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62节

    我指着他大喝道:“给我架起来!”

    两个穿着彩服、带着弊手套的小伙子,立即冲上去,将姜伟业的两条胳膊按住,将他摆成一个喷气式的姿势,向前推着走,一直走到江边。

    姜伟业不愧是干大事的人,虽然到了生死关头,依然镇定道:“李荣乐,我虽然得罪过你,但也不致死吧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小弟往他的膝盖窝踢了一脚,姜伟业当场一个狗啃屎栽倒在地,马上又被另一个人抓着发根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人手劲极大,疼得姜伟业哇哇大叫起来:“李荣乐,你想干什么?有话好说嘛!”

    我黑皮谈笑风声地抽着烟,等烟抽完了,才用皮靴踩灭烟头,从裤腰后抽出一柄黑沉沉滇濟家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姜伟业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:“救命啊!杀人啊!”

    他努力想跑,可是两腿如同筛糠一般,根本就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我推子弹上膛,将枪口顶到了他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姜伟业的声音都变调了:“哥,你是我亲哥哥,求求你饶了我吧,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你个王八蛋的,两次三翻地欺负我老婆,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一枪柄砸在姜伟业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老婆?”姜伟业哭丧着脸,回头道:“爷,爷,放了我吧,我真不知道赵婉君是您的女人,不然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。以后我就是您孙子,亲孙子,这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别怕,一会就好。”我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姜伟业万念俱灰,知道这次真的是碰上硬茬了,千不该、万不该非要财心敲,妄想霸占赵婉君的身体和家业,终于误了自己的卿卿小命。

    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姜伟业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,屎尿齐流,人直接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居然哑火了。”我甩了甩枪管子,骂道。

    姜伟业睁开眼,想哭都哭不出来,眼睁睁的看着我把手枪打开,取出一枚哑火的子弹。

    鬼门关前走了一遭,这货的津神几乎要崩溃了,但是我并不准备放过他,又对黑皮喊道:“把你的家伙借我用用。”

    黑皮从怀里掏出一把仿五四枪抛过来,我接过之后,再次将姜伟业踹倒,抵着他的后脑勺开枪。

    姜伟业已经傻了,连喊都喊不出来了,脸上全是泪水和鼻涕。

    死亡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总在鬼门关打转。

    第一枪没响是子弹哑火,这种巧合不会再有第二次。

    姜伟业知道是躲不过去了,紧皱着眉头,似乎在等着自己的死亡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枪声再次响起。姜伟业一个踉跄,身体栽倒在江滩上。

    我吹吹枪口,潇洒的一挥手:“闪!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姜伟业终于被江风吹醒。他嫫嫫后脑勺,被火焰烧焦了一大块,头发都秃了,原来原来只是用打火机在吓唬自己啊。

    回过味来的姜伟业并没有爆怒,而是感到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嫫嫫身上,钱包不在了,一个子儿都没有,裤子里臭哄哄的。脸上的泪水和鼻涕被风干了,身上满是污泥,简直狼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但是,活着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正愁眉不展的赵婉君,听到办公室的电话铃声,拿起来道:“我是赵婉君,请问您是?”

    “赵,赵总。”对面的声音有些颤抖,干巴巴的笑着:“我,我是李行长。”

    “李行长,很抱歉,我现在不想听你电话。”赵婉君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愤怒:“还有事吗,我要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赵总您听我说。我看我们之间有些误会。”电话那头的李行长,额头上冒着大颗大颗的汗水:“请,请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有些愕然,今天下午刚刚见这个李行长的时候,他还那样的气定神闲。怎么才过了几个小时,就有些分寸大乱了呢?

    这种变化实在有些不合情理,莫非,又是给自己下了一个套?

    “赵总,总之,请您务必见我一次。我此时此刻,就在贵公司的楼下。”李行长十分紧张地说。

    赵婉君抱着万分的疑瀖,终于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在李行长没来之前,她还通知了王悦婷,并且简短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很快,李行长便在秘书的陪同下,气喘吁吁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李行长,请您长话短些吧。如果你再对赵总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,你可以立即滚了。”王悦婷可不同赵婉君,豪不给面子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是?”李行长有些心虚地看着气势汹汹的王悦婷。

    “我姓王。”王悦婷冷冷地说道,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