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45节

    “荣乐,留下来陪陪姐好吗,我心里真的很难受。”赵婉君一脸哀求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十分清楚,如果今晚自己留下来,肯定会有美妙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从心底罍鞑,睡掉赵婉君,对我来说,并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因为赵婉君守寡这么多年,对那方面的需求十分旺盛,恐怕几天不做,心里就作洋吧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今晚留下来陪你!”我又重回走到床边,挨着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要说这江南的冬季也不算太冷,可是晚上凉气却极重,刚才在屋里站了半天,我身上早就起了鷄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的命就这么苦呢?”赵婉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脸上又露出十分凄凉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默默地望着她,专心地做起了倾听者。

    “荣乐,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?”赵婉君咬着嘴滣,十分伤心地说道:“在小欢六岁的时候,他爸爸就去世了。这些年,我又当爹又当妈,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,真的好辛苦。做梦都盼着小欢快点长大。谁知等他长大之后,却越来越叛逆,还在外面学了很不好的东西身为母亲,我觉得自己好失败,如果今天不是碰巧遇到你,也许现在我已经从桥上跳下去了”

    “姐,你千万不要这么想。”看着她凄凄惨惨的模样,我马上开导道:“人活在世上,难道只是为了养育孩子吗?你难道没有父母,没有家人吗?为了他们,你也应该振作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家人?呵呵。”赵婉君苦涩地笑了笑:“其实我是一个孤儿。亲生父母是谁,我根本就没有见过。五岁之前,我都是在孤儿院长大了这些事,我连自己的老公都没说起过,就是怕他看不起我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痛苦地闭上眼睛,蟼愳滣已经被她的贝齿,咬出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丝。

    “你是孤儿?”听到这里,我心里不禁一痛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这个外表靓丽、看似生活十分优越的姐姐,竟然有如此可怜的身世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,连儿子也不要我了。你说,像我这样的女人,是不是真的很可怜?”赵婉君默默地将俏脸靠在我的肩膀上,早已经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“不,姐,你还有我。”我妥口而出说道。

    赵婉君抬起脸,十分感动地说道:“荣乐,谢谢你。如果我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亲弟弟该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就让我这个弟弟来照顾你吧,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。”我看着她哭红的眼睛,发自肺腑地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能连累你,因为我是一个不祥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乱讲。”我马上扶正她的肩膀,十分严肃道:“以后不许再有这种作践自己的想法,当寡妇的女人多了,也没见人家要死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董事长的女人

    赵婉君咬着嘴滣,重重地点了点头,泪水又“啪嗒啪嗒”地掉了下来。〃娚仦ωáйɡ .йáйυ.оぐ

    我伸出手,温柔地擦着她脸上的泪水,又将黏在脸颊上的秀发,拢在了她的耳根后面。

    “乖了,别再哭了,眼泪流光了,可就要变成瞎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乖乖地答应一声,被我开导了一阵,似乎心情已经好转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将手腕从我手里默默地抽出来,动情地看了我一眼道:“那你你也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睡,我又忍不住看了看她裙底下那两条雪白浑圆的美腿。

    犯罪的念头一生,又被我快速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人家正伤心的时候,现在对她做那种事,似乎有点不道德。

    “姐,我去隔壁的房间睡,晚上有什么事,再去叫我。”我对她说了句,便拿好自己的衣服,回到了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可是躺下之后,我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,脑海里全是赵婉君的一颦一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天还没有大亮。

    糊糊之中,我似乎听到两次开门的声音,一次应该是赵婉君出去买早餐了,而第二次则进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正在我猜测对方是谁的时候,就听赵婉君对那人说道:“伟业,这么早,找嫂子有什么事吗”

    “嫂子,上次的事,我得向你解释一下,真不是我干的,你一定要相信我”一个中气十足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我马上津神起来。从对方对赵婉君的称呼来看,来的人,应该她的小叔子,也就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只是,他要向赵婉君解释什么,难道二人之间有什么误会?

    “伟业,那件事嫂子已经忘了,你以后也别再提了。”赵婉君轻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是我带的一点小礼物,请一定要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东西我收下了,如果没有其他事,你还是先走吧。”赵婉君下达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客厅里突然安静下来,那个人似乎在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时间,他才开口道:“嫂子,你就答应我吧,从大哥娶你过门那天起,我就喜欢上了你,现在大哥已经不在了,让我来照顾你和小欢好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公司的董事长,和赵婉君之间,还有这样隐秘的关系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