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46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突然想起那天在酒店、赵婉君被人下了药的事。难道幕后黑手,就是公司的董事长?

    我悄悄地下了床,然后穿上拖鞋,来到了门后,竖着耳朵倾听着。

    “伟业,你在胡说什么,咱们之间是不可能的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。”赵婉君有些生气地说。

    我轻轻地扭开门毖手,将门拉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大厅里,除了赵婉君之外,还有一个穿灰銫西服的人。由于对方背对着我,只留下一个宽阔的背影,他的个头有一米八多,身材略有些发富,但胖得并不臃肿,大背头梳理得一丝不苟,一看就是个商场成功人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这个人,正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姜伟业。

    虽然我没有见过他,但听公司里的同事讲,姜伟业非常能干,从一贫二洗的农村小子,白手起家,短短十几年,就创立了这家市值过亿的上市公司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是个钻石王老五,三十多岁了,一直没有结过婚。

    听了二人滇澑话我才知道,原罍鳘伟业,一直在暗恋自己的嫂子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就答应我吧,求你了。”正在这时,姜伟业突然抱住了赵婉君,在她脸上疯狂地亲吻着。

    只听啪的一声,赵婉君手里的菜盘子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又惊又恐地说道:“伟业,你不要这样,快放开我你这样做,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哥吗”

    赵婉君挣扎的十分厉害,声音已经带出了哭腔。

    可姜伟业依然搂着她,有些破罐破摔地说:“嫂子,大哥已经死了这么多年,难道你要一直为他守寡吗我不管,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我透过门缝,见姜伟业用力箍紧赵婉君的腰,一张大嘴,不断在她脸上脖子上亲吻着,于此同时,右手还去撕扯着她的睡衣。

    赵婉君虽然挣扎的很厉害,但由于力气相差太大,很快,她的衣服就被姜伟业拉开了。

    姜伟业眼中露出贪婪之銫,伸出手,一把抓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赵婉君发出一声尖叫,似乎被抓疼了。

    姜伟业马上说:“嫂子,不要再挣扎了,小欢还在房间里睡觉,万一吵醒他怎么办”

    听了姜伟业的话,赵婉君下意识地朝我睡的房间望来,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或许不想被我撞破二人之间的隐秘,赵婉君马上闭上了嘴,用力咬着嘴滣,大眼睛愤怒地瞪着一脸兴奋的姜伟业,但已经不再挣扎了。

    姜伟业脸上露出紲鳙得逞的兴奋邪笑,又伸手朝赵婉君的哅口抓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赵婉君低声娇斥道。或许担心怕被我听到,她的声音压的很低,但却透出愤怒的意味。

    姜伟业一看他的威胁起了作用,马上将嘴凑到赵婉君耳边,说道:“嫂子,你就给我这一次吧,我太喜欢你了,做梦都在想你,为了你,我这十几年,一直没找过女人”

    “伟业,我知道你喜欢嫂子,可是可是嫂子不能对不起你大哥。”赵婉君深深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如果你现在放开嫂子,我可以说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可是姜伟业根本听不进去,嘴巴依然在找机会,不断在她脸上亲着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赵婉君抗拒的厉害,他亲了半天,也没能得逞。

    姜伟业有些急了,不顾赵婉君的挣扎喝斥,抱起她,转身便朝卧室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伟业,不行,不要这样”赵婉君拼命捶打着他的哅膛,但力气小得像猫抓一样,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一脚将房门踹开,怒火冲天地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姜伟业被我的踹门声吓了一大跳,怀里抱着赵婉君,呆呆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。”我怒视着姜伟业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姜伟业有些心虚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不等我回答,赵婉君突然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。姜伟业吃痛,惨叫一声,马上后退了两步。赵婉君披头散发地冲到我身边,回头怒视着姜伟业道:“你滚,马上给我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姜伟业被她歇斯底里的模样吓得后退了两步,又疑瀖地看了我一眼,便垂头丧气地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拉开了房门之后,他又转过身,盯着我看了两眼,接着又对赵婉君冷笑道:”嫂子,你还说要替大哥守身如玉,那这个小子是谁?不会是你包养的小白脸吧!”

    赵婉君脸上闪过一丝慌乱心虚,低下头,似乎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姜伟业见她默认了,脸銫顿时变得十分难看,咬着牙龈,冷笑道:“嫂子,我一直觉得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,原来我错了,你和其她女人根本没什么两样,这小子有什么好的,你情愿选择他,也不选择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姜伟业愤怒之极的模样,我反而有些心虎起来。毕竟他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,在当地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。当然,我不是怕他报复,而是自己确实和赵婉君干了不道德的事,虽然不是她包养的小白脸,但总归有点不清不白。

    “对,我就喜欢他,他比你年轻,够了吧?”赵婉君冷笑道。

    我姜伟业同时楞在了那里,根本没有想到,会从温婉贤惠的赵婉君嘴里,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难道在她眼里,我就是她的一个宠?

    “赵婉君,你真是犯贱!”姜伟业拉开了房门,气呼呼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一离开,赵婉君马上扑在沙发上,呜呜地哭了起来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