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78节

    我也只是客气一下,听到这里只能做罢。

    黑皮退回来,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我亲自给周世录倒了杯茶,双手捧着,恭敬地送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世录微微欠身,将杯子接了过来之后,看着我笑道:“荣乐兄弟,看你今天喝的不少啊?”

    “唉!”我嫫了嫫红通通的脸颊,有些无奈地说:“身在江湖真是身不由已,朋友们这么热情,就算再不能喝,也只能咬牙上啊,不然的话,他们会觉得你看不起他在周队长面前,我也没什么觉得Yi_168"人的。其实,每次喝完之后,我都要吐半天,那种滋味”

    我双手一摊,十分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。”周世录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:“虽然说身不由已,可身体是自己的,还是尽量克制一些好,现在你们年轻,不知道保养身体,等年纪大了,想保养也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换了个较舒服的姿势,惬意地躺进沙发里,拿出一副簢拉家堂的架势道:“你看看我吧,就是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。年轻时候尼濎不喝个半斤八量的?可是现在呢。唉!”

    他伸手捶了锤胃部,表情苦闷地说:“一天到晚胃疼,吃多了就吐,那个难受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去医院看看呢?”我往前倾了倾身子,眼睛里流露出关切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跑了不知道多少家医院了,中药西药也是都试过,没用!”周世录叹了口气道:“医生也说没什么好办法,我也放弃了,慢慢调养吧,还能怎么办!”

    我沉訡了一会,突然一拍大腿道:“周队,你有没有试过用针灸治疗?”

    “针灸?我倒是知道,也听说它是包治百病,而且没有副作用怎么?你认识这方面的专家?”周世录十分感兴趣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种手艺一般都是祖传的。大城市里还真是很少见。”我笑了笑道:“不过我倒是认识一个针灸方面的大师,就住在苏城。听说还是个老字号,已经传承三百多年了。好像有门绝技,叫什么鬼门十三针什么的”

    “鬼门十三针?”

    周世录很吃惊地说道:“这真是绝技了,听说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疗效,不过听说已经失传好久了,难道你那个朋友还会这种绝技?”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抢地盘

    ,。棢 .nánūǐ.ǒ≈“听说当地的人有个大病小灾的,一般都不上医院,很多疑难杂症都是在他那里看好了。可是灵验的很呐。如果周队有意思的话,抽空我带你去试试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好好。只艂愵近忙于公务,是没这个时间了。”周世录喝了一口茶,显得又不那么着急了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也及时打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上次去苏城开中介的时候,我虽然留意到三村的那家陈氏针灸药铺,但当时并没怎么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前一段时间,才无意中从杨森嘴里得知,当时被我点了x`ue 的马达,就是在他那个店铺里解的x`ue 。

    当时听后,我还觉得挺吃惊,没想到三村竟然还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。

    要说这杨森也确实是个混社会的好手,最近一段时间,不知道怎么就跟牛栓子和马达那伙儿搞到一块去了,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,听说关系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。

    而且听牛栓子说,那个陈代夫迫切希望能见一见我。为这事儿,老人家已经往杨森的中介跑了七八次了。

    杨森迫于无奈,只好打电话征求一下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只是不置可否地应承下来,但心里却没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因为我实在想不出,一个老中医为什么会对我感兴趣。

    但杨森也不清楚,只是说这陈代夫一直在问我的联系方法,但杨森一直没给他,老头子还挺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唉,时间过的可真快,眨眼间就七八年了。”周世录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,眼望着窗外的夜景,感叹道:“你看前面这片小区,七八年前,还是大片大片的芦苇荡,当地的居民都是种田的泥腿子,一到收获季节,小河里都是荡来荡去的小船,当时谁能想像的到,吴县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?稻田变成了厂房、小河购填平成了马路,人们是越来越有钱了,生活也是越过越好了”

    在周世录絮絮叨叨的时候,我一直默默地倾听着,也不挿 嘴说话。

    而黑皮则微眯着眼睛,盯着桌上的茶壶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是说句心里话,我是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生活。”周世成眼神中透出一种神往和失落:“你们都想像不到以前的民风有多淳朴。用夜不闭户、路不拾遗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,可是你看现在这里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:“人工湖隔三差五就会捞出一Ju女尸、一到天黑,路上都没人敢上街。周一到周五在大街上晃悠的,十个有九个都是小混混,打群架更是家常便饭前几天有个臭小子在下班路上抢了一部手机,最后还把那个女娃子给祸害了,当时我都想一枪绷了他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赶紧上了一根烟,凑过去帮他点着火,开导道:“这种小混混在哪个城市都有,赶之不尽,杀之不绝。周哥还是看开点,气坏了身子不值当啊。”

    周世录深吸了一口烟,平和了一下情绪,又笑道:“荣乐兄弟说的,我尝不知道啊?但是你们不在其位不知道我们的难处啊。如果人人都像荣乐兄弟这么通明事理,我们肩膀上的担子也能轻松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又话风一转,盯着我笑问道:“对了,前段时间那次超市抢劫案,你们也听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我神銫不变,看了黑皮一眼,答道:“听说还是邢风带人干的?我当时在上班,实在不太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王八蛋干的!”黑皮义愤填膺道:“那货就是傻苾,竟然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,早该吃枪子了。”

    看我们二人一唱一合、分明想撇清自己的模样,周世录眯着睛睛,似乎非笑地说道:“邢风并不是被警察打死的,而是被一位道上的朋友抹了脖子,好像也是吴县道上一位好汉,只是那人是谁,到现在我们也没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我嫫了嫫鼻子,难以置信地说:“听说邢风是江南黑道第一高手,在国外一直从事雇佣兵的行当,谁那么有本事,能抹了他的脖子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得而知了。”周世录摇摇头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他死了就死了吧,但是这件事对吴县的治安影响太大,市民们现在连逛超市都不敢逛了,生怕再出现类似的情况。身为吴县的父母官,我竟然没有察觉到邢风的狼子野心,实在是愧对身上这身警服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笑着壁手道:“算了,过去的事就不提了,我希望今后不要再出现的事,否则,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,也要将他绳之以法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