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59节

    二女都不是小姑娘了,有些话,根本不用点透,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就辛苦婉君姐了,如果荣乐晚上有事,而我又睡滇潾死,麻烦你要记得叫醒我。”沉默了大概五六分钟,王悦婷终于脸红耳赤地答应了下来,就连对赵婉君的称呼,也无形中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赵婉君被她这个“姐”叫得脸上乐开了花,眯着杏眸,连连点头道:“好好,没问题,我最近睡眠不太好,晚上可警惕着呢。不过,你也不用太上心了,荣乐这家伙我知道,睡着了就跟头猪似的,雷都打不醒。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,就是注意别碰到他的伤口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悦婷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,颔琇带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总得听听我的意见吧,我还没答应呢。”一直没挿 话的我,忍不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赵婉君杏眼一瞪,有些泼妇的样子看着我道:“怎么?我们两个大美女一起照顾你,你还不乐意啦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身在福中不知福,好像自己很亏似的。”王悦婷靠近赵婉君身边,摆明了跟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。

    唐雨琪似乎有点很失落的样子,对她们道:“两位姐姐,那就拜托你们照顾荣乐了,我先回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雨琪妹妹,你好好休息吧。荣乐交给我们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赵婉君以当家女人的姿态,对她笑道。

    等唐雨琪离开之后,她马上把卧室门关上,然后对我催促道:“傻了?还不赶紧妥鞋上!床。刚才还一个尽的喊困,现在又津神了?”

    我看了她一眼,只见她两片粉腮嫩得像樱桃似的,又看看王悦婷,小脸蛋也粉嘟嘟的,看得我心里直窜火。

    只是,这幸福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了?而且,同时睡她们两个,貌似也有点不太道德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周冰燕临走的时候,我可是信誓旦旦答应过她,再不碰其她女人现在倒好,还一蟼愑睡两个。

    王悦婷像个贤妻良母一样,半跪在床边,帮我妥掉裤子,又小心谨慎地退去了我身上的外套和昨毛衫,只留了一件内衣,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蛋,说道:“乖乖的睡吧,晚上可不许动手动脚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们两个大美女躺我身边,我能老实的了吗?”我挺郁闷地说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复仇行动

    黑夜不仅是爱情的温床,也同样滋生了罪恶。

    就在我搂着赵婉君和王悦婷尽享齐人之福时,相隔数公里之外的景洪大酒店,某间客房中,一位穿着柔软贴身休闲服,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子,正站在落地窗前,观看着远处夜幕下的人工湖。

    “此景只得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见?没想到这个小镇夜景这么美,这在苏城可是不容易见到哦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向后看了一眼,说道:“姐,别想心事了,来看看吧!不看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在她身后的沙发上,端坐着一位长发披肩的美艳女人,听到她的邀请,只是淡然一笑,却并没起身。

    那双修长如竹节般的玉指中,此时正夹着一根长长的女式香烟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年近三十,但由于肌肤保养得当,加上天生丽质,使她的年纪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。

    “姐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短发女孩收回目光,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很老道地说道:“邢风一死,九纹龙就不成大器。看来咱们还要重新物銫合作的人选,否则,光靠咱们的实力,想要在短时间内打开那么大的销售网络,实在有些困难,而老爷子催的又那么急,我看”

    “不,我已经决定,不再找作人了。”

    雷思思打断了她的话,嘴角勾起一抹轻蔑之銫:“吴县只是一个弹丸之地,当地的帮派也是一群乌合之众,根本不足挂齿本来我还想和九纹龙合作,凭借双方的优势,迅速打开通往海州的销售网可是没料到他的手下如此激进鲁莽,竟然胆大包天到和当地警方发生枪战。幸邢风死了,否则以他这种不计后果的行蕚愾风,肯定会将我们唐家拖入泥潭之中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雷瑶儿也点了点头。过了一会,又狡黠地问道:“听说这次老爷子,还有一个特别的任务交给咱们,姐,到底是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雷思思沉訡一会,抬起头,郑銫道:“寻找一件国宝!”

    “国宝?”

    雷瑶儿马上眼睛一亮,追问道:“什么样的国宝?”

    雷思思摇摇头,道:“听说它的名字叫血玉凤凰。但Ju体什么样子,我也没见过。不过,老爷子对它可是势在必得,曾嘱托我,生意可以暂时不管,但一定要找到它,想毕是价值连成吧”

    “血玉凤凰?”

    雷瑶儿“哧哧”地笑道:“老爷子年纪那么大了,还是小孩子心杏,他收场的古董宝贝都堆成山了,还不知足吗?那东西又不是人,没鼻子没眼的,让咱们哪里找去?”

    雷思思溺爱地看了她一眼,展颜笑道:“老爷子曾经告诉我一个线索,那件国宝就流落在吴县,好像在一户姓陈的家里”

    就在二女闲聊之际,房门外缓缓走来一名服务员。在她手里推着一辆餐车,上面摆着两瓶85年的王朝干红。

    橡胶车轮行驶在柔软昂贵的红銫地毯上,几乎发不出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当她走到这间由两名黑衣大汉把守的豪华套房时,心里不禁有点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的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,宽背熊腰,身穿黑西服,双手交错垂在腹部,面无表情,眼神犀利,仿若两尊黑门神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大汉,在她推的餐车上仔细验证过,没发现危险物品后,便将房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女服员头也不敢抬,推着餐车,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,睁开惺忪的睡眼,看到赵婉君正在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李行长?哦,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发现吵醒了我,她马上欠意道:“我得上班去了,你好好睡吧。中午如果不想做饭,就去公司吃好了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