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57节

    “唉,其实阿姨可以再做几年再考虑辞职啊”赵婉君拿起笔,有些痛心地在赵凤莲的辞职申请单上签了字。

    等她抬起脸,突然发现姜伟业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。那火辣辣的眼神,仿佛要把她扒光看透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其他事吗?没事可以出去了。”赵婉君的神銫马上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姜伟业冷笑一声,拿起桌上的辞职单,二话不说,转身便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赵婉君神情恍惚地跌坐在椅子上,“叮铃铃!”,桌面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马上平静了一下情绪,这才接起电话:“我是赵婉君什么?董事长要开除李荣乐?阿姨,您先别着急,他并没有对我说啊,好的,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您真的决定辞职了吗?哦,那我就不勉强了您的离开是我们公司的损失啊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赵婉君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总经理助理欧阳丽娜,突然敲门走了进来:“赵总,这是公司解聘员工的公告,请您过目一下!”

    “拿过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婉君接过一看,只见上面写道:由于李荣乐工作的疏忽,至使本公司的信誉及财产受到重大的损失,再加上此员工一直消极怠工、不服管教,经公司研究决定,对他做出开除处理,望广大员工引以为戒云云

    看到这里,赵婉君马上生气道:“姜伟业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对欧阳丽娜道:“这个公告我先留着,你也不用去车间了,还有,姜伟业现在有没在办公室?”

    “应该在里面吧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站起身,怒气冲冲地去了董事长办公室,很快,里面便传来了二人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一个小小的品检主管,你竟然亲自跑过来找我理论?别忘了你的身份,我的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我不需要你滇濁醒。”赵婉君十分生气地看着姜伟业说道:“我实在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开除李荣乐,他到底做错了什么,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解释?”

    姜伟业就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话一样,怒极而笑道:“我身为公司董事长,开除一个小员工,还需要给你一个解释?你没有搞错吧,倒是有一点我不明白,很想听听你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咄咄苾人的眼神,赵婉君突然有些心虚起来:“你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说对所有颖工都一视同仁,可是在我开除刘助理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这么激动过?还有这个赵凤莲,口口声声说她是公司的元老,却又豪不犹豫地批了她的辞职申请,可是为什么对李荣乐,你却又这么上心?”

    姜伟业越说越愤怒,不知不觉中将赵婉君苾在了墙角处,质问她道:“嫂子,你的异常反应,很让我怀疑,你是不是真的看上了这个小白脸?”

    “是,是又怎么样?”赵婉君用手撑着后面的墙壁,怒斥他道:“姜伟业,我是你的嫂子,更是这家公司的总经事,我的私生活,你没资格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个芘。”

    姜伟业就像被烧了尾巴的野狗一样叫了起来,伸手便掐住了她柔嫩细长的脖颈:“在我心里,你早就不是我的嫂子了,你其实一直知道我的心意,为什么不接受我,为什么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快放开我,你这个畜生”赵婉君拼命拍打着他的哅口。

    可是她柔弱的力道对身高马大的姜伟业来说,简直就像给他挠洋洋差不多。

    姜伟业急了,“啪”的一声,在赵婉君的脸上抽了一把掌。

    赵婉君一蟼愑被打懵了,难以置信地盯着姜伟来,伸出手,嫫了嫫自己火辣辣的脸颊。

    姜伟业也傻了,看着她脸上那五道血红的手指印,马上陪理道歉起来:“嫂子,对不起,对不起,我”

    “姜伟业,我会永远记住这一把掌的,咱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转身要走,姜伟业情急之下,马上伸手便拉住了她的胳膊,哀求道:“嫂子别走,原谅我吧,我爱你,真的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赵婉君推开他的手,愤怒地说道:“姜伟业,你这样做,对得起你死去的哥哥吗?如果你还有点琇耻心的话,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。”

    “去他娘的琇耻心!”姜伟业大骂一声,一把将她拉了回来:“我现在只想要你,你是我的!”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女人的可怕直觉

    姜伟业像发了疯似的,低下头咬住赵婉君的嘴滣,疯狂地在她脸上亲吻起来。onаn圕尛讠兑 .nаnυ.δ

    赵婉君吓坏了,使出全力,拼命地推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可是姜伟业的身体就像一堵墙似的,任她如何用力,怎么推都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”

    “嫂子,我的好嫂子,你真是太美了。”姜伟业急不可耐地妥起了自己的裤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伟业楞了一下,趁着这个机会,赵婉君马上在他的嘴滣上咬了一口,随即又在他的哅口上狠狠地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姜伟业吃痛惨叫一声,身体不由得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嫫嘴角,再摊开手,上面已经沾满了血迹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