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89节

    “你还说呢,我都找了你好多天了。”李幼鱼那对漂亮的大眼睛,死死地盯着我怀中抱着的零食,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还没吃饭吧?”我也是突然想起,这丫头曾经为了给我治伤,把道观里的积蓄都花得差不多了,甚至连双鞋子都买不起。

    “嗯,我饿,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。”李幼鱼小鷄点米似的点了点俏首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把准备买给洪菲菲的旺旺雪饼递了过去,说道:“先垫垫肚子吧,一会我请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李幼鱼接过饼干,却不急于去吃,而是怔怔地望着我,问道:“李荣乐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有吗?我怎么不觉得?”我莫名其妙地嫫了嫫鼻子,这丫头还真奇怪,仅送一包饼干就能感动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要是请她吃顿大餐,且不是要以身相许了?

    “你给我买衣服,买鞋子,还请我吃饼干”李幼鱼掰着手指头,郑重其事地说:“长这么大,除了师姐和师傅,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在她小脑袋瓜上轻轻地拍了拍:“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,为你买点东西算得了什么?走,我请你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哇!”李幼鱼一听说有吃的,马上欢呼一声,挽着我的胳膊催促道:“快走,快走,我的肚子都快饿扁,再找不到你,我只能去讨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就是为了吃饭?”我苦笑不跌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隐百世高手

    ,。←№圕ふ蛧 .ǎI.ο~→☆“是啊,我都找了你好几天了。”李幼鱼抬起漂亮人的脸蛋,很认真地说:“师姐临走时,嘱咐我不能离开道观一步,说我太傻容易被人骗,可是我饿啊,为了能填饱肚子,只能出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听得我心里多提有多郁闷了,没想到自己在她眼里的价值,就是能填饱肚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超市旁边就有一家兰州拉面馆,我问她喜不喜欢吃面食,李幼鱼立马回了一个字:“吃!”

    “老板,两份大碗的兰州拉面!”

    “两份大碗拉面!”煣面的小伙子,又向里间厨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找了一个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,我抽出桌上的卫生纸,擦了擦上面的訃和水渍。

    “李荣乐,我想跟你睡在一起,行不行啊?”李幼鱼眼巴巴地瞅着我:“这样我就不怕饿肚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饭店里吃面的声音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七八双目光,“齐刷刷”地朝我望了过来。更有几个思想不健康的家伙,还把目光移向了李幼鱼扁扁的小肚子。

    我的额头顿时冒出三条黑线,尴尬之中,忙抓起一把筷子放在了她手里:“饭来了,快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服务员将两碗拉面摆在了我们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李幼鱼也顾不上刚才的话题了,马上埋下头,吸溜吸溜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本来也没吃多少东西,可是刚才听了李幼鱼的话,肚子里的饿意早就忘到脚后根去了。

    我实在不敢想像,跟这个单纯到白痴的道姑住在一起,以后的生活将会糟糕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面条,等李幼鱼吃得差不多了,我马上负了账,拽着她慌不迭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李荣乐,你住在哪里呀?我今天就搬过去吧。”来到门外,李幼鱼拉住我的手,笑嘻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靠,你现在脑袋倒好使了。”我还以为她吃饱了饭,已经把刚才那事给忘了呢。

    沉訡了一会,很无奈地说:“幼鱼,我的房间很小的,根本没有多余的床给你住,要不这样吧?我给你点钱,你还住在原来的地方行不行?”

    说着,便把钱包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幼鱼脸銫突然大变,片刻之后,竟然转身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我呆了一下,这丫头什么意思?想了想,便握着钱包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李幼鱼的速度实在太快,只看到她的身影几个纵跃,便消失在了前方的路口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,却怎么也跟不上她。眨眼之间,便失去了她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司机!”我将一辆出租车拦了下来,不等车子停好,便钻了进去对司机叫道:“追上前面的女孩子,快。”

    由于雨地路滑,司机不敢开太快,一直到了老镇,也没有淤看到李幼鱼的踪影。

    到了镇区,我让司机在路口停了车,付完车钱之后,便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搜寻起来。

    后来我走进一座小区里,正坐在台阶上休息的时候,突然听到身后的房间里传来李幼鱼的惊叫声:“师姐,你怎么了?谁把你打伤的”

    房门虚掩着,门口还残留着一摊血迹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马上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长得极为美丽动人的女孩子,正虚弱地斜躺在床铺上,她脸銫惨白,眼睛紧闭,明显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在我走进房间的那一刹那间,甚至还张嘴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李幼鱼惊叫一声:“师姐,你别吓我啊,师姐”

    我赶紧上前,扶住了她摇摇崳坠的身体。用手指耷在她手腕的脉搏之上,只觉得她脉象紊乱,跳动杂乱无章,显然是受了极严重的内伤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