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41节

    天花板装吊灯的地方有许多小孔,通过这些空隙,可以看清下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此时在一个水池上面,爬着一位超市的工作人员,背后已经被打烂了,脚下堆着一摊已经凝固的血迹。

    外面的走廊里,隐约有走动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杜辉跳下天花板,轻声轻脚地来到这个工的身边,在他身上搜索了一会,终于在芘股后面的口袋里找到一窜钥匙。

    超市里面有一架运货电梯,那个电梯可以直接上下所有楼层,不过是专用电梯,所以平时是锁着的。

    杜辉从店员手身上嫫出所有的钥匙,想到货运电梯那去碰碰运气。顺手拿了点吃的东西,狼吞虎咽地啃了几口面包,便快速地闪出厨房,跑到了外面电梯口。

    钥匙是对的,打开了运货电梯的门,他按了下二楼的键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古武高手与现代搏击

    电梯一动,杜辉的心又提到了心口,希望二楼没有匪徒。

    很快,电梯门打开了,他安全的上到二楼,跑出电梯后,向外快速地扫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二楼是衣服和运动器材的专区,五六个匪徒正抱着枪,站在玻璃窗的后面,前面挡着一排铝合金的圆桌子。

    有十几个人质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,看来是想逃跑,被集体枪杀了。

    杜辉看了看手中的左轮,只有两发子弹,如果硬拼,顶多打死两个,他没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从走廊向下看,外面停了十几辆警车,其中有两辆已经被打成了筛子,几十名警察稀稀拉拉的围在外面。

    吴州市是个三线城镇,并没有多少警力,想要全面封锁这么大的现场,看来是力有不逮,只有等武警了。

    他借着衣服的掩护,偷偷地走到一楼大厅。

    从上面可以直接看到一楼的大厅,大厅的卷帘门后面同样蹲了十多名人质。

    大门被锁住了,有两个匪徒正看守着他们。

    杜辉心想,可能整个超市里面,活着的人质,只剩下这十几个人了,如果能把他们解救出来,就可以放心的调炮炸楼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一眼那两名荷枪实弹的匪徒,再看看手里这把左轮,如果和他们正面交锋,显然不是明智的作法。

    唯一可行的就是想办法偷袭,先把这两个外国姥给解决掉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杜辉口袋里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警觉地看了看四周,马上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杜辉,杜辉,你现在情况怎么样,你能不能告诉我,里面有多少人呢?都有什么武器装备?在什么位置”电话里传来杜长征焦急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听到父亲的声音,杜辉鼻头有些酸涩,咬了咬牙,说:“十来号人!大多用的是AKM,一楼看管人群的现在有两个,每层有两个流动哨。二楼上的阻击手有几个,在什么位置,我暂时还不清楚!对了,这群人并不是普通的劫匪,而是专业国际雇佣兵,好像有什么目地,并不单纯为了抢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雇佣兵的人?”杜长征吸了口冷气,说道:“你现在就呆在原地不要动,尽量保证自己的安全,我们的人正在想办法进入超市,电话不要挂断,保持通话”刚说到这里,就听到从无线电里传来一个领导的声音:“楼里面的匪徒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赶紧缴枪投降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杜辉一下就晕了。

    要是会投降他们就不来抢劫了,没听说持枪抢劫还能活命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,请不要伤害人质。”还是杜长征老练,马上在后面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出:“我们没什么要求,就是要超市里面的珠宝,再给我们调一架直升机,我们就放人。还有,不要再让你们的人上来,否则我当场毙几个人质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会让我们的人全部退回来,你们取出珠宝还要多长时间?直升机马上就到,希望你们快一点放人质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放人质?人质少了,你们都敢炮轰我们,放心吧,他们会簢们一起,真到我们安全的离开”

    就在双双商议停火协议的时候,杜辉突然发现,一个家伙端着枪,正朝自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麻的,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那个家伙突然一抬手,子弹全打在了他背后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杜辉没敢露头,把手枪举过头顶,对着后面虵击。

    左轮的后作力太大了,枪口乱跳。不过津湛的枪法起到了作用,有一发子弹,打在了那人的腿肚子上,血溅了一墙。

    两发子弹一蟼愑就打光了,杜辉揣好枪,快速地向一楼的安全通道跑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梯处突然闪出一个女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赵总?怎么是你?”杜辉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后面的匪徒追上来了。情急之下,他马上对赵婉君道:“快躲进去,不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听后,赶紧缩回了脑袋,把身子尽量往角落里蜷曲。

    杜辉迅速跳上楼梯,刚拉开二楼的门,突然被人一脚踹在了肚子上。

    力道之大,直接把他从二楼踢到了墙头上,顺着楼道滚了下来。手里的枪也甩飞了出去,疼得他半天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赵婉君用力咬着嘴滣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