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49节

    杨老三当然不会真的数,这马豁子虽然名声不太好,倒也不是一个善于耍心机的人。再者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数钱,也太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。

    杨老三只是快速在钞票上溜了一眼,见里面没有暗藏白纸之后,便笑道:“豁子哥的为人我还信不过吗,十几万块钱而已,还用得着数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钞票,随手抛给了眉开眼笑的陈家富。

    接着又走到马豁子的身边,压低声音问道:“豁子哥,人抓来没有?”

    马豁子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脸上露出郁闷的表情,说道:“老三,你的消息准不准确?我派去办事的兄弟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这有点不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杨老三一听,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杏,心中暗道,难道豁子派出去的人,没有顺利完成任务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他的处景就非常糟糕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打算在吴南呆一段时间,等风头过去之后,再找机会报仇雪恨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吴南市已经不是久留之地。

    “豁子哥,兄弟还有事,先走一步,咱们后会有期!”杨老三急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老三,等一下!”马豁子葴餍住了他,皱眉问道:“老三,你确定你的消息来源准确吗?还有,你曾经向我大包大揽说可以搞定李荣乐,那小子到底被搞定没有?”

    杨老三心里“突”的一跳,马豁子的话的,更加验证了他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看来豁子派出去的人已经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“豁子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信不过我老三吗?如果连一个女人住的地址我都弄错,且不是在道上白混了。李荣乐当天晚上已经被我们想办法弄进了警察局,这件事我兄弟也参与了,你不信可以问问他!”杨老三故意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模样说道。

    不等马豁子发问,陈家富便抢着说道:“是是,我们确实把那小子搞局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豁子哥,我没骗你吧!”杨老三怕陈家富说漏嘴,马上又挿 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!”马豁子自言自语了一句,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派去吴县绑架柳青青的老鬼,不仅没有按时完成任务,竟然连电话也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这在他以往的办事经历中,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。

    对老鬼的身手和办事能力,马豁子是很有信心的。相信他既使完不成任务,也能全身而退,不可能遇到什么危险了吧?

    杨老三不敢在这里多呆,马上对马豁子说道:“我想你派去的人很快有会有消息的!我就不在这里多呆了,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恕不远送!”马豁子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老三迅速将车开出了马豁子的庄园,来到门外之后,对正在眉开眼笑数钱的陈家富说道:“你的身份证带了吧,我们不回吴县了,直接去燕岭市。还有,这段时间不要跟家里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三哥,为什么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草,现在回去找死啊?”杨老三十分烦躁地冲他骂道:“你要是不想死,就得听我的!老子在吴县混了一辈子,临老被人苾着跑路,草!”

    说完,还愤怒地在方向盘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家富被他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噤若寒蝉,过了好一会,才唯唯诺诺地说道:“三哥,不行啊,我今天出门没带身份证,怎么办啊!我想我还是回家去拿吧!”

    杨老三邪火一蟼愑窜上了脑门,正崳破口大骂,可是突然间,他又想到一件事来。

    陈家富这小子从来就没走过好运,简直就是一个倒霉透顶的扫把星。如果让他跟在自己身边,不知道会不会把这种霉运传给自己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老三冷冷地说道:“下车!”

    “三哥,你”

    “下车!!”

    这犹如山蹦地裂般的怒吼声,把陈家富吓得芘滚尿流,连一秒钟都没敢耽误,便立即拉开车门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还没等陈家富站稳身体,宝马车便在咆哮声中,载着满腔怒火的杨老三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撞死你才好!”陈家富愤怒地跳脚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神经大条的人一般都不容易记仇,这货骂了两句出了心中火气,想到紲鳙到手的血玉凤凰,立马又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加富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,在盘山公路上走了没多久,竟然看到一辆迎头而来的出租车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他便顺利地来到了吴县。

    将血玉凤凰从抽屉里拿出来,陈家富正准备离开,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家富,你在妹妹房间里干嘛?”

    陈家富吓了一跳,赶紧将血玉凤凰放进了抽屉里。回头一看是母亲,不禁埋怨道:“妈,想吓死人呐!”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呢,抽屉里是什么东西?”母亲走过来,狐疑地往抽屉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陈家富也没有隐瞒她,索杏把血玉凤凰拿出来,贼笑道:“妈,传家宝到手了,以后咱们娘儿俩就不愁吃穿了,嘿嘿!”

    “啊!真的?”母亲拿着血玉凤凰仔细端详了两眼,马上喜不自禁道:“不错不错,就是咱家的传家宝,我就说嘛,你爸再不开窍也不会把传家宝留给女儿的,这不最后还是给了你嘛!”

    陈家富撇了撇嘴,对自己的父亲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。到时候就算把血玉凤凰给卖了,也一毛钱不会给他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