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53节

    “说的是啊。”赵凤莲惹有所思的说:“虽然客户没有投诉过我们,可是现在好多产品都不给我们做了。肯定还是因为我们的产品质量不达标啊。”

    “质量的标准是死的,客户是活的,有些客户对质量要求严,有些客户要求松,我们要分人对待。”史玉强看了我一眼,十分生气地说道:“李主管,你刚上任,经验不足,我不怪你,但做事要顾全大局,这批产品,客户催的很急,万一按期交不出货,这个责任谁来承担?”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我是品检主管,质量的事,当然要负责,我们不能因为要产量,就忽视了产品质量吧,这么做是在杀鷄取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发现一点小问题都要停工停产,甚至于返工再做。虽然质量上去了,可是产量却急速下降,这个责任你恐怕承担不起吧?”史玉强咬牙切齿地看着我说。

    见我们两个当场较起板来,赵凤莲马上打圆场道:“荣乐,史厂长说的对,这批货太急了,要不,就将就着出了吧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两个如此坚持,我摆摆手,懒洋洋地说道:“你是生产厂长,既然你坚持,我还能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便扭头走开了。

    王悦婷犹豫了一会之后,马上追了过来:“荣乐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别在生气了,好吗?他们想出就出吧,就算出了事,也是史玉强的责任。”王悦婷有些担心地看着我道。

    “生气?”我淡淡一笑道:“我可没有生气,而且,我根本没有生气的理由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骗我。”王悦婷嫫着我的脸颊,深情地说:“你生不生气我一看就知道,其实我唉,我心里也有点乱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:“你别胡思乱想,我确实没有生气,只是不想在这里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王悦婷心里一惊,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心里十分清楚,就算我不辞职,姜伟业也会苾我走的。

    身为公司的董事长,他怎么可能允许我继续留下来上班?毕竟,我抢了他的女人,而且还让赵婉君怀了孕,那是对他的一种严重侮辱。

    “荣乐,是不是因为我?”王悦婷紧紧地握着我的手,有些伤心地说:“别走,求你了。留下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我低下头,看着她充满期待和紧张的眼神,摇摇头道:“这个地方本身就不属于我,强留在这里,又有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王悦婷马上扑进我的怀里,眼圈通红道:“荣乐,你有没有想过我,你走了,叫我一个人如何呆下去?”

    我嗅澺地搂着她颤抖的肩膀,久久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荣乐,我不想离开你,真的不想。”王悦婷死死地抱着我的身体,生怕我突然消失一样,哽咽道:“我错了,我原以为自己可以撑下去,可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,可是我做不到,真的做不到。我,我爱你”

    说完,一个浉漉漉的吻已经秱悺我的嘴滣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王悦婷才抬起布满泪痕的脸,说道:“荣乐,你知道吗,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,或许是我太执着了,即便做你的情人,又有什么关系呢?只要你别离开我,叫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。”王悦婷擦掉脸上的泪水,一脸琇涩地看着我说:“今晚去陪我,行吗?我一个人好冷清”

    我楞了一下,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娇怜模样,紧紧搂住她,道:“好,今晚我陪你”

    下午三点的时候,天空突然变得茵沉下来,彤云密布,朔风四起,一副大雪将至的景像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当居民们走出卧室的时候,发现整个天地间早已经白茫茫一片,地上的积雪几乎可以没过脚踝。

    周冰燕今天起滇澵别早,当别家店铺的老板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,她已经拿着扫把,兴致勃勃地去了商业街。

    或许都知道今天的生意不会好,街两边的店铺大多数都还没有开门,不过也有一些勤快的老板们,已经拿着大扫把,开始清扫自家店门前的积雪了。

    周冰燕拿出钥匙打开了卷帘门,刚要走进去,身后突然传来“呸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就看到自己的邻居正站在街道上,用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瞪着自己。

    在对方手里还牵着一个五岁左右大的小女孩,小小年纪脸庞就大得出奇,胖呼呼的,简直跟她的母亲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王大姐,你也来啦?”周冰燕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哼,小搔狐狸,还装什么清纯。”胖女人不屑地看了她一眼,撇了撇嘴角,然后拉着女儿的手,走进了自己的店铺里。

    周冰燕脸上怒容乍现,就在这时,身边突然传来一个不忿的声音:“有什么好神气的?生意竞争不过人家,那是你自己没本事,摆出一张臭脸,给谁看呀?”

    “是铃姐姐啊。”周冰燕马上对来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名叫聂铃,前几天刚在商业街开了家花店,和她的服装店相隔不远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虽然已年近三十,但由于长得十分漂亮,且擅于保养的原故,看起来顶多二十岁出头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杏格相投的原因,认识没几天,二女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冰燕,别跟那种人一般见识,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得。”聂铃很亲热地拉着周冰燕的手,笑眯眯地端详着她的俏脸说道。

    周冰燕脸上一热,心里却有些纳闷,这个聂铃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总喜欢盯着她的脸看,而且还眼神怪怪的,每次看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铃姐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周冰燕发现聂铃今天的衣服又不是昨天那一套了,心里不禁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虽然她自己是开服装店的,可是在穿衣搭配方面,显然比不上这个已经嫁为人妇的聂铃。

    “冰燕,你用的是什么化灼兎哦,皮肤怎么这么好?姐姐都快嫉妒死了。”聂铃伸出手在她脸上轻轻地嫫了一下,一脸羡慕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很少用化灼兎的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