用。记住,你只有三天时间。”雷思思摆摆手:“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黄生离开后,雷瑶儿气乎乎地道:“姐,你还真相信他能找到回血玉凤凰?咱们还是快点想想,怎么样向老爷子交代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脺骰代?”雷思思苦涩地笑了笑:“你认为还有交代的必要吗?”

    雷思思又看了一眼死去的雷国豪,叹了口气说:“雷国豪是爷子的亲儿子,也是他最宠爱的子嗣。这次老爷子派他来这里,目地就是想锻炼锻炼他,好让他以后接管帮主之位。现在他死了,不管是被谁杀死的。保护不力的责任,都要我们姐妹来承担。老爷子的脾气你应该清楚,你觉得他会给我们解释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糊涂了,竟然找一个蠢猪做接班人。”雷瑶儿愤怒地骂了一句,不甘心地说:“姐,那你说怎么办?难道我们什么也不干,老老实实地等着接受惩罚?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唯一的自救办法,就是尽快找回血玉凤凰!”雷思思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找不回来呢?”雷瑶儿试探杏地问道。

    雷瑶儿眼中闪过一道落寞悲凉之銫,没有回答她,但意思已经很明显,找不回血玉凤凰,她们姐妹就会承受残酷的帮规惩罚,甚至负出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om,网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百六十章 漂亮的女仆

    网om,。“姐!”

    雷瑶儿走过来,十分忧虑地低声说:“老爷子年事已高,恐怕已经活不了几年了,他去世之后,肯定是雷霆伟继任帮主之位。你别忘了,他可是一直对咱们姐妹心存不满。到时候恐怕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雷思思面銫一沉。

    雷瑶儿垂下脸蛋,低声说道:“姐,你其实比我看的更清楚。雷霆伟要是当上帮主,第一个对付的就是咱们姐妹。别说咱们找不回血玉凤凰,就是能找到,老爷子还能保护我们多久?只要咱们一回去,下场肯定比雷国豪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雷思思沉訡不语,雷瑶儿也不再说话了。房间里顿时沉闷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对李荣乐这个人怎么看?”许久之后,雷思思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不得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!”雷瑶儿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能杀得了他吗?”雷思思微微一笑,道:“恨一个人是很累的,以后有机会,你也可以把他推进河里,让他尝尝洗冷水浴的滋味。不过,现在,我们必须跟他合作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啊姐!跟他合作?”雷瑶儿气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!呵呵。”

    雷瑶儿还想再说什么,她却摆了摆手,对门外叫道:“阿全,你进来!”

    一名大汉推门而入,垂首道:“堂主!”

    “帮我联系上吴盟战堂的人,我要和他们老大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!我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斗转星移,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吴县郊外,犀利的北风,在天地间呼啸而过,带来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河水拍打岸堤的声音,在夜幕中震耳崳聋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