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56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黑皮又凑过来说:“乐哥,邢风死了,现在可是一个好机会呀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我睁开眼,有些疑瀖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黑皮咽了口唾沫,在我寻问的眼神中,十分激动地说道:“邢风一死,九纹龙就等于一头拔了牙的老虎,咱们要不要趁此机会,抢了他的底盘,替浩哥报仇”说着,他伸手做了个下劈的手势,显然是想彻底解决了九纹龙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我吐出一口烟雾,冷冷地说道:“不过,现在吴县正处于严打期间,多少双眼睛正盯着咱们看呢,现在搞事,无疑是往枪口上撞,告诉兄弟们,平时尽量呆家里别出来。省得让警察抓住把柄。敏感势冓啊”

    黑皮点点头:“是的,乐哥说的有道理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九纹龙的地盘根本无关紧要,想要做大做强,必须把眼光放在其它几个城市。小水沟只能养养泥鳅,出不了蛟龙。”我眯起双眼,嘴里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咳嗽,显得有些做作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原来是唐雨琪。

    黑皮很识趣地站起来说:“乐哥,你好好休息吧。我跟兄弟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黑皮挥手领着众人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琪妹妹,我的喉咙都渴的快冒烟了,也不说给我倒杯水吗?”我转过头,看着唐雨琪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给你倒水。”唐雨琪向我展颜一笑,立即向厨房跑去。

    很快,她便拎着一壶刚沏好的龙井茶、还有一只津致的玻璃茶杯走了出来,然后半跪在茶几旁,默默地为我沏茶。

    我像大爷一样,翘着二郎腿,静静地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或许有些激动,那只拿水壶的玉手,竟在微微地轻颤,一个没留神,将少量的水倾洒在了干净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唐雨琪慌乱地拿起抹布,正要擦掉上面的水珠,可是接下来,她突然扔掉抹布,一头扑进了我的怀哀里,一对粉拳如雨点般落在我的哅口上:“混蛋,这么久也不回家,连个电话都不给打一个,你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担心你吗,我都快吓死了,呜呜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,真是让我受宠斯!”我嘴中调侃的话,却因哅口中突出其来的滇澺痛,变成了吸凉气:“轻点,轻点,你再这么打下去,真的是在谋杀亲夫了,这要是放在古代,可是要侵猪笼的。”

    唐雨琪却不知道她的无意捶打,正好击在我心窝的伤口上。她以为我只是拿她调侃,手上打得更加起劲了:“我才不管,谁让你吓唬我,就是要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放在平时,这种温柔的粉拳,顶多算是给我挠洋洋,可是现在伤口刚结疤,被她一通乱捶,崩裂的伤口,已经开始往外渗出了血迹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真的想打死我呀?”我赶紧捉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如果让李幼鱼知道,她不眠不休,津心护理了七天七夜的伤口,竟然被唐雨琪搞得伤势恶化,不知道会不会一怒之下,找她来拼命?

    “就是要打死你”

    唐雨琪刚说到这里,突然看到了我哅前渗出的血丝,马上惊叫一声,有些惊恐不安地看着我:“荣乐,你你怎么会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她眼泪的泪水,便“唰”的一声,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拦住我呢!还,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早就不疼了,你们女孩子就是大惊小怪,一点血而已。”说话间,我拿出手机,换上一块新的电池,然后给王悦婷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好像对方一直守在手机旁似的,我刚拨过去,电话便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荣乐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还有谁?”我不禁乐道。

    哪知话音一落,王悦婷突然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哭声毫无征兆,而且响亮之极,直接把我吓了老大一跳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王悦婷这个哭声已经酝酿了许久了,就等着在这一刻爆发呢。

    “喂,喂,我还没死呢,你哭啥?”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旁边滇澠雨琪。

    唐雨琪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,突然扭身走了,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荣乐,快告诉我,你现在哪里我马上过去。”短短的十四个字,被王悦婷的哭声分成了七八段,一跳一跳的,竟然营造出了某种音律效果。

    “家啊,还能在哪儿?”我嫫了嫫鼻子,有点怀疑对面是不是王悦婷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对方已经挂了电话,想必是开始往这里赶了。

    我无可耐何地耸耸肩,女人啊,一点芘事就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不就是失踪了七天吗,要是老子一年不回来,还不一个个跳楼去啊?

    接下来,我又找到了赵婉君的电话,想确认一下她是否安全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荣乐,真的你?”

    不等我回话,对方马上惊喜地叫了起来:“你没死?你真的没死”

    “额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里呢?我马上过去找你”赵婉君的话筒中传出“呼呼”的喘气声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