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99节

    开发区那几家小额贷款公司,法人代表就是洪天浩,而且他还有一家地下赌档,不过那种行业多半属于黑吃黑,虽然来钱快,可风险也大,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“荣乐,既然你能想到这一点,为什么不自己单干?而把这么好的机会转手让给别人?”洪天浩老谋深算地看着我笑道:“要知道,在这个地方开超市,生意一定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:“浩哥,你这不是在拿我开涮吗?就算我想干,也没有那么多启动资金啊。我在股市虽然能挣钱,可毕竟本金太少,就算一年翻五六倍,也不过几十万,开家小店铺还行,对大型超市来说,只是杯水车薪啊。”

    我话音一落,陈丽丽马上表示支持道:“荣乐说的对,最好大家一起合作,一起吃下这块大蛋糕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将一张银行卡摔在桌面上,十分豪气地说:“我手里有五十万,如果你们决定干的话,我就全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还侧脸瞄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看着她眼中的深意,我心里一好阵紧张。老公就坐在对面,她还敢瓏眉来眼去的,难道就不怕洪天浩吃醋?

    他乃乃的,混社会的老婆,果然都不是省油灯啊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冤家路窄

    我转脸看了长毛怪一眼,转移话题道:“长毛哥,我问你一个问题,当然,如果觉得不好意思,你可以不回答…… .ǹǎǹΙ.o”

    “兄弟,什么事,尽管问。”长毛怪马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主要的经济来源是什么?”我笑问道。

    长毛怪一楞,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,马上道:“不就是看场子,收点保护费嘛,当然,有时候还搞点走!私,弄弄这个。”说着,他伸手做了个开枪的手势,但随即又叹了口气道:“唉,现在也不好搞啊,这个地方就这么芘大点大,放个芘都能臭半个镇,想弄大的也不行,警察天天盯着呢。上次我就因为卖了点大料,差点没载进去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似乎很有经验地说:“以前黑瑟会都是这么干的,当然来钱也很快,只是风险太大。这种传统的敛钱方式已经跟不上时代了,收保护费嘛,现在生意那么难做,那些店老板自己生存都困难,哪里有钱给你交保护费?所以打打杀杀这条路毕竟是走不长远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没有混过社会,但这么多黑!帮电影不是白看的,全世界的黑瑟会敛钱手段就那么几种,用芘股也能猜得到了。

    长乱怪的话,引得洪天浩发出一声感慨,忍不住发起牢鳋道:“可不是嘛,就因为抢地盘,我九纹龙还搞过几次火拼,娘的,事后光医疗费都把我出穷了,最后还是场子的老板帮我垫了点,如果再来几次,我可能就要去抢银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几人顿时笑了起来,气氛也开始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长毛怪也点了点头:“出来混就是为了钱,既然大家能合伙来钱,那还打个芘呀。”说完,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黑皮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黑皮,上次我带兄弟把把你给砍了,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,今天哥们向你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靠,现在还提那事干啥?这就叫不打不相识嘛,既然现在大家都是自已人,那件事就揭过去了,以后谁都不许再提。”黑皮十分豪爽地说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四人,想了想,马上笑道:“其实不光是开店做生意,我们也可以学学那些企业家开厂办企业嘛,就拿我上班的电子来说,员工才一两千人,你们可能做梦都想不到,公司一年的利润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洪天浩马上来了兴致,忍不住问道:“难不成一年有上千万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我摇摇头,伸出一根手指头道:“一个亿,而且是纯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听到这里,四人同时睁大了眼,不可思议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长毛怪听后,更是眼珠子睁的溜圆,喃喃自语道:“如果把你们的老板绑架了,他的家人会拿出多少赎金出来?”

    我见这家伙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,倒是认真在考虑的样子,不禁吓了一跳,靠,这家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?不是抢劫就是勒索的,这辈子迟早也是吃枪子的料。看来以后不能和这混蛋走滇潾近,不然等他犯了事,自己也妥不了干系啊。

    洪天浩想了想,说:“建厂当然是很赚钱的,以前我也想过搞个小厂试一试,但一直想不到做什么,兄弟,你脑子活,说来听听?”他一脸期待地看着我问。

    我呵一笑,道:“现在吴县到处都在建厂盖房,最缺的是什么?是建筑材料,我观察过,这里建筑所用的水泥都是从外地运过来的,光运输费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如果我们在这里建个水泥厂,而且价格合理,这些建筑公司肯定会优先选用我们的水泥,况且水泥不需要什么技术,只要几台机器,几辆灌装车队就能完全运作。当然,第一次的起动资金也要上千万,一个人去搞肯定不太现实。”

    洪天浩眼前一亮,马上点点头道: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这个项目很不错,兄弟,没想你炒股有一套,还挺有商业头脑的,我看不如咱们合作算了,就搞这个水泥厂。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他这么爽快,倒是有点让我为难了。

    毕竟我现在手里只有二十万块钱,投资水泥厂,那不是开玩笑吗?

    “浩哥,你也知道我的情况,一时之间,实在凑不出多少钱啊。”我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兄弟,你太谦虚了,现在股市对你来说,就相当于取款机,还是不想挣多少挣多少?”洪天浩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我马上谦虚地摆摆手道:“股场如战场,永远没有常胜将军,我也只是运气好点罢了。”

    陈丽丽笑了笑,道:“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,就不要互相吹捧了,我有个建议,天浩和大兴各出两百万,我出五十万,荣乐有多少出多少,按投资的份额来分红,多投多得,你们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干。”洪天浩一拍大腿,又看了看长毛怪,笑道:“大兴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”长毛怪满脸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在场的四人,全都齐刷刷地朝我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尴尬起来,他乃乃的,这些人还真是财大气粗啊。上千万的生意,说干就干,眨眼的时间就定了下来,感觉就好像在过家家一样。

    看来混社会的也不是一无是处,今朝有酒今朝醉,做起事来也是雷厉风行,豪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我几位大哥可没法比,手里只有二十万,只能占个小头了。”我有些难为情地说道

    陈丽丽眼珠子转了转,马上说道:“我看这样吧,水泥厂的钱,荣乐一分不用投,但也他占一成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听,马上摆手道:“嫂子,这怎么成?这是坐享其成啊,对你们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陈丽丽朝洪天浩使了个眼銫,满脸狡黠地说道:“荣乐,这怎么算坐享其成呢?水泥厂能不能挣钱,还是未知数,你帮我们几个騲作股票,就等于免除了我们的后顾之忧,做出的贡献并不算小,这就算是你投水泥厂的股了。”说完,她又一脸笑意地看着长毛怪道:“大兴哥,你觉得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长毛怪沉訡了片刻,马上赞同地点点头道:“对对,还是嫂子想的周全,荣乐兄弟的工作就是专心炒股,水泥厂的事,就交给我们来騲作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中一阵苦笑,说了半天,这才是陈丽丽今晚请我吃饭的目地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