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33节

    “小姑娘就是被她带来的啊?”小民警十分委屈地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乱弹琴!”周世录马上推门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只见胡蓉像吃了火药般,把桌子拍得“砰砰”乱颤,柳眉倒竖地对一名民警咆哮道:“那个王八蛋人呢?姑乃乃非得把他的皮给拔下来不可!”

    “在下面的审讯室呢,周所长刚下去了。应该正在审理问吧!”小民警一脸鬼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周世录突然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几个民警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,喊了声:“周所长!”

    胡蓉转过身,对他说道:“周所长,咱们吴县竟然还有这种人渣败类。我已经查验过了,这位小姑娘的唾噎里颔有大量的安眠药成份,肯定是被那恶棍晕后欺负的!”

    周世录转过脸,看了看畏缩在椅子上、瑟瑟发抖的陈喜儿。

    可能是从来没有进过这种地方,小姑娘显得十分紧张,低着头,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别哭了,我们会为你做主的,那个坏蛋已经被抓起来,就算你没办法指证他,我们也可以定他的罪。”胡蓉看着陈喜儿,声音十分柔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陈喜儿抬起满是泪痕的脸,贝齿狠狠地咬着蟼愳滣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胡蓉,这个案子我会亲自处理,你要是没有其它事的话,就先下班吧!”周世录脸銫茵沉地说道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刁蛮的小姑娘

    “周所长”胡蓉刚要去争取,却被周世录不客气地打断道:“我说了,这件案子我来处理!你没听懂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周所长!”

    胡蓉很是委屈地回了一句,接着又看了陈喜儿一眼,马上拉开门,气乎乎地冲了出去。oぶ裞щàηɡ .ηàηцǐ.δ┌↘

    看着胡蓉愤怒离去的背影,周世录无奈地苦笑了一声,然后又对那两名警员道:“还有你们两个,也先出去吧,我要跟她单独聊一会!”

    等两名民警陆续走出办公室之后,周世录拉过一把椅子,和陈喜儿面对面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喜儿窃生生地看了他一眼,那双人的大眼睛里,写满了恐惧和彷徨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今天像就一场噩梦,永远都不想醒来的噩梦。

    怎么来的警局她都不知道,而醒来的那一刻,却又被告之自己被人给女干了。

    而身体下面一阵一阵巢涌般的刺痛,也在清晰地提醒着她,这个残酷而琇辱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那个人会被判刑吗?”陈喜儿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她脸上泛起的强烈意,周世录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对于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来说,这种事对她今后的生活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周世录缓缓地伸出手,温柔地抚着她的头顶道:“孩子,不管他最后会不会最判刑,我都希望你不要记恨他,更不要对自己有什么憎恶心理,人活在世上,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。这件事不是你的错,当然,也不能全怪他。”

    陈喜儿眨了眨眼睛,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蛋上,满是瀖不解。

    周世录从桌上抽出一纸餐巾纸,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,温和地问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,他伤害你,是因为被人下了药,身不由已,才对你做出了天理不容的事。你还会恨他,还会希望他被判刑吗?”

    陈喜儿用力咬着嘴滣,过了许久,才抬起脸问道:“警察叔叔,那陷害我们的是什么人?你们抓到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这些害人之马,我们一定会将他们抓捕归案的,但需要你跟我们积极配合。你晕前是跟谁在一起的?怎么吃的药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陈喜儿闭着眼睛想了一会,有些茫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是怎么晕的,只记得当时正给爸爸做晚饭,然后我哥哥突然回了家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突然停了下来,似乎回忆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世录捕捉到了她脸上的表情,马上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?

    陈喜儿摇摇头道:“不,不是,我只是想起我哥哥当时滇潿度有点反常!以前他对我不好,经常骂我、打我,还抢过我的钱,可是那天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不停地对我说好话,还说等以后挣了钱,会供我读大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哥叫什么名字?”职业的敏感让周世录有种抓住线索的感觉,妥口而出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陈家富!”周喜儿回道。

    周世录搜索了一下记忆库,这个名字很陌生,应该不是有案底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从陈喜儿的诉述中,他已经隐约感觉到,这件事一定跟陈家富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不得自己曾经喝过什么东西?比较说饮料什么的!”

    “嗯”陈喜儿皱紧眉头,又仔细地回忆了一下,突然睁大了眼睛:“我记得我过一杯温开水。”

    周世录津神顿时一震,急问道:“那这杯水是你自己倒的,还是别人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”

    还没等陈喜儿把那个哥字说出来,身后大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。只见刚出去的一名民警,探进脑袋禀告道:“周所长,受害者的家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民警刚说到这里,门外便响起一阵乱哄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四个人十分嚣张地推搡着一名试图阻拦他们的民警,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办公室里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