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87节

    “你,你”老头指着他的鼻子,气得嘴滣都哆嗦了:滚!”

    陈家富被他愤怒的表情吓得后退了一步,心里暗暗一琢磨,以老头的倔脾气,想让他回心转意显然是行不通了。然后瞅了瞅自己的母亲,突然计上心头,拉住她的手,把她拽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看了看四周没闲人,急忙说道:“妈,你不会真的把传家宝留给陈喜儿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同意呢?可是,唉”妇人叹了口气,说:“你爸的脾气你也知道,认准一件事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,而且我又不知道他把那东西藏在哪里了,否则,我一定会偷出来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不能想想办法?”陈家富抓耳挠腮地说:“你也看出来了,我爸怕是病糊涂了,估计没几天活头了,要是他真的把传家宝留给陈喜儿,咱娘儿两下半辈子切不是要喝西北风吗?”

    一听说老伴快不行了,妇人的的眼泪“刷”的就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母亲哭哭啼啼的模样,陈家富更加不耐烦地说:“哭什么哭,哭能解决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你爸才五十岁啊,难道就这么去了?你叫我以后怎么生活啊,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”妇人捶哅顿足,泣不成声地唉声叹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怕啥,不是还有我呢嘛?只要你把传家宝偷出来,咱们把钱一卖,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。”陈家富循循善诱道。

    妇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一咬牙说:“那行,我想想办法吧,家就那么大,我就不信他能藏到天上去。以前我事事都依着他,谁知道临老了,他却胳膊肘往外拐,这口气我也是咽不下去呀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要尽快下手啊,否则老头要是偷偷给了陈喜儿,咱们哭都来不及了。”陈家富打断了母亲的叨唠,急急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心里有数。”妇人沉思了片刻,又对他道:“小富啊,你也老大不小了,能不能长个心眼啊?你爸都病成这个样子了,你怎么还惹他生气呢?难道你一点都不关心你爸的病情吗?”

    陈家富皱起眉头,正想打断她。妇人又说道:“别看你妹妹年纪小,老实说,她真的比你懂事多了。为了给爸治病,连学都不上了,而且还去卖血,卖了一千块钱呢。你怎么就不能向你妹妹学着点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家富一听到钱,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,急忙问道:“你说她卖血卖了一千块钱?哪呢?”

    “你爸不打算做手术了,所以那些钱就没要,准备让你妹妹交学费呢。”妇人没有察觉到儿子脸上滇澃婪表情,仍然絮叨絮叨地说:“回家养着也好,这癌症就是一个无底洞,再多的钱投进去也是打了水漂,还不一定能瞅的好。能活几年是几年吧,唉”

    “妈,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陈家富不等母亲说完,便朝坐在对面长凳上的矮子使了下眼銫,二人急丛丛地朝楼梯口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文 第二百章零四章 流氓学生

    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处,就看到陈喜儿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杯热水走了上来。◆ .ń徑ц.◇

    陈家富像看到财神爷一样,马上嘻皮笑脸地迎了上去:“妹妹,我来,我来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哥”

    陈家富不由分说,便把陈喜儿手中的水杯抢了过来,顺势递给了身后的矮子,拉着她的手说:“妹妹,哥问你点事,来,到这边聊聊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她拉到了比较偏僻的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哥,什么事啊?”陈喜儿紧张不安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喜儿,听说你挣了一千块钱?能不能先借给哥哥。”陈家富把她堵在墙角处,一脸讨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,这可是给爸治病的钱,我不能给你。”陈喜儿愤怒地推开他,转身要走,却被陈家富粗鲁地拉了回来,把她挤在墙角,说道:“少他麻的骗我,爸已经不打算再开刀了,还留着钱干嘛?快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直接把手伸进妹妹衣服的几个口袋里,胡乱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,你太不要脸了。”陈喜儿死死地捂着裤子后面的口袋,害怕地大叫道:“这可是我卖血换来的钱,我是不会让你拿去赌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卖血的钱?哈哈,你骗谁呢。”陈家富摆出一副无赖流氓的模样,说道:“这种鬼话骗骗老头子还行,我看你卖血是假,卖身是真吧?不愧是我的妹妹,连这种招术都想的出来,以前还真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你真无耻。”陈喜儿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装了。”

    陈家富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道:“别忘了你哥我是干嘛的,你早就不是处了,对吧?放心,你哥我不像老头子那么死脑筋,只要你把钱给我,我是不会揭发你的。而且,我还能给你介绍几个有钱的客户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陈喜儿愤怒地尖叫了一声,根本想不到,会从哥哥嘴里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。

    陈家富顿时凶相毕露,一把掌抽在她的脸上:“去你麻的,给脸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将她的胳膊按在墙壁上,用身体死死地挤着她,右手则在她芘股后面的口袋里乱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拿我的钱,这是我的学费”

    陈喜儿剧烈地挣扎着,无奈身体被他死死地挤在墙壁上,根本无法动弹,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钱全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妹妹的身体还挺值钱啊,以前怎么没想到呢?你还上个芘学呀,以后就干这一行得了。你哥负责给你联系客户,保证让你赚得盆满钵满,哈哈!”陈家富粗鲁地将她推倒在地,拿着钱得意扬扬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,混蛋”陈喜儿爬在地上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叮铃铃,下课铃声在子弟中学的上空响起。

    十几间教室陆续打开,清冷的校园顿时成了一片快乐的海洋。

    苏姗姗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也结束了,但由于晚上还要带晚自习,从教室走出来后,她没有立即回校外租的公寓,而是夹着教课书,准备去学校的教师寝室楼做晚餐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