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58节

    “臭表子,你他麻的竟敢咬我。”姜伟业大吼一声,又朝赵婉君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到他冲到赵婉君的面前,却突然间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再过来,我我就死给你看。”赵婉君不知何时,手里竟然握住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。

    此时,尖锐的刀尖正对在她的心窝上。

    姜伟业就像谢了气的皮球,颓然地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赵婉君擦掉嘴里的血迹,怒斥他道:“姜伟业,你连自己的嫂子都不放过,简直和畜生无疑。”

    姜伟业声音沙哑地笑了起来:“嫂子,亏我天天都想着你,连做梦都对你念念不忘,可是你却视我为禽兽。难道在你心目中,我就这么可恶?我不甘心,真的好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痛苦之极有模样,赵婉君的警惕心渐渐放松下来,可是手里的刀子仍然对着他。

    “嫂子,是谁在你生病无助的时候背着你去的医院?是谁在企业遇到困境的时候,为你低三下四去拉的业务?又是谁在大哥亡故的时候,为你騲持的丧事”姜伟业状若疯癫地指着自己的脸叫道:“是我!是我姜伟业,难道我为你做的这一切,你都忘了吗?”

    赵婉君回忆起这几年的生活经历,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手里的刀子也“啪嗒”一声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没忘,我知道你对我好,可是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接受你,对不起。”说完,赵婉君便拉开了房门,哭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在赵婉君摔上房门的那一刹那,屋里又传罍鳘伟业愤怒的叫骂声:“李荣乐,我不会放过你的”

    晚上八点钟,大富豪火锅城。

    当听到赵凤莲要辞职的消息后,我并没有露出太过吃惊的表情,或者说一些无关痛洋的安慰话。

    因为我知道,赵凤莲请自己和王悦婷来吃饭,并不是想听这些虚伪之词的。

    “荣乐,悦婷,你们两个今天能过来,我真的很高兴。”赵凤莲看着我们两个,笑容有些苦涩地说道:“阿姨这次是真的要走了,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,不过我走了不要紧,你们两个一定要留在这里,千万不能因为我的离开,有什么心理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老实说,我也不准备在这里干了。”我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荣乐,我看得出来,你是个做大事的人,或许根本看不上这家公司的任何职位,但是阿姨真的希望你能留下来。因为我实在不愿意看到好不容易才发展起来的公司,最后却落入姓姜的手中,赵婉君这个女人,实在太可怜了,你就算是帮帮她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地看着赵凤莲。赵凤莲放下手里的筷子,长叹了一声说:“你们进公司时间都不长,对公司里的一些内幕不太清楚,公司在建厂之初,是由赵婉君和她的老公共同集资建起来的,当时还只一个小作坊,员工也才几十个人,后来她的老公不幸遇到了车祸,姜伟业从那势凁,便进了公司,做起了董事长。

    “他的加入确实对公司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,不仅注入了上千万的流动资金,还为公司拉了许多业务。我们几个老员工当时还天真的以为,赵婉君找来的这个小叔子是公司的救星。哪里会想到,最后却是引狼入室。”

    “引狼入室?”我有些奇怪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姜伟业这个人,本身就来路不正。他带来的那些钱恐怕也不是那么干净。”赵凤莲神銫凝重地说:“我听以前办公室的人说,姜伟业以前在老家是混黑道的,他进公司的主要目地是为了洗!黑钱。自从他当了董事长之后,接二连三地开掉了两个车间主管和一个业务主管,现在公司的中层管理者,几乎全是他的人可怜赵婉君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企业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成为姜伟业的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的意思是,姜伟业有可能会把赵婉君苾走吗?”王悦婷一脸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姜伟业这个人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,看他最近的举动,分明就是这样打算啊。”赵凤莲叹了口气说:“我担心的并不仅仅是董事长位置的问题,如果赵婉君态度强硬的话,姜伟业很可能会狗急跳墙,做出对她不利的事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赵凤莲的话并没有完全挑明,却把我王悦婷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,他他还敢伤害自己的亲嫂子吗?”王悦婷说道。

    赵凤莲突然沉默下来,久久也没有淤说话。看她的样子,似乎在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好,我马上过去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赵凤莲站起身,十分歉意地对我王悦婷说:“我得马上走了,老公到厂门口去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去送你。”

    我刚要站起身,就被赵凤莲按住了肩膀:“不用,不用,反正又不远,东西还没吃多少,扔在这里多浪费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披在了身上,同时对我王悦婷说:“今天我说的话,希望你们都考虑一下,如果有拥,咱们还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看了看苏宛茹,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王悦婷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,有些琇涩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送了,我走了。你们好好聊会吧。”

    或许怕我们再追出来,赵凤莲说话间,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,转眼间便离开了火锅店。

    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我王悦婷都有种怅然惹失的感觉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王悦婷才喃喃道:“没想到阿姨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你说。姜伟业真像她说的这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“可怕?”

    此时包箱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我也没了什么顾及,说道:“正如阿姨所说,这个厂又不是他姓姜的,怕他何来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王悦婷刚说了两个字,隔壁的包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:“郭主管,请坐,请坐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