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46节

    一提到陈家富,陈跃进就气得眼睛里直喷火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不行,那个败家儿子,要是留给他,肯定给我卖了,我就是扔了也不会给他。”

    看着父亲怒气冲冲的模样,陈喜儿吓得不敢声了。

    陈跃进平定了一下情绪,搂着她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:“喜儿,你跟这只血玉凤凰,都是爸爸的命,你一定要替爸爸好好看护它,千万不能让你哥哥知道,也不能把它给遗失了,不然,爸爸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件东西很值钱吗?”陈喜儿又偷偷地撇了那雪莲花一样,很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可以说是无价之宝,给多少钱都换不来。那些古董算什么,值再多钱也是死物,咱们的可是活宝,全世界也别想再找出第二件。这是神物,有灵杏的,你没看到里面还有条凤凰吗?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真有凤凰吗?可是它为什么会躲在这只雪莲花里呢?”陈喜儿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地之大,无奇不有,这些爸爸可是解释不出来。”陈跃进抚着她的脑袋,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咱们家现在正急着用钱,不如把它卖了治你的病”

    “想都不要想!”

    陈跃进突然严厉地叱喝一声,盯着她的眼睛,警告道:“喜儿,这句话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听到,如果你再有这种念头,爸爸就没你这个女儿。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原谅你,你记住没有!”

    由于心中气极,他一口气说完,緡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陈跃进咳的很厉害,几乎连腰都弯不起来了。整张脸像要渗出血来一样,红得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”陈喜儿吓坏了,手足无措地去拍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突然惊叫一声,只见父亲的手心里,竟然摊着好大一块血块,就像把内脏吐出来似的,看着十分的瘆人。

    陈喜儿吓蒙了,目瞪口呆地的盯着那块血,恐惧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爸!你没事吧?我送你去医院吧”陈喜儿回过神来,哭着抱住了陈跃进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没事,爸没事!”把血咳出来后,陈跃进很轻松地嘘出一口长气,脸上的血銫也渐渐消退下来,将手上的血在衣服上擦了擦,又对她说道:“喜儿,爸爸就这么一个遗愿,你一定要看好咱们的血玉,千万不能把它给卖了,不然的话,爸爸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爸爸,我记住了。我一定好好保存它!”陈喜儿重重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这对父女并没有察觉到,就在他们豪无防备地说话的同时,屋外的窗台后面,却站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陈跃进,传家宝竟然留给外姓人也不留给我!真是气死我了!”陈家富愤恨地握紧拳头,他很想冲进去把血玉凤凰抢到手,可是脚下一动,却又立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行!这老不死的脾气那么掘,要是一气之下把宝贝摔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家富眼珠子一转,马上就有了计谋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房间里滇澑话声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陈家富意识到他们可能要出来了,于是赶紧矮身,躲在了身后的墙角处。

    只过了一会,陈喜儿便从房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她手里还小心谨慎地抱着一个东西,上面盖着红布,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就是传家宝了。

    陈家富一直等她走进自己的房间,才冷笑着从墙根后面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过后再找你算账!”陈家富朝父亲的房间啐了一口,而后轻手轻脚地来到妹妹的房门外,透过门缝往里面偷窥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陈喜儿捧着血玉凤凰,在屋里转来转去。一会掀开床单,一会又开打衣柜,似乎拿不定主意该把宝贝放在哪里比较妥当。

    陈家富不敢硬抢,以免这丫头一个不留神,再把血玉凤凰给摔了。

    正在他等得不耐烦之际,陈喜儿终于下定决心,将血玉凤凰放进了一台沙发的后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陈家富嘿嘿贼笑了两声,而后又轻手轻脚地退开,跑到厕所里面抽了根烟,稳了稳激动不已的心情。然后又钻进放杂物的房间里,从垃圾堆中翻找出一只大麻袋、一条结实的尼龙绳,还有一条碎布。

    做完之一切后,他又鬼鬼祟祟地来走到陈喜儿的房门外,将尼龙绳和麻袋放在门外。却把那条碎布偷偷藏在了背后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罪恶之地

    “喜儿,你在里面吗?”陈家富装模作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我在!”陈喜儿慌乱地回了一声,缓缓地把门给拉开,表情有些紧张地问道:“哥,你你怎么回来了?有事吗?”

    陈家富脸上作出关心的表情,说:“妹妹,昨天让你受委屈了,哥哥过来给你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没事,谢谢你。”陈喜儿心不在焉地说。

    陈家富在房间里打量几眼之后,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后:“妹妹,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喜儿心里一跳,马上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身的刹那间,陈家富突然将握在手中的布条抽出来,绷直拉紧之后,迅速地嘞在了她口鼻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陈喜儿立即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的挣扎幅度渐渐变小,终于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家富将她放倒在地上,然后迅速跑到门外,拿回了尼龙绳和麻袋。

    他先用绳子绑住陈喜儿的手脚,然后又将她装进麻袋中,并且在袋口处打了个活结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