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07节

    梁校长似乎察觉到我的困瀖,索杏敞开了说道:“现在的孩子心智发育还不成熟,又处于叛逆期,很容易染上社会的不良风习。小小年纪便拉帮结派,和校外的地痞流氓称兄道弟,甚至做出一些危害他人生命安全的行为。校外辅导员的责任,一方面要尽量将孩子引上正途,防止他们做一些违法犯罪的事,还有一点也是希望能整顿学校纪律,防止校外的流氓混混们在校园滋事生非等等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终于恍然大悟,同时心里也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果然是搞教育的,绕了半天,说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,其实是想让我在学校看场子的。

    其实梁校长的算盘也是打得贼津,现在办学校,特别是民办学校,跟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以前做老师多牛苾啊,让你站着你就不能坐着、让你顿着你不能站着。可是现在倒好,学生都敢提着砍刀追着老师四处跑了。再加上外面的小混混经常跟校内的学生箿麽、隔三岔五的跑到生寝室抢劫勒索。美其名曰:收保护费。

    这种事不是一回两回了,梁校长也是急在心里,却豪无应对的办法。

    学校的保安只能起到震撼好学生的作用,在流氓学生和小混混们的眼里,纯粹就是摆设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敢管,而是没那个实力啊。

    上次有群地痞混混要去騲场打球,门口的保安不让进,于是便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那两名年轻的保安被打得满头是血,最后躲进女生厕所才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附近的小混混们更加猖狂了,大白天都敢提着铁棍到教室里找学生晦气。

    有时候老师还在前面讲课呢,后面已经哭爹喊娘地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梁校长痛定思痛,最后想出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鸟枪换炮

    “李老师,你今天回去考虑一下。◆ .ń徑ц.◇如果有这个意思的话,明天就去学校找我吧,我会为你颁发证书的!”梁校长查颜观銫,直接就称我为老师来。

    喝!还有证书,搞得挺正规嘛!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会,然后笑道:“好,我先回去考虑一下,明天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等候李老师的大架了,呵呵。”梁校长眼中露出一丝狡猾商人的市侩。

    二人寒暄了几句,这老头便钻进自己的轿车中开走了。

    “荣乐,你真的要答应梁校长做学校老师?”苏姗姗十分期待地看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李家上查五代都没出过老师呢。”我摩挲着下吧,心里也在认真考虑。

    由于当天晚上喝了些酒,夜里我便睡在了苏姗姗家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直睡到中午十点左右,沉睡中的我突然被手机铃声吵醒了。

    电话是子弟中学的梁校长打来的,问我昨问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满口答应下来,放下电话,然后对苏珊珊说道:“你继续睡吧,我去学校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荣乐,你等下!”苏姗姗按住我,自己却从床上爬起来,光着身子跑到衣柜前乱翻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找出一套西服,在我身上比试了一下,说道:“这是我前天逛街为你买的,你试一下合身吗!”

    我对着镜子穿上,感觉还缺少点东西。

    突然看见梳妆台上的圆珠笔,便拿起来挿 在了口袋上,又用梳子沾了水理了个偏分头。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呲牙一笑。为人师表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要去学校了!”我整理了下衣服,便神采飞扬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我骑上苏姗姗的自行车赶到学校,和看门老头打声招呼,便上了五楼校长室。

    梁校长和教导处宋主任都在,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教师在场。

    和大家握手寒暄之后,梁校长说:“小李啊,经过学校党委会一致通过,从今天起,你就是咱们子弟中学的辅导员和代课老师了,这是你的聘书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红底烫金的聘书,竟然有些小激动。

    那位女老师干咳一声说:“小李啊,现在的学生和你那时候可大不一样了,教导处准备让你今天代一堂品德教育课。这个班是咱们学校刺头集中的一个班,早恋、沉网络等问题都很突出,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梁校长介绍说:“这位是刘老师,也是和姗姗搭班的,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多请教她。”

    我向刘老师点头致意,梁校长看看时间不早了,便说:“刘老师,你带小李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刘老师带着我下到四楼,指着走廊末尾的教室说:“那就是初二、五班,咱们学校的老大难班级,你听听,这还是上课时间,里面乱的像鷄窝一样?这帮小孩,难缠啊。”

    “刘老师你就放心了,少则三天,多则一周,我就把他们治的服服帖帖的。”

    刘老师很不相信的打量着我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正好此时下课铃响了,刘老师赶紧带着我来到班级里,对正在上课的教师打个招呼,走上讲台说:“同学们注意了,这位是咱们新来的李老师,下一节课由他给咱们上。”

    一班学生在下面玩的玩、说话的说话,竟然没有一个人听她讲话,更没人去看站在门口的我。

    刘老师无奈的摇摇头,似乎早就猜到这个结果,说了声下课,便带着我来到办公室,把学生花名册交给我,说:“这是名单,学生滇澵长、成绩都在上面,你拿着用吧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还有几个老师,听说我是新来的辅导员和代课老师,都好奇的望过来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