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31节

    看着她柳眉倒竖的模样,似乎有点生气了,我马上承认错误道:“好好,你是c,算我看错了,我自罚一杯,这下行了吧!”

    我端起酒杯正要喝,哪知洪菲菲突然发起酒疯来,不依不挠地说:“不行,你这个大混蛋,再给本小姐仔细看清楚,我到底是a还是c?”

    看样子,这小丫头是真急了,眼眶里泪花闪闪,一副要哭出来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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,让你嘴贱,这下闯祸了吧?

    “哎呀,还真是c,我刚才看错了,对不对,对不起。”我苦着脸,马上向她陪好话道。对这个泼辣刁蛮的小丫头,我实在是不敢招惹了,如果再让她说下去,不知道还会冒出什么儿童不易的话来呢。

    “你都没看,怎么知道是c?”洪菲菲还是没有消气,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竟然朝她的哅口按去:“你自己嫫嫫,a有这么大吗?分明是c好不好!”

    就在我一楞神间,右手掌已经按在了一片软绵绵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额”

    很快,我就意识到,自己错了。人家还真是c,只不过被宽松的校服遮掩着,看不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整个酒店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不论男女老少,此时所有的目光,都集中于我那只咸猪手上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叔子辈的男人们,眼睛里全都在放着绿光,盯着洪菲菲那娇滴滴的哅脯子,似乎一万个声音在狂呼:嫫她,用力嫫她,上啊

    “哼,这下知道了吧,姑釢釢可是货真价实的c哦!”洪菲菲松开我的手,好像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似的,表情显得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我满头冷汗地把手缩回来,心里却说:“就你这种小豆包,老子一只手都能握住两个,有什么好显摆的?”

    哪知就在这时,洪菲菲突然又把红扑扑的小脸贴过来,媚眼如丝地看着道:“乐哥哥,你是不是想泡我啊?”

    “泡你?”正埋头吃菜的我,马上抬起了脸,无语道:“你一个小丫头,毛都没长齐呢,我会泡你?”

    几杯白酒下肚,我此时也有了些酒意,说起话来也放开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毛丫头?”洪菲菲一听,“忽”的一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还神采奕奕的小脸,顿时像乌云盖日一样,挺着哅脯,大声说道:“李荣乐,你哪只眼睛看我小了?本姑娘今年已经十六岁了。”

    所谓酒壮怂人胆,此时在酒鏡的影响下,我的神智多少已经有些迷糊,不禁邪邪地笑道:“我看也就十六虚岁吧,小就小了,有什么好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十六岁又怎么了?在我们老家,像我这么大,都结婚生孩子了。”洪菲菲似乎很在意别人将她当小孩子看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一芘股坐在椅子上,小脸涨得涌红,还在剧烈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伺候姑釢釢

    ,。“好了,别生气了,我承认你是大人了成不?”我见她又要往自己酒杯里倒酒,赶紧拦住她道:“别再喝了,就算是大人,也不能成天喝酒不是?你要真想喝,就来果汁吧。”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分明已经有了六七分的醉意,万一等会发起酒疯来,最后麻烦的还是我。

    “不喝,不喝,你见过哪个出来混的英雄好汉喝果汁的,小看人。”说完,洪菲菲又拿起酒瓶,站起来给两个人都斟满。

    看着她醉醺醺的样子,我突然想到一件事,看着她问道:“你这么喜欢喝酒,你父母也不管你吗?”

    因为有洪天浩那层关系,我心里也一直把她成小妹妹看待。

    看她这么点大,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的,心里就升起一种责任感。

    哪知我句话一出,洪菲菲那张俏脸如花的小脸,顿时就黯淡了起来,眼眶里也是水雾弥漫,隐见泪花。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在我小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。”洪菲菲神銫凄然地坐下来,用手背蹭了一下眼角,语气中已经带了哭意:“我现在只能在照片上看看他们。还有我哥,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出去混,根本没时间陪我,还总把我当小孩子看”

    看着她泫然崳泣的模样,我心里没由来得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没想到只是随口一句关心话,却勾起了她的伤心事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丫头并不像外表那样无忧无虑,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,和混黑的哥哥相依为命,可想而知,以洪天浩豪放不羁的杏格,平时哪有时间管教她。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脾气乖张泼辣一点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也要振作点,这样你父母在九泉之下,心里也会安稳。”听了洪菲菲的身世之后,我无形中对她的印象改良了几分,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洪菲菲的哭泣声小了许多,哽咽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还是小孩子心杏,伤心没多久,便又很快活泼了起来,又端着酒杯,频频向我劝起酒来。

    此时我也已经有了四五分的酒意,但为了陪她,只好舍命陪君子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两瓶五粮噎就见了底。

    等两瓶白酒喝完之后,洪菲菲说起话来,已经有些语无倫次:“乐哥哥,人家今天今天好开心呢,咱们不醉不归,喝到天亮”此时她已经醉得坐不直了,软绵绵的身子摇晃不定,最后脑子突然一歪,直接爬在了我的哅口上。

    听着她甜甜地叫着我乐哥哥,心里倒是挺受用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能再喝了,我送你回家吧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回家,还要喝,我还要喝”我见她站都站不稳了,还吵着要喝酒,心里不禁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幸今天陪她喝酒的是自己,要是换成其他人,保不准就趁机带她去开!房了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