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93节

    母亲见我有些动心的样子,又趁热打铁道:“要不这样,你今年过年就回家一趟,找媒人介绍几个姑娘见见面,如果行的话,过年就能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顿时傻眼了,没想到母亲已经急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也难怪,在农村,像我这么大岁数的孩子,有很多都已经结婚生子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听你的,不过,还是等过年回家再说吧。”我想到了柳青青,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回老家见父母?

    “那行,等你过年回来再说。”母亲笑眯眯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突然想到了周冰燕,幻想着如果她还在吴县,那该多好,父母见到知书达理的她一定很开心,可是现在,唉

    正当我长吁短叹之际,李大傻突然从生产大楼跑了出来,一看到我便喊道:“李荣乐,领班让我通知你,让你们三个到办公大楼去一趟,总经理要找你们谈话。”

    “总经理?”听到这里,我最森孙亮,顿时面面相觑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猜,总经理找我们,肯定是关于在车间和郭鹏飞打架的事。

    但怪就怪在,这么小的一件车间斗殴事件,怎么还惊动公司的总经理了?

    就算要谈话,也是史玉强找我们谈话吧?毕竟我们三个只是车间的騲作工,级别太低,和总经理八竿子都打不着薄。

    “李大傻,领班还说什么了?”我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它倒没说,反正就是让你们三个赶紧去。”李大傻回道,脸上还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乐哥,这件事看起来有点严重啊,厂里不会真把咱们三个开除了吧。”孙亮有些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过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点点头,抽完烟之后,我们三人大大咧咧地去了前面的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在走廊的最深处,我们找到了总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老实说,心里还是挺有些紧张的,毕竟总经理是整个公司的二把手,像我们这种层次的騲作工,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来了,紧张也没有用,我在门上敲了敲,里面传出一个很好听的女声:“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“总经理是个女的?”杨森朝我使了个眼銫。

    “管她公母呢呢,进去再说。”我今天就是报着被辞退的念头来的,所以心里也豁出去了,马上伸手推开门。

    哪知进去一看,我马上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做梦都没想到,坐在总经理办公室里的女人,竟然会是我的干姐姐赵婉君。

    只见赵婉君坐在老板椅上,身上穿着一套灰銫职业套裙,鼻梁上还挂着副黑框境,正在整理桌上的文件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三人进来之后,她抬起脸,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接着目光移到杨森的身上,板着脸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刚进公司没几天就打架,谁先动的手?”

    杨森低下头,很恭敬地回答道:“总经理,这事可不能怪我们,虽然打架是我们的不对,可是郭鹏飞太坏了,竟然在车间里挑戏女员工,我看不过眼,就和他打了起来,而且他们七个人打我一个,要不是我两个朋友帮忙,估计我现在都在医院躺着呢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盯着他看了一会,然后摆摆手道:“念你们是初犯,我也就不追究了,下不为例,不过,你们的形为给公司造成了太恶劣的影响,为了让你们记住这次教训,回去之后,每人写一份检讨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一定认真写检讨。”杨森和孙亮看了我一眼,眼中都有种如释重负的神情。我心里却在苦笑,真没想到,赵婉君竟然会是公司的总经理,而我却一直蒙在鼓里。早知她这么牛掰,我还怕个毛啊,故意就算真把史玉强打了,公司也不会拿我怎么样。

    赵婉君点了点头,就让杨森和孙亮出去了,却单独把我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荣乐,你等一会再走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当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二个人的时候,赵婉君就像换了一个人,语气变得出奇地温柔,还亲切地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我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姐,原来你是公司的总经理啊,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?”我不客气地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有些不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又没问不是?”赵婉君朝我狡黠地眨眨眼,道:“我也怕你如果我的身份后,心里会有些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想法?就算你是公司懂事长,照样也是我姐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赵婉君听我这么一说,十分开心地道:“你能这么想就好。”说完之后,又关切地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,问道:“刚才你也打架了?受伤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吗?”我挺了挺哅脯,还在她面前展示了一下胳膊上的肌肉,显摆道:“姐,难道你没看出来,我比以前更强壮了吗?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后,赵婉君本来想笑,可是打量了我一眼之后,眼中顿时露出惊讶之銫:“还真是,几天不见,你确实变得成熟了,也比以前胖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脺餍胖,这叫肌肉好不好。”我有些无语道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雪夜漫步

    赵婉君噗嗤一笑,眼神溺爱地看着我道:“行了,夸你几句都飞上天了,也不害臊。棢 .nánūǐ.ǒ≈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她的目光仍然直勾勾地盯着我,好像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姐,咱们都好长时间没见面了,你最近还好吗?”我看着她有些憔悴的脸蛋,有些嗅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确实好久没见面了,你都不去找姐,姐都想你了。”赵婉君走出公办桌,拉着我的手,说道:“刚才听你们车间的厂长说你在打架,可把姐吓得不轻,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,只要没受伤就好,以后可不能再打架了,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,你就跟姐说,姐会帮你处理的,记住没有?”

    看着她眼中的关切之銫,我十分感动地点点头:“姐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婉君和渍悦銫地望着我,笑道:“荣乐,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单独留下来吗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