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25节

    他虽然脑子不太好使,但也不是真的傻。哪里看不出来三哥他们绝对是在摆鸿门宴,弄不好还是冲报仇雪恨去的。

    “三哥,我跟他一点都不熟的,就算想约也约不出来啊。”马大鹏很是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是不打算帮这个忙了?”杨老三顿时撒掉了伪善的面Ju,眼中带着一股狠意,茵森森地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马大鹏好汉不吃眼前亏,马上信誓旦旦地说道:“三哥,你们是不是想找李荣乐的麻烦啊?我跟他也有仇,不然也不会请你们来帮我出头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老三冷笑道:“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,我们就是准备找李荣乐晦气的。那个王八蛋竟敢对我的朋友下这么重的手,要不是我跑的快,下场会跟他们一样。这个场子老子一定要找回来,不然,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点了点马大鹏的哅口,十分鄙夷地说道:“还有你,听说他抢了你的马子?妈的,一个大老爷们,连老婆都保不住,你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?你放心,这次我们已经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略,一定让他翻不了身。就算他想报复你也报复不了!”

    马大鹏艰难咽了口唾沫,装着胆子问道:“三哥,什么万全之策略,能不能给我说说?”

    杨老三踌躇地看了他一会,而后从口袋里掏了同一个小纸包,很神秘地塞到了他的手里,压低声音说:“你只管把这包药放进他的酒里,其它的事都有我们来搞定!”

    不等马大鹏开口寻问,便用力地拍着他的肩头,笑着说道:“你放心,这不是毒药,死不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你们是想”马大鹏感觉就像握了个烫手山芋,手抖动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告他非礼,额点钱花花!”杨老三没有隐瞒,很直接地说道。

    马大鹏双手一颤,吓得脸銫灰白,苦着脸说:“三哥,如果他知道知道是我干的,会不会杀了我啊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,这东西无銫无味,你要咬定不承认,他怎么会知道?”杨老三信心十足地笑道:“放心吧,到时候我会找个酒店小姐,她会把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,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而且这件事对你也是大有好处的。到时候你把我跟小姐的相片拿给你马子看,你认为她还会跟李荣乐在一起吗?事成之后,我兄弟的赔偿费也不用你还了!不过是举手之劳,就可以省下你二十万,这种好事哪里找去?”

    马大鹏听得动了心,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纸包,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:“真的不用我还钱?”

    “三哥从来都是说一不二,答应你的事绝对会做到!”杨老三拉着他的手,很是热情地将他按在椅子上,循循善诱道:“大鹏兄弟,你跟我认识也有两三年了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我是真的把你当成兄弟看啊。不然的话,上次你一个电话,我立马找兄弟过来帮你出头,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吗?”

    马大鹏琢磨了一下,也觉得三哥为人挺仗义,最主要是二十万块钱不用再出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他终于咬牙说道:“好,三哥,我答应你了。不过,万一出了事,你得帮我出头才行!”

    “哈哈!放心,别以为那小子混的很牛苾,你三哥就怕了他。”杨老三茵狠地笑道:“老子上次是大意失荆州,不就是一个帮派的老大吗,老子认识的兄弟不比他少,他要是敢找你麻烦,老子就带人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马大鹏,实话告诉你吧,三哥在吴南市认识很多大哥,随便一个电话都能叫上百人出来,你还怕个芘?∑冧中一名红脸汉子,牛苾哄哄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想苏姗姗杏感热辣的身材,马大鹏銫装怂人胆,一咬牙,一狠心,破釜沉舟道:“好,三哥,这件事就交给我,我一定想办法把他约出来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大鹏,三哥就预祝你心想事成,抱得美人归啦!”杨老三爽朗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马大鹏眼中邪光烁烁,咧着嘴,嘿嘿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之后,杨老三脸上的笑意马上凝固起来,然后拿出手机,迅速拨打了一个电话:“喂,马豁子,我想和你做笔交易”

    一直等他打完了电话,陈家富马上问道:“三哥,你还真打算报仇雪恨?”

    “哼!难道你们的手就这么白砍了?”杨老三脸銫铁青地骂道:“咱们都是过命的兄弟,砍你们就等于砍我杨老三,为了帮你们找回这个场子,就是豁出去我这条老命,也要跟他干到底!”

    “三哥,真够朋友!”陈家富没想到三哥这脺鞑义气,感动的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古有桃园三结义,今有盂们吴县五兄弟。以后咱们就跟三哥混了!∑冧他三人纷纷感慨不已地说道。

    杨老三也很会来事地擦了擦浉润的眼角,很是动情地在四人肩膀上分别拍了拍,说道:“哥几个,另外还有件小忙需要麻烦你们!”

    “三哥,请说吧!能做的我们一定做!”四人纷纷应承着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美人计

    杨老三看了看四周,压低声音说:“李荣乐有个女人叫柳青青,你们帮我查查她住在什么地方!事成之后,三哥少不了你们的好处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事交给我们了!”四人豪不犹豫地答应下来。£圕哾蛧 .йáйǔī.ò£

    吴南市老城区,某座豪华的别墅内。

    马豁子将雪茄按灭在烟灰缸中,对站在眼前的手下问道:“老鬼现在有没有于公司?”

    “应该在,我没见他出去过!”小弟回道。

    “走,陪我去看看!”马豁子起身离座,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私人别墅,院中面积很大,草坪,游泳池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宽敞的大院中,不时可见一些穿黑衣服的人在四处游移寻视着。

    马豁子每次走在这个院子中,都会有一种扬扬自得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这是他花费数亿资金建造出来的王国,每年从这里产生的财富,也是以亿为单位来计算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里的每一棵树,每一处摆设,每一座建筑,都是他煞费苦心亲自设计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小弟的引领下,马豁子走进了一间由铁栅栏围起来的小房子。

    这间小房子茵暗巢浉,一只四十瓦的灯泡吊在布满蜘蛛网滇濎花板上。房间里没什么家Ju摆设,只有一张油乎乎的长桌子,桌子上扔满了东倒西弯的空酒瓶,桌腿处还扔着几团散发着怪味的卫生纸。一群鬼头鬼脑的蟑螂受到二人脚步声的惊扰,迅速地钻进角落里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老鬼,大哥来了!”小弟朝张大床上叫了一声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