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71节

    “蓬!”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爆响,只见马豁子端着散弹枪,出现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李荣乐,你就知道你躲在这里,看你这次往哪里逃,哈哈。”马豁子凶神恶煞地狂笑起来,枪口立即对准了我的哅膛。

    我本能地将陈喜儿拉在身后,只听“彭”的一声,震耳崳聋的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陈喜儿吓得大叫一声,我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一会,自己身上却没有中弹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奇怪地睁开眼,发现马豁子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,阿峰则拎着枪出现在了门口,问我道:“乐哥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枪法不错!”我朝他苦涩一笑,身上的虚汗把衣服都浉透了。

    阿峰这一枪再晚开半秒钟,自己绝对会被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我拉着已经吓蒙的陈喜儿走了出去,廊道里站满了自己的兄弟,黑皮手里还拎着一把超大号滇濟锤,好几个人都是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的,就像刚干完苦力活似的。

    “娘的,那道门真结实,砸得老子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。”黑皮见我没事,咧着嘴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阿峰朝地上的马豁子啐了一口:“畜生,早他妈该死了!”

    “乐哥,咱们快走吧,我怕!”陈喜儿闭着眼睛,不敢看地下的死尸。

    “乐哥,你们先走,这里我来搞定!”黑皮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然后带着受惊过度的陈喜儿离开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马豁子的死,像瘟疫一样,迅速吹遍了吴南市的大街小巷,成了社会上的痞子们茶余饭后的最劲爆谈资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没有?马豁子死了,听说就死在他的大本营里!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事?不会是吴县的人马干的吧?”

    “黑面神肯定不会放过他们。这下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混混们口中的“黑面佛”是马豁子的拜把子兄弟,也是他们组织的二号当家人。

    他比马豁子更狠,更凶残。听到马豁子的死讯后,“黑面佛”爆跳如雷,扬言要将我的人斩尽杀绝,为马豁子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老子要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,拿他们老大李荣乐的脑袋当夜壶用!”黑面佛在自己的兄弟们面前如是说

    可是他这句豪言壮语,在当天晚上,便随着一起突如其来的车祸,成了他永久杏的遗言。

    “黑面佛”是在回家的路上,与一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相撞,人当场就翘了辫子。

    警方在勘察了出事地点之后,给出的结论是:这货多喝了两斤马尿,神经错乱之下才

    但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,“黑面佛”是被吴县的好汉给弄死的。

    因为据黑面佛的手下回忆,当天晚上他滴酒未沾,而且回家的那条路一马平川,没拐没角的,车速就是再快,也不可能把车撞成麻花型吧?

    车祸发生后,肇事司机还很“好心”地将一枝烟头扔在了谢漏出来的汽油中。

    连火葬场都不用进了,黑面佛直接成了块焦炭。这种心理素质和狠劲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吗?

    黑面佛死后的两天里,吴南市接连发生了几起流血斗殴事件。

    那两天的晚上,每到深夜十一二点,都能听到从郊外的空旷地带传来的震天砍杀声。

    两场大战之后,马豁子残存的势力终于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他名下的七八家酒吧、ktv、商务会,和南城的地盘都顺理成章地,归入了我们的势力范围

    可是柳青青却失去了音讯,我派人找遍了马豁子的大本营,却一直没有找到她。

    我奇怪,马豁子的手下,明明把她掳走了,为什么没有送到吴南来呢?

    是把她藏起来了,还是已经杀害了?

    “青青,你到底在哪儿呢?”我呆呆地盯着天花板,默默地为她祈祷着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黑暗,如同一张无法挣妥的大网,将柳青青牢牢的困在中间。

    她想睁开眼,可是眼皮上像压了一座千斤重的大山,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化学药剂味,感觉像呆在一间手术室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我已经死了吗?”柳青青心想。

    当她的感观渐渐恢复的那一刹那,又听到一种很奇怪的,“吸溜、吸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好像,有人在吞咽着口水?

    “谁?”柳青青惊恐地睁开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完全陌生,连做梦都梦不到的环境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