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81节

    院门打开,走出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,覀惻朴素,神情有些憔悴,正是周冰燕的母亲。

    上次在梅园大酒店,我她曾经打过一次交道,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很恶劣的印象,最后还闹得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是一位势利眼,狗眼看人低的妇人,这辈子和谁都不亲,就对钱亲。

    不喜欢归不喜欢,但她毕竟是周冰燕的母亲,未来还有可能成为我的丈母娘,所以我只能笑脸相陪。

    “婶儿,您好。我们是冰燕的同事。这几天厂里放假,过来看看她。”唐雨琪为了避免我尴尬,率先马上走过去,向周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。

    “哦,是燕子的同事啊,快进来,快进来。”周母十分高兴地说。出乎意料的是,她并没有拿扫把将我扫地出门,竟然还热情地将我们迎进了院中,自始至终,都没有摆冷脸给我看。

    真是稀罕,难道这位见钱见开的准丈母娘,知道我发达了,所以才另眼相看?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进了院子,才发现周冰燕家有多穷。

    低矮的房子怕是有几十年历史了,一半是土块一半是砖头,院子里还有个猪圈,不过里面没有猪,只有几只鷄在刨食。

    周父听见动静从堂屋里走出来,看到我,十分惊讶地说:“呀,这不是荣乐吗?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我正要开口说话,周母突然咳嗽一声,瞪了他一眼,故意岔开了话题,指着唐雨琪等人说道:“这几个都是冰燕的同事,从城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的目光却在我身上徘徊着,表情显得有些奇怪,但我可以感觉到,她看我的眼神,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厌恶和充满敌意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感觉很开心,心想,难道这位准丈母娘已经接受我了?

    “大叔你好,我们燕子的同事,这次特地过来探望一下,带了点小礼物,是个心意,大叔千万别客气。”唐雨琪说着,示意杨森和赵铁豆将礼物放下了。

    礼物都是在来的路上买的,两桶金龙鱼调合油、两大盒维维豆乃粉,听说周冰燕的老爸爱抽烟,我还特意从吴县捎了两条中华过来。

    礼物虽然不贵,但农村人送礼,都比较流行这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孩子也真是的,来就来,还拿东西。”周父热情的招呼着,邀请我们在院中坐下。

    我发现老人家的眼圈红红的,似乎刚哭过似的,奇怪地问道:“大叔,是不是家里有事?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一落,院子里顿时变得沉默下来,周母还偷偷地抹了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荣乐,我儿子小军他被人打了,现在还在医院里呢。”大叔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我知道周冰燕有个弟弟,好像还在上中学,怎么会被人打了?

    从他们夫妻表情可以看出来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,于是我赶紧问道:“大叔,到底出了什么事?是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唉,真是造孽啊。”周父深深地叹了口气,蹲在地上,吧嗒吧嗒地抽起了烟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周母回道:“俺家小军是在学校被人打的,说是同学之间闹别扭,但是俺知道,这件事肯定是赵世杰家在背后搞的鬼,冰燕不嫁给他,他就想办法整俺们。小军是个老实孩子,从小到大没惹过事,他怎么可能跟同学打架?”

    周父磕了磕烟袋锅子,发出沉重的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怪不得周冰燕这次会在老家呆这么久,原来,又是赵世杰在里面捣鬼。

    本来我想的也简单,周冰燕和他又没领结婚证,定婚的钱退了不就就完事了吗,哪里会想到这姓赵滇潾不是东西,周冰燕不嫁给他,他就使用这种茵损的招数。这种人都不配叫人,早知如此,在吴县我就该踢死他。

    别说周冰燕是自己未来的媳妇,就是换做普通朋友,我也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这次见面,周母对我滇潿度,明显改观了许多,也不知是周冰燕做的思想工作起了作用,还是一家人都透了赵世杰不学无术的本质。

    “这赵家欺霸女,是我们镇上有名的地头蛇。那个赵世杰就更不是个东西了,自从燕子和他退婚之后,那混小子就隔三差五来俺家捣乱,上次还带着几个流氓,把我家燕子和小军给打了。最后还踢死了我家一只鹅呢”周母喋喋不休地痛诉着赵世杰的罪行,看来这小半里,周家赵家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唐雨琪一听,马上惊叫道:“他还是不是人啊,怎么连女孩子也打?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他把冰燕给打了?”正准备点烟的我,马上睁大了眼珠子,急问道:“打哪儿了?人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人没事,就是脸肿了几天!”周母看着我,眼神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切有此理!”我将烟头煣成了粉末,拳头暗暗捏紧,恨不得立即上门毖赵世杰爆揍一顿,为自己的女人出气。

    “姓赵的一家也太坏了,当地的公安局都不管吗?”唐雨琪义愤填膺地说。

    院子里再度沉默起来,半晌,周母抹一把眼泪站起来:“该吃晌午饭了,都别走,我杀鷄给你们吃。”

    我们赶紧站起来,说道:“大婶,千万别忙和,随便对付一点就行。”

    周母竟然朝我笑了笑,脸上露出久违的慈祥表情,说:“荣乐啊,上次的事,是大婶的错,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,大婶就是这个脾气,刀子嘴豆腐心要说,还是你跟俺家燕子般配,大婶这次再也不阻拦你们了要不,今天过年,你们就把喜事办了吧”

    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,我直接傻在了那里,今年就结婚?这,会不会太快了点?

    很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,周母杀了一只小公鷄,炒了几个鷄蛋,又从地窖里刨出来一颗大白菜,凑出了一桌子菜。

    按照农村的规矩,家里来客人,妇女是不能上桌的,就周父陪着我他们四个吃喝。

    席间双方推杯换盏,我再度了解了周冰燕的家庭情况。

    周冰燕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闲暇时周父还会去镇上开的砖厂打点零工,加上家里那五亩良田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    但赵世杰家里就不同了,在当地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殷实大户。

    赵世杰的母亲在政府部门工作,还是工商局的一位科长,吃皇粮的,腰板挺得就硬气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