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82节

    他父亲兄弟四个,几乎个个都不是好东西,从小就是镇上的二流子,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这一家人在整个镇子,绝对是如雷贯耳的存在。从小学生到八十岁的老头,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一家的。

    靠着欺行霸市的手段,他们家垄断了当地的采石场,手底下养活着几十号打手,在镇子里横行无忌,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据说前一界镇长,刚到这里上任的时候,听闻了赵家的恶霸行径,十分的愤怒。

    新官上任三把火,有天镇长大人多喝了几杯,豪气上涨,扬言要办办这赵家的威风。

    哪知当时赵家老三,也就是赵世杰的三叔也在旁边坐着。

    听了镇长的厥词,赵老三二话不说,在路边直接就把镇长大人给揍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也不知是真是假,反正在镇上传得绘声绘銫,几乎老少皆知,是村民们茶余饭后最劲爆滇澑资。

    而那名那想当清官的镇长,连一界没干满就被调走了。现在这任镇长,吸取了前辈血淋淋的教训,跟赵家人打得火热。

    也该着周冰燕倒霉,有次过年去庙会上玩,也不知道怎么的,就给赵世杰这位纨绔二代给瞄上了。

    北方女孩子个头大部分都不低,五观也还过的去,就是皮肤有点糙,但这周冰燕却是个另类,不仅有着北方女孩高挑的身段,脸蛋长得也俊俏,皮肤更像剥了壳的鷄蛋般娇嫩。小小年纪便成了远近闻名的一枝花。

    赵世杰只瞧了一眼,就被她得神魂颠倒。第二天就找媒人来说媒了。

    当时周冰燕正准备外出打工,老两口一合计,这赵家虽然名声不好,但家大业大,女儿嫁过去肯定不会吃亏,于是也没和周冰燕商量,就把这门亲事给定下了。

    以后的事,我从周冰燕口中,也大概也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以前是不知道赵家的背景,还以为赵世杰只是家里有点闲钱的纨绔子弟,否则也不会让周冰燕一个人回家处理这种事了。

    “小军是跟谁的打的架,同学还是什么人?”听完了事情的经过,我问道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小别胜新婚

    “我们问过了,对方也是学生。〆娚瞇仦讠兑蛧 .ηàηùI.ǒゾ但那几个人都不是好学生,经常在镇上偷东西,还被抓过。”周父答道。

    “谁先动的手?那几个人受伤没有?伤的多重?”我提出第二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俺们也没见,不过听小军的同学说,是那四个流氓学生先动的手。那天小军回家时,满脸都是血,俺们还没问清怎么回事,就被警察带走了。”周母愤恨不平地说。

    “四个打一个,怎么反过来还抓受害者?”杨森咬牙切齿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小军现在还在拘留所?”我皱了皱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周母摇摇头,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说:“关了两天,就给放出来了,这会正在医院里输噎养伤呢,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,唉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道:“这样吧,吃完饭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小军,然后找赵家人要个说法回来,经官动府咱不怕,哪怕官司打到县里市里都没事。”我拍了哅脯,大包大揽地说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“哐当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我转过头,只见周冰燕俏正生生地站在门口,表情惊呆地望着我,手里捧的保温饭盒,也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燕子,你回来了!”我站起来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周冰燕激动若狂地看着我,哽咽地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她使劲眨了两下眼睛,好像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我来回打量着周冰燕,小半年没见,发现她更加美丽优雅了,不过人却比在吴县瘦了许多,面带些许憔悴。

    周冰燕当着自己父母的面,风一般地冲进了我的怀里:“老公,真的是你吗?我,我不是在做梦吗?”

    “燕子,你瘦了!”我捧起她挂着泪痕的小脸,很嗅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想你!”周冰燕根本不管自己的父母投过来的异样眼光,死死地抱着我的腰,生怕我突然消失一样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你看,雨琪她们也过来看你了。”我当然很想把周冰燕抱在怀里,好好地疼爱她一番。但在老丈人和丈母娘的眼皮底下,这种亲密的举动,还是晚上再做吧。

    周冰燕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,尴尬地从我怀里出来。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,先朝自己的父母吐了吐舌头,然后跑到唐雨琪身边,和她手拉着手,开开心心地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雨琪,你今天能来看我,我开心!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某个人才开心的吧,嘻嘻!”

    “哪有,你来了我也开心。”周冰燕琇红了脸,一双美目,偷偷地溜视着我。

    女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,周母当然从周冰燕情意绵绵的眼神中,看出她女儿是真的很喜欢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连老公都叫上了,还搂搂抱抱的,这丫头也不知道害臊!”周父在旁边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声音很小,小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就这样,反正也是快结婚的人了,亲密点又能怎么样呢。”周母倒是挺开明,说完之后,又招呼我们道:“哎,大家都坐下来吃吧,燕子,你招呼着,我再去杀一只鷄!”

    “大婶,先别忙!”我笑着说:“我们先去一趟医院看看小军,等回来再杀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“行行,小军的伤也治的差不多了,正好你们今天接他回来吧”周母连称呼都改了。看得出来,我这个女婿算是当牢稳了。

    …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