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93节

    “练武的人都知道任督二脉是人体元气上下运行的通道,却很少人知道,中脉却比这两脉更为重要。中脉一通,才能修习一些奇门异术,也就是世人所谓的异能。”

    李仙机看着我反问了一句:“刚才在见到我师叔的时候,你是否已经察觉到他与普通不太一样?”

    不等我回答,她便自己解释道:“他的身上已经开始产生异香,而且还有白光萦绕,这就是他的中脉已通、体质与普通人不太一样的标记,想要修出中脉,有两种办法,一种是文修,一种是武修。”

    李幼鱼快嘴快舌地问道:“师姐,你就别卖关子了,什脺餍文修,什么又叫武修?”

    “文修就是先打通任督二脉,通过常年不间断的呼吸吐呐,盗取天地之机,在气海之中修出先天之气,再利用意念的力量,借着这股气打通中脉。当然,这个过程需要常年累月的修行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。一些气功大师,穷其一生的时间,也仅仅能修出气感而已。可想而知,想要打通中脉是多么困难。”李仙机看了看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气功的修炼,需要几十年的时间用来打坐吐纳,而且还要心如止水,像苦行僧一样,这对刚满二十岁的我来说,实在很难办到。

    “武修,顾名思义,就是一种比较猛烈的方法,也是修练中脉的捷径。通过聚灵法,可以在很段的时间内,便能取得效果。”李仙机看着我,却又很担忧地说:“但是这种办法有一定的凶险,稍有不甚,便有可能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我本极听说有捷径可走,倒是挺开心的。可是一听说这么练有可能要走火入魔,便马上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谁走火入魔过,但这些年铺天盖地的武侠电影中,那些情景已经泛滥成灾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要么就是练着练着练成了疯子,要么就是筋脉尽断,直接成了废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不懂武术的编剧们瞎编乱造的,但今天所见到的那中年男人,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如果运气不好,最后练成他那副鬼样,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看着我患得患失的模样,李仙机似乎知道我的担忧,反而开导道:“急于求成,对修行的人来说,本身就是大忌,所以我也不建议你走武修这条路。”

    李幼鱼一听,马上急道:“师叔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咱们,万一他再找上门来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om,网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

    “难不成,你想让他走火走魔吗?”李仙机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吵了。”我心乱如麻,中止了二女的拌嘴,然后又看着李仙机道:“文修到底是怎么修行法,你Ju体讲讲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天生天养的事物都有灵气。而文修,便是通过呼吸吐纳之术,盗取万物的津华为自己所用”李仙机指着阳台上的几盆花卉植物,说道:“就像这几盆花卉、还有外面种的树,甚至是水龙头中流出来的活水,都有灵气。食肉者强悍、食谷者聪颖、而食气者却可以长生。这在修行界有一个专业术语,叫做盗机。

    “天地之所以历劫不坏,便是会盗取万物之机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而人类做为天地三才,本身也有这种能力,只是普通人醉心于功名利禄,朦朦胧胧,根本不知道生命的真谛。恕不知,人在一呼一吸间,自己的本命元气已经被天地所盗。从而有生到衰老,甚至死亡,最后化为天地间一缕尘烟。”

    “而修行者则善于盗用万物,甚至天地之机,吐故呐新,充盈自己的身体,使元气不散。有些惊才绝艳之辈甚至可以长生不死。当然,这只是传说,真正成仙的人,我并没有见到过。当先天之气足够充沛,便可以用意念的力量,借这股气打通中脉”

    “那世间有没有真正打通中脉的高人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话一蛡愳,我又发现自己这个问题真是够愚蠢,因为她们的师叔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   李仙机想了想,十分认真地回道:“有很多。这在藏传高僧中,更是常见。因为中脉修练法,本身就是佛教的修行法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长叹一声,道:“虽然道教也有一整套修真体系,只是它们太过理想化,妄想追求什么长生之术,可是从古到今,又有几人能成功?他们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这些虚无缥缈的事件上,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打通中脉,做一个人上人来得实惠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一年前,李仙机说的这些话,一定会被我认作鬼力乱神的信玩意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修练了形意拳之后,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,已经发生质的变化。

    普通人以为住豪宅、开宝马、过上人上人的富裕生活,便是生命的终极追求。

    可是谁又能说清楚,我们能看得见、嫫得着的这个世界,到底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?

    “就算现在去修练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”看着我犹豫不定的模样,李仙机摇头叹息道:“我的师叔津通奇门遁甲之术,只要等他的身体一恢复,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推测出我们所在的方位,所以,必须尽快离开吴县,离这里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要不我们回到山里去吧?”李幼鱼十分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李仙机想也没想,便一口拒绝道:“我就是回了一次山,才被他发现行踪,从而一路追踪过来的,况且师傅已经去世了,我们还回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幼鱼吐了吐舌头,闭上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仙机又看了我一眼,见我情绪有些低落,有些欠意道:“李荣乐,对不起,因为我们到来,给你添了这么一件大麻烦,但是为了你的安全,我想,你还是跟我们一起离开吧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道:“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李幼鱼听到这里,马上雀跃起来:“李荣乐不走,我也不走,我就不信,凭咱们三个的实力,还打不过那个糟老头子?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李仙机瞪了她一眼,转而又看着我,很焦急地说:“李荣乐,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?就算咱们三个联手,也打不过师叔的。你不走,他迟早会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我冷哼了一声,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掏出手机,拨打了黑皮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我便善凐重重地吩咐道:“小黑,你以前不是想进一批喷子吗?我同意了,这件事马上去办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乐哥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冷笑了一声,愤然起身道:“武功再高,也怕砍刀,只要他敢来,老子就把他打成马蜂窝。”

    将烟头狠狠地按灭在烟灰缸里,我又拍了拍巴掌,对她们道:“你们也累了,赶紧去休息吧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多想无用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一指周冰燕的卧室,道:“这几天你们就住在那个房间里吧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