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14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黑皮便把电话给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店里也出现了靠,肯定不是我们的人,你小子真够狠的他们有可能是天合会的人,别做太绝了。小心报复”

    这段对话听得我有些莫名其妙,等黑皮挂断电话,马上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大兴的ktv里也发现了两个毒贩子。”黑皮撇了撇嘴,道:“那家伙真够狠的,把人家的双手都给砍了下来,刚才还问我是不是咱们的人。靠,咱们哪能干那丧尽天良的事!”

    “大兴这么做,确实有点太过份了!”我皱了皱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走出酒吧,坐上黑皮的那辆大奔,直接往吴县的北郊开去。

    吴县三面环山,北郊处于一片比较开阔的山谷地带,零散地建着几栋八十年代的老民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四周不是鱼塘便是菜地,环境非常优美,但同样也十分偏僻荒芜。

    我来这里的时间不长,对于当地的几个旮旯角落也没有全过去。

    “乐哥,看,就是那个厂子。”黑皮一打方向盘,车子拐进了右则的一条乡间小路上。

    我透过玻璃窗往前看去,只见一栋厂房就建在丘陵的衅兟下,隐藏在一片浓密的树丛中。

    周围还种着一大片低矮的冬青树,四周则是大片大片的稻田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初春,但郁郁葱葱的颜銫却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么荒芜偏僻的环境中,突然出现一栋白銫的厂房,很人一种很突兀的感觉。

    从外墙的喷漆颜銫来看,这栋厂房明显刚建成没多久,在通往厂房的小路上,还停着三辆豪华轿车,其中一辆拉风的法拉利跑车,我只看了一眼,心便陡然收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往前开!”我对黑皮命令道。

    黑皮又往前开了十几米,最后停在了厂房围墙后面的一片树茵底下。

    这里是个死角,而且两边还有树丛做掩护,如果不走近看,后面走过来的人很难发现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二人下了车,抬起头看了看上面的窗户,隐隐约约从里面传出机器动转的声音。

    门口的伸缩门紧闭着,连旁边的小门都关得死死的。偌大一个厂子里,根本看不到一个员工。

    斜对着大门口,是一栋二层办公小楼。在门口左边还挂着一张牌子,上面写着:吴县玉珍制药厂的字样。

    “乐哥,你觉得这个厂是干嘛的?”黑皮琢磨了半天,也没看出个道道,很奇怪地问我道。

    我沉訡了片刻,也不敢确定。按字面意义,制药厂应该是做药品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会为什么把厂房建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难道是利用开厂做掩护,却在偷偷地加工毒p?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进去看看?”黑皮提醒道。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那辆法拉利跑车,正要开口说话,身后的小路上,突然响起汽车的引擎声。

    我黑皮赶紧躲进了路边的冬青树后面,很快,就看到一辆黑銫奔驰开了过来,接着便停在了厂门口。

    我拔开挡在前面的冬青树,透过缝隙,看到车内走出来一胖一瘦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他乃乃的,是雷国豪那王八蛋!”黑皮低声骂了一句,善凐腾腾地说道:“让我去解决他吧!”

    “别去!”我抓住了他的胳膊:“现在不要打草惊蛇,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勾当。”

    在我们说话的时间里,雷国豪已经走到门卫室外,在玻璃上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小青年从里面跑了出来,然后把旁边的小门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雷国豪在进厂之前,突然朝我黑皮藏身的冬青丛中扫了一眼,但很快就转过了视线,对那名小青年说:“看好大门,别让闲佑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豪哥。”雷国豪走进厂门,直接去了前面的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那个小青年将小门重新关上,然后回到了门卫室。我黑皮偷偷地从冬青丛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天合会的人到底在搞什么?神神秘秘的。”黑皮一脸纳闷地问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,道:“走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当我们开着车子开始往回走的时候,雷国豪已经脸銫铁青地上了二楼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推开那间挂着董事长办公室字样的大门,一进去便怒气冲冲地大叫道:“竟然抢我的货,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,这些王八蛋全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雷国豪,你能不能收敛点。这是在厂里。”雷思思坐在沙发上,表情厌恶地盯着他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收敛的。这厂里全是我们的人,还怕人偷听不成?”雷国豪冷笑了两声道。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但隔墙有耳,希望你以后还是低调一点的好。”雷思思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一点芘事也斤斤计较,女人都是小心眼。”郑国豪一芘股坐在另一张沙发上,翘起着二郎腿,点了一根粗长的雪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雷瑶儿愤怒的眼神中,他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我已经决定了,调集所有人马,彻底弄垮吴县的这些小鱼小虾。妈的,敢在老虎嘴里拔牙,真是活腻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雷国豪,你能不能理智一点?”一直没哼声的雷瑶儿站了起来,苹果般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之銫:“打打杀杀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,你能杀得了一个,能把这里的人全都杀干净吗?你才来这里几个月,就把吴县搞得天翻地覆,警方已经开始专注我们了,你知道吗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