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20节

    “胡说,乐哥哥那么厉害,那些小流氓怎么会是他的对手?”洪菲菲自信满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小流氓吗?”史静雅眼露恐惧,心有余悸道:“那天他们全都拿着刀,看起来好凶,乐哥哥再厉害也是一个人,我怕他已经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乌鸦嘴!”洪菲菲气乎乎地打断她,眼圈突然红了起来:“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啊,我家乐哥哥要是死了,也是被你咒死的!”

    唐雨琪吓得吐了吐舌头,不敢再哼声了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学校门外,唐雨琪对洪菲菲说了声拜拜,正要往家里走,谁知一转身,却看到一个披肩长发的人站在路边。

    “大兴哥!”唐雨琪马上甜甜地喊道。

    此时大兴正站在学校对面的一家店面外,和一个胖老板在聊着天。听到唐雨琪的喊声,他转过脸朝二女笑了笑。而后又那胖人说了几句,便扔掉手中的烟头,笑呵呵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兴哥,你怎么过来了?”洪菲菲跑过去,挽着他的胳膊,喜出望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兴哥哥,你好长时间没来学校看我洪菲菲了,我们可想你呐!”史静雅也不窃生,挽着他另一条胳膊,很是亲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浪蹄子,怎么对谁都放电?”洪菲菲有些鄙夷地看着她道:“和乐哥哥在一起的时候,你也是这么说的,像你这种女人,就是水杏扬花,一点原则杏都没有。看见帅哥就走不动道儿。”

    “大兴哥和乐哥哥一样,都是我心目中的偶像,我这么说也没错啊?”史静雅粉脸通红地辩驳道:“再说了,你天天在我们面前念叨,说乐哥哥是你一个人的,谁碰你跟谁急。我也是很讲义气的好不啦?你喜欢的人,我哪里敢打他的主意哦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毛丫头,小小年纪,就开始争风吃醋了?”大兴哈哈大笑一阵,然后看着洪菲菲道:“二妹妹,这么说,你是喜欢上荣乐兄弟了?”

    洪菲菲脸一红,琇嗔道:“她是开玩笑的。那个臭流氓,我看着就讨厌,恨不得在他脑袋爆个酒瓶子,我怎么会看上他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朝史静雅瞪了瞪眼睛,那副表情仿佛在威胁她:“你再敢乱说话,小心我撒烂你的嘴。

    史静雅对洪菲菲还真有点惧怕,马上吐了吐舌头,不敢再吱声了。

    “大兴哥哥,我要回家了,拜拜!”

    大兴看着远去的史静雅,笑呵呵地说道:“二妹妹,你这个同学挺可爱的!”

    “她可爱?哼哼!”洪菲菲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道:“她就是一个小妖津,外表装得清清纯纯,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。就是啊,就是做给人看的。要不是我看得紧,乐哥哥早就被她给勾搭跑了。”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战斗升级

    大兴笑了笑,然后又表情严肃地对她道:“二妹,你也别嫌我啰嗦,浩哥走的早,我们都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,希望你能考上好大学,完成浩哥临死前的遗愿,至于谈恋爱嘛咳咳,还是等你考上大学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这些人真是虚伪!”洪菲菲嘟着小嘴,老大不高兴地道:“在我这么大的时候,你簢哥估计都交好几个女朋友了吧,现在却反过罍魈训我,说我年纪小,你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子啊?我都十六岁了,已经有判断力了好不好!”

    大兴被她反驳得老脸通红,竟然有些哑口无言了,最后尴尬地说道:“好吧好吧,我说不过你,走,跟大兴哥回家,我让嫂子给你下火锅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洪菲菲马上高兴起来,挽着他的胳膊嘻笑道:“还是大兴哥最疼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不疼你谁疼你”

    二人说笑着朝家的方向走去,可是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,大兴的目光突然变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临出门时,那两扇大门是被他虚掩关好的,中间还用铁链子栓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中间滇濟链已经被解开了,分明是有人潜入了他的家里。

    鉴于他的江湖地位,附近的小偷和毛贼们,根本不敢来打他的主意,那到底是谁打开了自己家的门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先他一步走入院中的洪菲菲,突然捂住嘴,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大兴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只见自己豢养的那头藏獒,此时竟然躺在一片血污中。只剩下肥壮健壮的狗身,脑袋却不知道被谁给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洪菲菲对打架斗殴的场面并不陌生,心理素质也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坚强的多,尖叫过后,便很快恢复了情绪。她伸手一指对面的轿车,声音颤抖道:“大兴哥,快看,是黑豆的脑袋!”

    大兴转身一看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头藏獒被割掉的脑袋,此时正端端正正地摆在车顶上。

    它的舌头伸出嘴外,还在不断往下面淌着粘稠的血水。那呲牙瞪眼的狰狞模样,看着很是慎人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大兴愤怒地大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头藏獒是他最心爱的宠物,竟然被人割掉了脑袋,这简直等于在剜他的肉。

    可是在愤怒过后,他又迅速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兴哥!”就在这时,洪菲菲突然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听到叫声,大兴本能地回过头,就看到自己的院子里,突然窜出来五名提着尖刀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而大门外,也有五个人正凶神恶煞地跑来。

    “麻的!”

    大兴心里暗骂一声,知道对方今天是有备面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对面五人冲到门口,他便迅速地合上两扇大门,并用铁链子缠好扣上了大锁。

    “旷荡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