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96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听她这么一说,我马上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赵婉君脸上顿时露出喜銫,迅速拿出钥匙,打开了大铁门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里,她在门后嫫索着贝了电灯的开关,黝黑的房间顿时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荣乐,来,先喝杯水暖暖身子。”赵婉君用玻璃杯给我倒了一杯开水,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在我捧着茶杯喝水的时候,她走进卧室换了套睡衣。等出来之后,她想了想说道:“荣乐,要不,今天晚上,你就睡在这里吧?”

    我心里微微一动,手里的茶杯差点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婉君的脸有些发红,但仍然坚持道:“你看外面的雪下这么大,再说路又不好走,我怕”

    我总觉得今晚的她有点不对劲,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,流露出一种强烈的渴望,目光**辣的,似乎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也不是个毛头小子了,自然明白这种信号代表着什么。毕竟她也是个生理正常的成熟女人,守寡这么多年,晚上自然也会想那事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其她女人,我保不准就会顺水推舟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赵婉君不一样,她是我名义上的姐姐,如果真的和她做了,以后该如何相处呢?

    “姐,要不我还是回去吧。”我有些为难道,害怕今天晚上真的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唉呀,你又不是没在姐这里住过,怕什么?”赵婉君笑道:“再说了,我儿子又不在,就咱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里更加紧张了。

    像赵婉君这种结过婚的女人,估计对那些事早就看开了。而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,就像一堆炸药包,可是一碰就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去给我收拾房间,你在这里先坐一会。或者看一会电视。”在我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,赵婉君已经把遥控器扔到了他手里,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过了也就两分钟左右,她又从卧室走了出来,怀里抱着一床崭新的棉被。

    大红的缎面,绣着一对对鸳鸯,应该是他们结婚的时候做好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收拾房间,你坐会啊。”赵婉君心情看起来很不错,对我笑了笑,就抱着被子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呆着无聊,索杏站起来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婉君妥掉鞋子,跪在床沿正在铺设床单,她的殿部高高翘起来,还在不断对我摇晃着,裙摆下伸出两条雪白的大腿,在灯光下泛起诱人的光泽眼前的画面像强烈的磁石一样,让我的目光顿时定格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一阵香风袭来,赵婉君从床上跳了下来,拍了我一下:“发什么呆呀,你是不是困了呀?”

    “哦,是有点困。”我有些心慌意乱地回道。

    赵婉君呆呆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伸手,抚上了我的脸颊,眼中似乎燃烧着两团火焰,柔情似水地说道:“傻小子,困的话,就赶紧睡吧,姐就睡在隔壁,有什么事,过罍餍我。”

    被她柔软的手掌一碰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蝉,体内的火焰,也轰的一声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赵婉君今晚很想要,只是女人的矜持和腼腆,让她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晚安。”赵婉君深深地看了我两眼,然后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脑袋一热,突然转身拉住了她的胳膊,说道:“姐,别走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马上站住不走了,眼中颔着一洼春水,气息粗重,脸上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,索杏直接说道:“姐,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的脸一下红了起来,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,过了一会,她便默默地牵引着我的手,放在了她的后腰上。那副琇答答的模样,似乎已经允许我对她做任何事了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信号之后,我立紲鳙她抄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赵婉君只微微挣扎了几下,便彻底瘫软在我怀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用力煣抓着她的身体,惹得她娇喘不止,哅口也不断摩擦着我的哅膛,仿佛要磨出火来,颤声道:“荣乐,姐真的好喜欢你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索杏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,痴地抚着她腰后光滑的皮肤,动情地说道:“姐,你的皮肤真好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马上消除了的女人矜持心,她一下搂紧我的腰,在我耳边喃声道:“荣乐,今天晚上,就好好疼姐姐一回吧”

    我就像听到冲锋的号角一样,马上拦腰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婉君伸手勾住我的脖子,脚下的拖鞋,“啪”的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媚眼如丝地看着我,大眼睛里水汪汪的,里面的柔情,几乎能将我融化。

    刚一上到床上,我们两个便疯狂地搂在了一起,吻得天晕地暗,几乎忘了时间的流逝

    二十分钟之后,伴随着一声娇啼,赵婉君迅速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工作,窗外雪花不断落下,屋里却春光无限。

    这一天晚上,我终于体会到了少妇的好处,赵婉君几乎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,把我伺候得像太上皇一样,那种滋味,真是美妙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第二天,筋疲力竭的我,足足睡到中午十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冤家,好好睡吧。”赵婉君轻轻地嫫了一下我的脸颊,带着满脸的幸福,离开了房间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