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28节

    燃烧过的灰烬,在寒风中打着旋东飘西荡,一只寒鸦站在树枝上,对着她发出“嘎嘎”滇濅叫声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来看你了”赵婉君看着墓碑上那张人的脸庞,鼻头一酸,微微哽咽道。

    可是回答她的,只有呼啸而过的寒风、还有树枝上那只不停鼓噪的黑乌鸦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对不起你,你辛辛苦苦创办的企业,这次是要毁在我的手里了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道吗?亲手将他毁坏的,却是与你一乃同胞的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企业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,可我身边却连一个可以帮忙的人都没有,老公,你说我该怎么办”

    墓碑上的人仍然嘴角颔笑地凝视她,赵婉君将头埋进双腿间,呜呜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突然一阵手机铃声,打破了墓地沉重肃穆的气氛、也打断了赵婉君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她用手背擦掉脸上的泪珠,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赵总,不好了,员工们都堵在您的办公室前,在集体罢工呢,您快点回来吧”

    赵婉君脑袋“嗡”了一声,如遭受雷击,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电话里仍然传来对方焦急的声音:“赵总,赵总,您在听吗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挂掉电话,从基石上拎起自己的小包,急丛丛地走出了墓地。

    吴县的墓地建在十分偏僻的郊区,出了门口,两边都是当地菜农种的大块大块菜地。

    因为附近没有人家居住,加上又是寒冬季节,平时鲜有行人在这里出现,更衬托着这里环境的诡秘和茵森。

    赵婉君出了墓园,站在路口,焦急地向路两边打量着。

    可是周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,更别提有出租车子经过了。

    等了有半个小时左右,仍然不见有车子经过,赵婉君一狠心,便拎着小包,徒步向镇区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弯弯曲曲的土路两边,生长着大片大片的野松柏。

    寒风陡峭,树枝相互摩擦,发出“呼啦哗啦”的响声。仿佛一群人躲在里面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树木之间肆无忌惮生长的蔓藤,遮挡了人的视线,更显得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赵婉君以前从不怕鬼,可是在这种茵森的气氛中,却有种说不出的紧张感。

    本来急步行走的她,不知不觉中开始小跑起来。

    高跟鞋踩在土路上,发出的“嗒嗒”脚步声,在这种气死沉沉的环境中,听起来是那样的孤单刺耳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赵婉君多么渴望能看到一个人,哪怕是一条狗也好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她突然踩在了一块砖头上,不由得摔倒在地上,手里的皮包也一蟼愑扔出去好远。

    赵婉君咬着牙关,强撑着从地上起了起来,可是右脚一着地,就像被针扎般,疼得她小脸煞白。

    “踏踏,踏踏”

    就在她几乎要绝望的时候,对面的小路上,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赵婉君津神一震,赶紧站直身体,向小路的尽头眺望。

    由于被树丛遮挡着,过了一分钟左右,那几个人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可是一看到这几个人的打扮,赵婉君本来就紧张不安的心,顿时就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的是三个人,穿着打扮都有些不倫不类。喇叭裤、紧身上衣,有两个人还染着黄头发,边往这边走,边放肆地嘻笑着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鱼塘,我前天过来查过,这次咱们多捞它几条,再顺手搞几个冬瓜,连下酒菜也省了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人看?麻的,上次我偷了一只冬瓜,差点被一条疯狗咬死。”

    “喂,快看,前面有个美少妇”

    听到这三人的对话,赵婉君顿时警惕起来。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小包,低着头,忍着脚上的剧痛,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个人停止了对话,边往这边走,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丰满的身体。

    赵婉君一直看着脚下,紧张感顿时加剧,抓着皮包的手又紧了紧。

    很快双方便走了个碰头,在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,其中一个年轻人,在她手里的lv皮包上扫了一眼,朝另外两个同伴使了下眼銫。

    赵婉君越走脚越疼,可是她不敢停,在这个偏僻的郊区,如果这三个人起了什么歹心,她连个求救的人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已经把手机抓在了手里,如果这三个人敢乱来的话,她就马上打110报警。

    不过,一直走出去七八米远,身后那三个年轻人也没有什么动静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