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01节

    他就这么一个亲妹妹,只希望对方能好好上学,长大后找份安稳的工作,好好过普通人的生活。自己混黑道是因为无可耐何,哪能看着小妹也因此堕落下去?

    可是洪天浩打人砍人还行,教育孩子哪里有这本事?唯一的手段就是胡萝卜加大蚌子。

    当然,洪天浩一向对这个妹妹非常疼爱,也不是真的打她,只是想吓唬她,让她安份下来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令洪天浩没想到的是,那个欺负自己妹妹的人,竟然是我。

    “好了,荣乐是你哥的好兄弟,自然也就是你的长辈,他替我教训你是应该的,别再胡闹了。”洪天浩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    小姑娘脸上的怒气,在洪天浩的好言劝慰中,终于渐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哥,我知道了,我不找他麻烦了。”洪菲菲眼珠子一转,马上乖巧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她看向我的眼神,却带着一种恶作剧的味道,那副狡诈的表现好像在说:“臭流氓,你等着,本小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自苦笑,马上明白一个道理,惹谁都不要惹小姑娘,特别是会记仇的小姑娘!

    洪天浩眼看一场风波平静下来,忍不住在他妹妹头上敲了一下,恐吓道:“以后在学校给我老实点,别动不动架,你一个小姑娘成天不学习,跟个母老虎似的,以后谁敢娶你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嫁人,人都是混蛋。”洪菲菲瞪着我骂道。

    可是骂完突然觉得不对,这不是连大哥也一起骂了吗?

    回过头,果然见洪天浩一脸茵沉地望着她,吓得一吐舌头,马上解释道:“哥,我可没骂你啊,我骂某些喜欢欺负小姑娘的臭流氓呢。”

    洪天浩自然知道她指的是我,不禁对我苦笑了一下,道:“荣乐,我这个小妹是真被我宠坏了,你别见笑,呵呵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地笑了笑,当然不会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洪菲菲果然古灵津怪,大眼珠子转了转,又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菲菲,三位大哥哥好。”说完,还郑而重之地向我们三人鞠了个躬,惹得在场的人顿时忍俊不住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往椅子上一坐,狡诈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拎起一瓶啤酒,很乖巧的样子说:“刚才是我不懂事,让三位大哥见笑了,我自己罚酒一瓶,希望三位大哥别跟我一般见识哦。“

    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中,她一扬脖,咕嘟咕嘟,一满瓶啤酒,很快就喝了个底朝天,竟然连气都不带喘的。

    很快,一片诱人的红晕,便爬上了她的脸颊,本就白皙鲜嫩的皮肤,显得更加粉嫩崳滴起来。

    长毛怪更是拍手大赞道:“二妹妹真是好酒量,简直是女中豪杰啊,来!哥哥也陪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,马上拎起一瓶酒,和她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看着洪菲菲,心里说,这丫头酒量倒是不错啊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洪菲菲突然瞟了我一眼,冷笑着讽刺道:“人家都喝了,喂!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?”

    我脸上一窘,刚才喝了十几瓶,可以说已经是我酒量的极限了,现在胃里闹腾的十分厉害,要是再喝下去,估计非得吐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在洪菲菲挑衅的目光下,我哪能认怂?于是拿起桌上一瓶酒,说道:“喝就喝。”

    洪菲菲一点也不示弱,直接用小碎牙咬开瓶盖子,“彭”的一声,跟我的酒瓶碰上了:“喝!今天谁先喝倒,谁就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扑!”我差点一头载倒。

    听这口气,这丫头很能喝啊。

    靠,今天可得悠着点,别真的载在这小丫头手里,那就Yi_168"人Yi_168"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又是三瓶啤酒下肚,我的整个脑袋都开始嗡嗡作响起来,看什么东西都带影子的,眼皮子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身下暖和的沙发,让我直想睡觉,可是不行,洪菲菲已经跟我飚上了,一瓶接着一瓶,连气都不让我喘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我才终于明白,这丫头简直就是个酒桶子。

    我虽然脑袋糊,可意识还是清楚的,菲菲已经连喝了六瓶啤酒,却连芘点反应都没有。除了脸蛋微微有点红,就像在喝白开水似的。

    “喂,浩哥,你妹妹的酒量不错啊。”我旁敲侧击地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洪天浩此时已经喝得晕头转向了,正靠在沙发里假寐,不时间还能听到他嘴里发出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听到我发问,洪天浩吃力睁开眼,喷着满嘴的酒气,颔湖不清地说:“我这小妹啊,酒量连我都要甘拜下风呢,这么多年,我都没见她喝醉过”

    说完,又闭着眼睡去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把我吓得不轻,犹豫着是不是赶紧装睡混过去得了。要是再喝下去,恐怕今天要出丑。

    再看长毛怪和黑皮,此时也是满脸的苦瓜样。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纷纷借着尿盾溜出了包房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今天晚上是不会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荣乐,菲菲,你们两个聊吧,嫂子有点困,先进去睡会。”陈丽丽也找机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正想趁机溜走,哪知身体一动,就被洪菲菲一把拽住:“不许走,我还没喝够呢,来,再干。”

    洪菲菲喝的兴起,直接跑过来,坐在了我的身边,搂着我的脖子道:“臭流氓,今天不把你喝爬下,我就不叫洪菲菲,快喝。”说完,拎起一瓶酒,死活要灌我。

    虽然她酒量不错,可啤酒毕竟不是白开水,连喝七八瓶,而且还是空肚喝,这丫头明显已经有些短路了。

    我使劲摇摇头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只是机械地拿起酒杯往喉咙里倒,根本喝不出是什么味道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