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83节

    等我们接了周小军从医院回来之后,离得老远,就看见周父站在门口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捷达一直开到跟前,车门打开,周小军一头钻出来,颔泪喊了一声:“爸!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啊。”周父双手颤抖着,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乡下人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,他马上回头朝着院子里猛喊:“老婆子,咱儿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走进家里,几个人搬了板凳坐下抽烟说事,周母和周冰燕忙着张罗饭菜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小军出院的好日子,怎么都得好好喝一盅。

    酒意半酣的时候,周小军俏俏把姐姐拉到一边,狡黠地说道:“姐,这个姐夫好,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脺餍你同意?你不同意他也是你姐夫!”周冰燕瞪了他一眼,笑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周父对周小军说:“小军啊,以后可不敢在学校打架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军咬着嘴滣说:“爸,是他们打我的。都是赵世杰在后面使的坏,这事能怪我吗?”

    周父叹了口气道:“唉,忍一忍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,不是爹窝囊,实在是斗不过人家啊,咱家就你一个独苗,万一有个啥好歹,唉,你就听爹一句吧。以后在学校,就是被人欺负了,也得咬牙忍着,千万不能再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军气鼓鼓地咬着牙龈,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呵一笑,劝道:“大叔,小军,你们爷俩就别怄气了,姓赵的算什么东西,回头我料理他们,绝对一次治改,永不再犯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天就擦黑了,当天晚上,我最森在周小军的房间将就着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“唔!唔!唔!”

    一阵公鷄滇濅叫,将我从梦中惊醒,不知不觉一觉到天明。

    昨夜到底喝了多少酒不记得了,只记得饭桌上的气氛十分温馨和谐,周小军还不断喊着我姐夫,搞得像一家人似的。

    起了床,我穿上鞋子走到门外,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,田间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周家的锅屋烟囱已经开始冒烟了,里面传出拉风箱的声音,农村的妇人一般都起的比较早。

    走到大门口,我发现停在外面的捷达车焕然一新,车上的泥巴都被擦得干干净净,显得锃亮无比,再看后面,周小军正拿着一块布,卖力的擦着车身。

    “小军,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我走过去笑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睡不着,就起来擦车。”周小军腼腆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睡不着就对了,今天咱们有仇报仇,有庸报怨,你先忙着,我打个电话。”说着,我拿出手机,先拨了个电话给黑皮。周小军拿着抹布,莫名其妙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小黑,召集兄弟们,除了看场的全拉上,带上家伙等我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乐哥。”黑皮都没问我是什么事,直接爽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我又给阿峰打了个电话:“阿峰,是我,天合会那样有没有动静?好,继续监视!听好了,给你一个小时,把你手下能打的兄弟都叫上,到黑皮那边等通知,有事要办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阿峰顿时兴奋起来:“荣乐,怎么了?找到雷国豪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雷国豪,先动酸濙乡村土鳖。”

    打完电话,杨森和赵铁豆也打着哈欠出来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几个大人在一张床上将究着挤了一晚上,胳膊腿都伸不开,几乎都没怎么睡好。

    听完我在电话里说的话,杨森一蟼愑津神起来:“怎么滴?要干架啊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,对周小军喊道:“小军,上车,陪我们到镇上走一趟,认认路!”

    “哥,这么早干啥去啊?”周小军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赵世杰家知道在哪儿吗?今天姐夫就帮你找回场子。”我不容他拒绝,直接把他按车里去了,又对赵铁豆说:“开车!”

    离王庄村也就三里多地,排气管还没突突热呢,车子便停在了赵世杰的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哥,就是这家!”周小军伸手一指前面的院子,有些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在车上坐着!等我叫你,你再下来。”说完,我便推开车门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临街的农村土别墅,三米多的高墙上挿 着犬牙义错的碎玻璃,沉重的大铁门紧闭着,上面镶嵌着两只凶神恶煞的兽头。

    一棵枝繁叶茂的柿子树从墙头里伸出来。里面是两层的粉銫小楼房,外面贴着弊銫的瓷砖,看着挺气派。

    我招手让赵铁豆过来,爬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。赵铁豆嘿嘿一笑,兴冲冲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抱着一挂两千头的鞭炮跑了过来

    我示意他撒开包装,用烟头点着后,“忽”的一声,就把鞭炮隔着墙头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霹雳啪啦!”震耳崳聋的鞭炮在院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才早上七点多,春天地里没多少活干,好多村都还在被窝里睡懒觉呢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