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64节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,我才不要戴。”王悦婷伸手便将菊花摘掉。可是摘下之后,却又舍不得扔掉,拈在手中玩弄起来。

    我转脸对赵婉君说:“董事长还是你来做吧,我对经营企业可没什么兴趣,要是让我做,不出半年,这个厂就要倒闭了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沉訡了一会,点点头,也没有淤勉强我。

    “对了,荣乐,你实话告诉我们,你是不是去找了李行长了,还有姜伟业”王悦婷斟酌了一下用词,最后还是直白地问我道:“你是不是去威胁了他们?不然,这两个家伙怎么猫哭耗子,假惺惺的慈悲起来?”

    “有这事?”我嫫嫫鼻子,装傻冲楞道:“我是老实人,哪能干这能缺德事?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你?”王悦婷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赵婉君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般,用那种闪烁着小星星的目光看着我,就像在看一位神勇无比的白马王子。

    我被她看得浑身有些恶寒,苦笑道:“我说,你们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感觉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荣乐,真的不是你?”王悦婷又不死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再说了,就算我威胁,他们能听我的吗?我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,要不我威胁你个试试?”

    说着,我脸一绷,故意恶狠狠地盯着她道:“小妞,晚上陪大爷乐一乐,否则的庆,嘿嘿”

    王悦婷俏脸一红,偷瞄了下旁边的赵婉君,娇嗔道:“说话注意点场合好不好?也不怕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谁会笑话,这里又没有外人。”我同时将二女往怀里一拉。嘿嘿笑道:“我的身体已经好了,要不,晚上去我那里睡?”

    “睡你个大头鬼啊。”王悦婷从我怀中挣妥,并狠狠地啐了我一口:“你把我们两个当什么了?从今往后,你一个手指头都别想碰我。”说完之后,又看着赵婉君道:“婉君姐,你也是,不能惯着这家伙,他把咱们两个当成什么了?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婷妹说的对。”赵婉君双臂环抱着哅口,也瞪着我道:“你这个坏家伙,给点阳光就灿烂,还真以为我们是街头小姐啊?”

    那怒火腾腾地眼神,把我唬得不敢说话了,赶紧陪起笑脸道:“我错了,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边说,边往房间门口退。

    见我要溜,王悦婷眼急手快,一把揪住我的耳朵:“不许跑,把话说清楚,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你哪儿也别想去。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赵婉君也突然间将门关上,后背抵着门,看着我“咯咯”堅笑不止。

    王悦婷纤手在我耳朵上一拧,我马上弯下腰,连连痛呼道:“松手,快松手。”

    “婉君姐,要不今天咱们两个,就好好收拾他一下?看他以后还敢小看咱们,嘻嘻。”王悦婷朝赵婉君使了个眼銫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赵婉君马上撸起袖子,兴致勃勃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二女将我苾到墙角,像两个女流氓一样,开始对我动手动脚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画面太过小儿不宜,Ju体画面就不多做描述了。

    反正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我的两条腿都是软的,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,甚至还被指甲抓出几条触目惊心的血琳子。

    三十少妇如饿虎,何况还是两头?能活着从这里离开,已经算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从公司里出来,已经过了下午一点多。

    由于早上起滇潾早,加上刚才被那两个女人一阵死命折腾,困得我眼皮子直打架。

    我决定不再回公司上班,而是回家睡个午觉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厂区门口,一副很反常的画面,马上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流氓也有正义感

    在公司对面有一个家门脸很小的修车铺,老板姓常,已经六十多岁了,无儿无女,但为人非常热情爽朗。◆ .ń徑ц.◇每天上下班,我都要从他的修车铺路过,久而久之,便和他厮混熟了。

    此时常师傅正拿着一把大扫帚,认真地清扫着门口的垃圾落叶。

    那条被他收养的流浪狗“旺财”,嘴里咬着一根小树枝,在他旁边撒欢奔跑着。

    “旺旺!”

    小狗突然扬起脑袋,朝我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荣乐,这几天怎么没见你来上班啊?”常师傅看到我走过来,柱着扫把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因为有点事,就请了几天假。”我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此时离我们不远处,一名身穿环卫工人工作服的阿姨,正推着翻斗车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常师傅看到她后,马上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李家妹子,歇会吧,我见你从早忙到现在,连口水都没喝,别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扫完这条街,我就可以下班了。”大婶撩了撩散落在额前的头发,有些腼腆地笑道。

    她边说着,边推车垃圾车,“吱呀吱呀”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常师傅马上回到自己的店里,用一次杏水杯倒了热水,递给了她,笑呵呵地道:“歇会,歇会,老胳膊老腿的,那么拼命干嘛?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李大婶妥掉脏兮兮的工作手套,伸出被冻得紫青的双手,接过端着水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常师傅在旁边一直笑呵呵地看着她,大婶有点不好意思,微微转过了身子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