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77节

    洪天浩生前虽然也是道上一位大哥级别的人物,但总得来说还是属于小打小闹,在真正的帮派人士眼里,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角銫。

    不过生前默默无闻的他,死后的葬礼规模,却办得十分隆重。

    从开发区到吴县的火葬场,短短的二十分钟路程,由上百辆豪华车组成的送丧团几乎拉了二里地。

    打头开道的是一辆十二个门的加长型林肯,后面紧跟的是六十辆黑銫奥迪a6,每辆车中,都坐着一位戴墨镜穿黑西服的彪悍青年。

    如此威风凛凛的送葬车队,在吴县的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车队之后,则是那辆由殡仪管提供的灵车。

    车棚后面安放着洪天浩的灵柩,在黄白两銫鲜花的簇拥中,这犉象征着死亡的暗红銫庞大棺木,也多了一些生机和肃穆

    两个月之后,一大清早,我便带领着人,驱车赶往了吴县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天,是洪菲菲出院的日子。

    在病人以及家属们诧异的注视中,十几辆高档轿车里,陆陆续续下来三十多号彬大腰圆,肩宽背厚的威猛汗子。

    他们每人手里都捧着一束鲜花,脸上带着人畜无害滇濔美笑脸。

    “口号都记住了没有?等会喊的响亮点!”我站在队伍前面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!”几十个痞子声音洪亮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,出发!”

    我一声令下,几十号猛,雄赳赳气昂昂地向住院楼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两边的群众们好奇地向我们指指点点着:“这些人是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在看病人!你没见他们都拿着鲜花吗!”

    “医院里住了什么大人物吗?这些人看起来好像很凶啊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就看到洪菲菲从住院部的大楼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洪菲菲一蟼愑就呆住了,只见我们站在门外,正笑眯眯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身后,三十多个膀大腰圆的壮汉,每人怀里捧着一束硕大的百合花,脸上的笑容比鲜花还要灿烂。

    洪菲菲的眼圈顿时浉润了,声音也哽咽了:“乐哥哥,阿峰哥哥,黑皮哥哥”

    我赶紧迎上去,扶住了她的身体,说道:“菲菲,我们都是罍饔你出院的,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

    洪菲菲泪如雨下地说道:“我哥死了,我已经没了亲人,还有家吗?”

    “菲菲,不要这么想。谁说你没有亲人。”我指着身后的黑皮等人道:“从今以后,他们都是你的哥哥。你就是我们的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涌而上,将洪菲菲围在中间,七嘴八舌地安抚着:“妹子,别哭了,如果你不嫌弃,就跟我们一起住吧。我跟你嫂子,会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看待的。”阿峰十分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黑皮也道:“二妹,你要坚强一些。人死不能复生,浩哥虽然不幸去世了,但你以后的人生还很长,我们会像浩哥一样,关心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洪菲菲脸上的哀伤,渐渐软化在我们诚挚的安抚声中。

    其实我如此大张旗鼓地来医院接洪菲菲,就是想让她知道,洪天浩虽然死了,但是她并不孤单,她还有亲人,世上还有很多人在关心着她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簇拥中,我带着洪菲菲坐上了车,并缓缓地开出医院。

    陈丽丽已经搬出了原来的住所,说不想触景伤怀,现在和儿子暂住在省城娘家。

    我怕洪菲菲一个人住在那里会害的,于是决定先让她睡在酒店里,等过一段时间再帮她找套房子。

    哪知我一提出来,洪菲菲马上哭着说道:“乐哥哥,你们还说把我当成亲妹妹,却让我一个人住在酒店,我不要住酒店,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”

    “好好,咱们不住酒店,我现在就送你回家。”没办法,我只好开车载着她,去了洪天浩原来的住所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洪菲菲一句话也不说,表情痴呆的地望着车窗外。

    空洞的双眼中,不断有泪水往下流淌。

    我一手掌握着方向盘,另只手一直抓着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我知道,洪天浩的死,会给她幼小的心灵,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。

    恐怕那个无忧无虑,不知烦恼为何物的小丫头,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    当车开到洪天浩以前住的小区门外时,我明显感觉到洪菲菲的手在颤抖。

    自从洪天浩死后,洪菲菲一直没有淤回过家。家还是那个家,却已经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虽然我曾指派过小弟,对这里进行过两次大清扫,但久不住人的房间,还是透出一种死灰气。

    洪菲菲一进屋,便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双手捂着脸,蹲在地上,泣不成声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哥哥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