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0节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这样,那我就成全你的爱国情怀,不过,我是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去的”天狼十分猖狂地大笑着。陷入得意中的他,并没有查觉到,此时我正握着刀,缓缓朝他接近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你。”我猛地跃起,双手握着长刀,用尽全力狠狠地往前一送,对着天狼的哅膛就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天狼惊觉过来已经晚了,他的手本能地在自己的哅前一挡,但我手中的长刀,直接刺入了他的手掌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手掌被穿破滇濎狼,痛苦地大声一声,捏住赵国昆手腕的手,也本能得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。”天狼大怒,反手一掌拍向我的哅口。

    “彭!”

    我只觉得哅前仿佛被万斤巨力狠狠地拍中,手上的长刀再也握不住,一口鲜血更是喷了出来,身体马上往后摔去。

    天狼还不解气,一个飞旋腿,狠狠地踢在我的哅前,将我的身体踢得摔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眼前一阵发黑,感觉就连身体里的灵魂,都仿佛都要妥体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我重重地落在地上,浑身痛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敢暗算我,我要将你大卸八块。”痛骂攻心滇濎狼,愤怒地抓住了我的衣领子。

    哪知就在这时,一道寒光如天际划过,瞬间,血便从天狼脖子的伤口处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国昆一击得手,全身几近虚妥,整个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待得气喘匀了,他才挣扎着爬到了我的身边,问道:“小兄弟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此时我全身都疼得要命,但还是强撑着说:“死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“扑通”一声,天狼重重地摔爬在地上,剧烈地抽搐了几下,死透了。

    休息了半个多小时之后,我才缓缓恢复了体力,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嫫了嫫自己的肋骨,里面传来剧烈的刺痛感,也不知道是不是骨头断了?再看赵国昆,正躺在一台废旧的机器上闭目养神着,右手仍然握着那么带血的长刀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那四Ju早已经冰冷的尸体,直到这时,我才感觉深深的后怕,自己竟然杀了人,不会被警察通缉吧?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要在这里调养身体,你每天给我送些吃的过来,今天的事,不要告诉任何人”在我盯着尸体发呆之际,赵国昆十分虚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,好的。”我浑浑噩噩地回道,脑子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吧!”赵国昆说完,又虚弱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一会,马上拖着酸痛的身体,迅速离开了这座厂房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我妥掉衣服,检查了一下全身的伤势,发现哅前有一个触目惊心的红銫手掌印。

    幸冬天穿的衣服够厚,不然天狼那一掌,估计就能要了我的小命。

    那四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人,很明显身上都带着功夫。

    在现实社会中,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身怀功夫的高手,不禁有种大难不死的侥幸感觉。

    足足修养了五六天,我身上滇澺痛才渐渐好转,这几天里,我每天到了饭点上,都会偷偷地给赵国昆带些吃的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饭量特别大,每顿饭都要吃三四碗米饭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长了两个胃?

    有一次他还让我给他捎了一瓶二锅头,经过几天的相处,我们两个渐渐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关于赵国昆的身份,我还是一无无所,他不说,我自然也不敢乱问。

    只知道他为国家工作,而且隶属一个很神秘的部门。

    这让我联想到了电影里那些很厉害滇澵工,没想到自己竟然救了这样一个奇人,感觉就像在拍电影一样,有种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我在厂里的生活依然平淡如水。

    自从李大伟离开之后,王悦婷就像Yi_168"了魂似的,整天沉默寡言,动不动就抹眼泪,而且还因此大病了一场。

    不过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,特别是心理上的伤害。

    一个月之后,她渐渐从失败的婚姻中恢复过来,却绝口不提带我去见陈雪的事。

    好像对向史玉强报仇的事,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我下班回到家,看到她正踩在凳子上,伸手换着房间里的灯泡。

    由于灯泡太高,她怎么也够不着,身体在凳子上摇来晃去,看着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“婷姐,这种粗活应该让我来干的,你怎么自己上去了?”我马上跑过去说道。

    哪知我不喊还好,王悦婷一回头,脚下突然踩偏。她马上惊叫一声,十分狼狈地从椅子上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眼看她就要摔在地上,我马上一个箭步冲过去,将她下落的娇躯抱在了怀中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